爱摘书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权宠天下 > 第2105章 江湖路远,我们再会(全文完结)
    权宠天下 !    第2105章 江湖路远,我们再会(全文完结)

    宫宴嘛,妯娌们聊天是雷打不动的节目。

    容月问起,说孩子们出去学习,到底去哪里学习?什么时候才回来。

    元卿凌神秘兮兮地道:“什么时候回来说不准的,倒是有一件事情可以说说的,那就是七喜打算给大家一份礼物,等到除夕那天便可知道。”

    “是什么礼物?要如此的神秘呢。”瑶夫人问道。

    “不说,说了便没惊喜了。”

    容月看着她,“莫要到时候惊喜变成了惊吓啊。”

    元卿凌笑着道:“对别人不好说,但是对你容月嘛,一定是惊喜。”

    容月顿时就很期待了,皇后是知道她的,她这辈子什么没见过啊?吃的穿的用的,皆是上乘。

    七喜这小子,到底给她送什么礼物呢?

    孙王妃倒不是很在意送什么,反正她认为,到年底大家能像现在这样,聚在一起说说话,比什么都好。

    人生嘛,历尽了血雨风霜之后,终究是要回归到风平浪静的,风平浪静地团聚在一起,胜过一切。

    瑶夫人和静和牵着手,这两人如今来往得比较多,她们如今共同管着慈幼院,心中富足。

    阿四一边说话,一边扭头去找徐蹦蹦,这孩子太活脱了,半大小子,净爱往外跑。

    袁咏意靠在元卿凌的身旁,她许久没见元姐姐,自然要多陪她说话。

    她的人生行至如今,依旧记得那个仗剑走天涯的梦,但是,如今差事缠身,一时半会的说走,也走不了。

    但也没遗憾的,她出去过,见识过这世界。

    只是,总觉得这个世界外,是否还有别的世界呢?如果有机会,真的想再出去见识见识。

    安王妃和蛮儿没在,作为妯娌中常年缺失的两员,自然成为大家的茶余饭后。

    谁不在,就说谁的是非。

    孙王妃说着老九媳妇蛮儿生了好几个的,如今要回来一趟,总归不易。

    至于安王妃,容月说她近些年越发清心寡欲了,说是连绸缎都不穿,和江北府那边的百姓一样穿着。

    孙王妃搭腔,“你还别说,那老妖精到了江北府这些年,也没见着怎么老的,虽是钗荆裙布,难掩其风华啊。”

    “你才是老妖精呢。”瑶夫人笑骂她。

    “说起老妖精,当属皇后!”阿四扭过头来,笑着说。

    阿四这话大家赞同,瞬间围攻元卿凌,问她如何保养。

    元卿凌被围攻得没办法了,只得笑道:“没保养,天生丽质。”

    “屁啊!”大家一同斥她。

    不齿,不齿,有好秘方都不跟大家分享一下。

    短暂的相聚,北唐皇帝再次踏上征程。

    他的人生,有了另外一种活法,而他很快乐,并且很满一足!

    只是,大家都在期待,七喜的礼物到底是什么呢?

    老五发誓,他都不知道,只有老元知道。

    但老元不说,老元现在藏很多小秘密了。

    他倒是知道七喜在筹拍电影的,而且说要赶春节档。

    后来,又说要赶在春节前几天上,这样电影院没这么多人。

    七喜也活该他亏钱的,上电影竟然盼着电影院里人少。

    时间这个狗东西啊,不管世间发生了什么事,都会不紧不慢地往前滚。

    暑假过去,寒假到了。

    寒假一到,糯米和可乐竟然马上就回家了。

    以前但凡放假,糯米就说要学习新的东西,他一直在学学学,说什么学无止境。

    过了小年夜,泽兰和包包汤圆也火速来到,这一次连赤瞳都没带,只带了三大巨头。

    他自然是要问罪的,太子监国,竟然擅离职守。

    毕竟,还有好几天朝中才放假,有什么要紧事,非得这个时候离开呢?

    问罪吧,人家就是一句话,想爹妈,想外公外婆了。

    再多问一句,无上皇的拐杖便招呼过来了。

    算了,大过年的,也省得说他了,这一年他也辛苦,就提前休假好好享受吧。

    只不过,这六颗小脑袋总是挤在一起,也不知道是密谋些什么,每一次见他来,都迅速打住。

    宇文皓开始有点郁闷,但是后来又觉得无所谓,他反正迟早会知道的,孩子们是花了心思给他制造一个惊喜,那就等着吧。

    腊月二十五这天晚上,神秘的气氛到达了顶峰,因为他们全都不见了,连老元都不见了。

    只留下一个信息,说他们出去一个晚上,明天晚上就会回来,还留下了一张电影票,让他到时候先去电影院等着。

    老五看了一下电影票,片名叫北唐奇幻记。

    拍北唐的故事?电视剧拍了,还拍个电影,这不是瞎折腾吗?到时候票房不好,岂不是连累电视剧了?

