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摘书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漂亮炮灰[无限] > 171、尖叫狂欢夜
    hi~小天使, 如果看到我就代表你的购买比例不足哦。  脚下的拖鞋沾了雪,被体温融化后变成刺骨的雪水,一双脚冻得僵冷也不敢停下来。

    他谨记着卓逸所说, 顺着山路沿着水源走。

    夜晚露气重,道上又湿又滑, 好几次怀姣都是从山路斜坡上滚下去的。

    视线尽头出现熟悉的小木屋时,怀姣几乎要哭出来了。

    只下一秒他就发现,白天空无一人的小木屋里,此时亮着灯。

    暖黄的光从木屋正门旁唯一的一个小窗户里透出来,怀姣躲在不远处树木旁, 望着这点露出的灯光,无端端心里慌了一瞬。

    些微的一点怯意, 在想到别墅里想尽办法让他逃跑, 至今仍被困着的卓逸几人后,逐渐褪去些。

    他几步走近,手指发颤地敲响了木门。

    “有人吗?”

    屋内安静片刻, 在怀姣蹙着眉想再敲一次时, 面前老旧木门无声无息地直接朝他敞开了。

    怀姣吓了一大跳,控制不住猛退一步。

    “找谁。”低沉,略有些沙哑的男人声音。

    怀姣慌慌张张地抬起头。

    背着光站在门口的木屋主人, 一眼看去身形极为高大, 站在怀姣面前时, 几乎挡住了屋内所有光线。

    “我, 我……”敲门之前根本没想过该有的对话, 怀姣头脑慌乱不知所措地仰头与面前男人对上视线。

    “迷路了?”

    “对,对!”对方递台阶似的问话,让怀姣想起前一天和卓逸偷偷来这里时两人打的草稿, 卓逸说如果被屋子的主人发现,他们就说自己是来山上游玩时迷路的旅客。

    “我,和朋友在山上迷路了。”

    怀姣撒谎时无意识心跳得很快,此时屋外天色已经黑得什么都看不清了,其实他说的话细想之下都能察觉出端倪,毕竟这么晚的大冬天,就是游客也不会在山里停玩逗留。

    只是木屋的主人似乎没有想那么多,他在怀姣紧捏着衣袖露出一脸惶色时,往后让了一步,跟他道:“进来吧。”

    怀姣长舒一口气,忙不迭跟人道谢。

    盛着开水略有些烫的水杯递到了面前,驱散了一点寒意。

    怀姣坐在屋内的座椅上,低头接下杯子又老老实实跟人说了句谢谢。刚才在门外背着光,视线不清楚,到这时他才有机会借着屋内灯光,看清木屋主人的长相。

    确实是山里的猎户,男人身着一套极为少见的皮草猎装,肩膀处做了护甲,显得人异常魁梧,只与粗矿打扮不符的,是他那张看上去格外英俊的脸,浓重的眉深陷的眼窝,和侧脸一道几近愈合的浅淡伤口。

    成熟又正派的长相,让怀姣隐藏的那一点不安,又消散了些。

    男人看上去比他大很多,使得怀姣在称呼时犹豫又犹豫,最后小声叫了声,“叔叔……”

    “嗯。”对方应了声,随后问他:“你一个人?”

    怀姣其实心里很急,在男人问完话后,忍不住就放弃客套,直接开门见山道:“不是,我和我朋友一起的,我们在山里走丢了。”

    怀姣当然不敢说明真实情况,且说出来也不一定会有人信,他只牢记着自己此时的处境和要做的事。

    “叔叔,我是手机丢了想借一下你的电话,要……”

    “给我朋友打电话。”报警两个字不知为何不敢说出口。

    “可以。”男人答应得很快。

    怀姣心里一块巨石落下,他连声道谢后,站起身就往门口座机前走去。

    听筒里传来通讯正常的待机声,“嘟——”的一声响了两遍,怀姣左手捏着听筒,右手覆在电话按键上,迟迟无法下手。

    应该打给谁?怀姣心里急得厉害,他到这时又恍然想起来,自己此时只是身处于一个游戏副本里的真实情况了。

    在逃生游戏里报警,怎么想怎么不切实际。

    怀姣连自己目前所在的地方叫什么都不知道。

    “号码忘了?”身后贴近处传来陌生男人沙哑的声音。

    过近的距离让怀姣吓得一抖。

    下一刻,肩膀就被人按住了,对方安抚一般,轻揉了下,对他道:“是男朋友吗?”

    怀姣愕然抬头,他一时间还以为是自己听错了。

    “……什么?”