    电视剧可还没播呢。

    而且,这片名一听就是很扑街的那种。

    不过,儿子的作品,肯定是要支持的。

    所以,第二天傍晚他忙完,就直接驱车去了电影院。

    电影是七点的,等到七点还没见他们来,老五便买了爆米花和汽水,自己先进去了。

    偌大的巨幕厅,一个人都没有。

    老五傻眼了。

    真这么扑啊?没做宣传吗?怎么能一个观众都没有呢?没请明星啊?

    他连忙掏出手机给岳父岳母三大巨头打电话,让他们赶紧过来电影支持七喜的电影。

    他们挂了电话之后,说会马上过来的。

    因之前七喜说过,惊喜是在除夕夜的,所以他真以为今晚电影院的活动,并非有意安排。

    影厅关了灯,屏幕开始出字,但是十分黯淡。

    不过,好在终于有人进来了。

    越来越多的人依次进来,没一会儿,除了他这一排,基本都坐满了。

    十分黯淡,所有人都带着口罩,他自然也没看,反正人多就好。

    听得旁边的人说话了,“知道咱是来做什么的么?”

    “皇后不是说来这里看了大戏,就可以吃大餐么?有得吃就来啊。”

    宇文皓惊愕,猛地扳过前面说话的人肩膀,那人转过来,摘下了口罩,竟然是黑影老者。

    “你……”

    宇文皓再拽过旁边那人看,是闪电老者。

    他惊愕万分,猛地站起来,却见影院灯光亮了。

    他眸光环视,却见方才进来的全部都是北唐的熟悉脸孔。

    冷静言,红叶和猴子,老四夫妇,老二夫妇,老三同静和,四爷和妹妹,老七夫妇,徐一夫妇,老六夫妇,老九夫妇,老九夫妇还带着老八,汤阳……

    正当他惊愕之际,老元带着孩子们进来了。

    屏幕上忽然打出一行字:愿我们有所爱,亦被爱!

    “啊……”他差点哭了出来。

    这一场惊天大喜悦,所有人都不意外,只有他意外得都像个傻子。

    他比猴子更猴子。

    “你们怎么会来的?”他激动地叫了一声。

    “不要说话!”老三魏王站起来,严肃地道:“皇后说了,看什么电影的时候,是不能喧哗吵着别人的,这里禁止喧哗。”

    宇文皓冲过去,一把抱住了媳妇。

    天知道,他来这里见识过的每一样东西,都希望他们能看到,能知道。

    他很想让他们知道,还有另外一个很美好的世界,哪怕看一眼,看一眼也好。

    但是他知道不可能实现,所以他从不说的。

    “谢谢!”宇文皓真的哭了,“此生有你,吾之大幸!”

    元卿凌抱着此生挚爱,“于我亦是!”

    电影里,马蹄声响起,一鲜衣少年扬鞭策马,疾驰过空荡荡的青鸾大街上。

    他面容冷清,眼底浮着桀骜与坚毅。

    那年,他第一次出征,从宫里请旨而出,奔赴他的战场。

    那一年,他只想驱逐恶敌,保家卫国,并未想过建功立业。

    他后来吃了很多苦,受了很多委屈,失去了很多很多。

    他后来尝到了人生的甜,扬眉吐气,得到了很多很多。

    原来人生的路,只要你愿意策马启程,无惧艰险与恐惧,那么就算你抵达不了所想去的地方,也一定可以饱览沿途的风光!

    愿涉足过权宠江湖的所有读者宝宝,有所爱,亦被爱!

    江湖路远,有幸相识,我们再会!

    ——

    新书《皇叔不经撩》,打脸暴爽双强双洁

    天战医局的总司,穿越成大燕王朝的孤女落锦书,一来就背负谋杀蜀王妃的嫌疑,被满城追捕。

    要证明清白还不简单?那就把只剩一口气的受害人蜀王妃救回来,殊不知杀人嫌疑是洗清了,却遭蜀王与白莲花玩命谋害。

    好吧,那就放马过来吧,她杀疯了。手撕悔婚渣男,再毁绝世大白莲,还顺势救了重伤的皇叔萧王殿下。

    皇叔权倾朝野,惊才风逸,顶着大燕第一美男子的称号,竟还是单身的钻王五?

    那正好了,她有才,他有貌,他们女才郎貌,天作之合。

    权贵们:京城里爱慕萧王殿下的高门贵女不知凡几,怎会选了那刁横凶恶的孤女?

    百姓:萧王妃多好的人啊,能文能武能医能骂,萧王殿下得此悍妻,乃是前生修来的福气。

    萧王殿下眉目温润:少渊何幸,娶得锦书这般良善专一的女子为妻。

    锦书眼珠微转:弱水三千,我只取一……二三四五瓢看看,我发誓只看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