    “身上的衣服不是自己的吧。”男人道。

    刚才怀姣看他时,他同样也在打量怀姣。

    下着雪的冬夜,莫名其妙出现在山里的可怜小男孩。

    他脚上穿着不合时宜的室内拖鞋,整个人缩在又宽又大明显不合身的深色男士外套里,愈发衬得伶仃可怜。

    更别说他露在外面,苍白的一张脸。那么小一丁点,垂着头时被发丝挡住大半,坐在椅子上捧着水杯小声跟人道谢,看上去乖顺又荏弱,漂亮得晃眼。

    按在肩膀上的手轻动了下,顺着怀姣抬起的手臂,一路往下,摸到他手腕上。

    那里被邢越捆了半晌,刚解开束缚不久,因为握着电话的动作,纤细骨节上印着两道交错印记,没有遮掩的现在外面。

    男人握住他,拇指轻挨两下,低声问道:“玩的什么,搞得这么可怜。”

    怀姣寒毛竖起,从手腕处,身上鸡皮疙瘩一个接一个地往外冒。

    早先在怀姣进来时,就提醒让他注意的弹幕,此时炸了锅一般一股脑往外冒。弹幕里在吵什么怀姣完全不知道,他此时连看向别处的时间的都没有,整个人呈现出一种极端的紧绷状态。

    有问题。

    一定有问题。

    怀姣想让自己冷静下来,只是接连不受控制又无法预料的情节发展,让他克制不住地手心发颤。

    连带着手腕的细细颤抖让男人一眼发现,怀姣听到面前人笑了一声。接着说出来的话,让努力想稳住情绪的怀姣,无法控制地就要马上挣脱他。

    “怕什么,前天进我房子的时候,没想过会撞见人?”

    “你当时在这里?!”

    脱口而出的话被男人笑声打断,“一试就骗出来了。”

    他声音低沉沉的,笑了挺久才说,“那天回来的时候发现门被开过,屋里东西位置不对,电话也被动过。”

    他停了停,接着眉眼抬起,嘴唇咧开,侧脸伤口跳动着,露出个夸张到有些怪异的笑容来。

    “要是当时就看到了,你以为你还能现在才出现在这儿。”

    怀姣一僵,下一刻就大力挣扎起来。

    ——啊啊啊啊救命啊啊啊啊啊啊

    ——卓逸你说的什么屁话要成真了啊啊啊啊!!

    ——救命啊救命啊!!来人救救姣姣求求你了谁都好!!!

    ——邢越你人呢啊啊啊!!!

    两只手腕仅被人用一只手就合并钳住了,怀姣站在门口,身体不断后仰间,被人拖拽着直往屋子里面走。

    木屋过于老旧了,不高的房梁顶垂下的黄色吊灯,在怀姣挣扎动作下跟着剧烈晃了晃,光线跳动,屋里明明暗暗间,悬挂在炉火上方的硕大羚羊头骨都张牙舞爪地,透出狰狞阴影。

    怀姣这次是实实在在地被困住了。

    屋内唯一的椅子让男人坐着,怀姣身上盖着件未被裁剪的棕熊毛皮。不知道是自信还是什么,男人并没有绑住他手脚,只玩笑一般,拿出个看不出是什么东西的布料蒙住了他的眼睛。

    “太漂亮了,一直看着我的话,会下不去手。”

    心脏快要从胸腔蹦出来一般,跳得剧烈。

    等在雪地里奔走多时的冰冷一双脚恢复正常温度时,他才反应过来什么。

    “你干什么!!”不可置信带颤音的惊惶叫声。

    刚才挣扎间就已经察觉到无法抗拒的体力压制,让怀姣就算是手脚未被绑住,也不敢在男人面前做出再次反抗的激怒动作。

    视线并不是全然的漆黑,布条只蒙了一层还透着点光,只那并不能看清什么。

    反而那一抹黑色,倒衬得他雪白的脸上粉粉红红一片,格外漂亮。

    往眼睛上伸去的手,被男人出声打断,不清不楚的,“不许取。”

    想要取下布条的手指,顿时僵在原处。

    怀姣捂着耳朵,掩耳盗铃一般埋着脸整个人都缩进棕熊皮毛里。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才被放开。

    身上的皮毛被揭开一点缝隙,细白小脸上的黑色布料让人伸手扯开。手脚都没被束缚的状态,让怀姣在那半刻的头晕后,一被放开就马上撑地坐了起来。

    他被细心放置在棕色的皮毛垫上,怀姣垂下头,一眼就看到了摆放整齐收着的干净拖鞋。

    有闷闷的笑声从头顶传来。

    怀姣一抬头,视线不可避免地撞上男人轮廓深陷,满带笑意的眼睛。

    和眼睛往下,与高挺鼻梁衔接完美的,那张微挑薄唇。

    “你很可爱。”说出了多谢款待的味道。

    怀姣愣愣地看向他,他嘴唇颤了颤,正不知道回什么时,就听到男人又说道,“对了,你还要借电话吗。”

    怀姣:……

    怀姣人傻了。

    怀姣一觉醒来就开始呜呜的哭。

    身上活像是被人揍过一样,哪哪儿都疼。系统刚给他开了直播,见这人躲在被子里也不出来,就问他:怎么了?

    怀姣边掉眼泪边说:有人打我……

    系统:……谁没事会打你啊

    怀姣伤心不似作假,他缩在被子里穿衣服,边哼哼边跟系统保证说,肯定有人打他了。

    “膝盖也疼,手肘也疼。”怀姣卷起袖子给系统看,“没人打我,那这里怎么红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