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摘书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激荡1980 > 第137章
    “相马社长,保险公司和银行一样,都是高负债率的行业。宏利人寿为了完成此次交易,准备将其出售的部分亚洲区业务,整合进入一个新的公司。

    这家新公司的售价不会超过4亿港币,但实际控制的资产高达30亿港币。这部分资产在宏利人寿手中不但没法创造利润,反而已经连续三年亏损,这也是他们急于甩卖的原因。

    我之所以愿意接手,是因为对自己的投资能力有着绝对的自信。对于我过往的成绩,香港报纸之前已经吹嘘的足够多了,现在没必要在您面前再说一遍。还是让我把宝贵的时间,花在向您介绍一下我的收购方案好了。

    我已经注册了一家名为zy控股的壳公司,并往里面注入了3000万港币的自有资金。此外,zy控股还将通过美林银行发行1亿港币的高息债券,所以实际资金缺口不会超过27亿港币。

    当然,zy控股与宏利人寿的交易才刚开始谈,最后实际的成交价,肯定会比4亿港币这个初始报价更低一些。

    所以东京银行如果愿意这笔信贷,折现率起码能控制在65折以下,不会承担太高的风险。

    这种依托外部资金为主的新型收购模式,最近这几年正在美国逐渐兴起,我称之为杠杆收购。

    去年10月份的时候,我与尼克松政府时期的财政部长威廉·西蒙先生、以及肯尼迪家族等合作,在纽约成立了另一家名叫探险家的股权投资公司。

    探险家公司采用这种杠杆收购的方式,成功用区区少量的自有资金,就收购了全美最大的贺卡制造商之一——吉布森问候公司。

    当时我们在美国的合作银行,是汇丰在美国的子公司海丰银行。但是你知道的,日本国内的商业贷款优惠利率,目前要比香港低许多,所以我希望这次能与贵行交个朋友。”

    东京银行香港分行位于中环的行长办公室里,周阳正与名叫相马有喜的分行社长侃侃而谈。

    日本于1954年通过新的《外汇银行法》之后,东京银行是当时全日本唯一一家外汇专业银行。

    所以它虽然不是日本国内实力最强的银行,但在海外扩张方面却领先于其他日本银行,早早就进驻了香港市场。

    特别是进入八十年代之后,日本已经是仅次于美国的全球第二大经济体。除了继续源源不断的向全世界输出工业产品之外,日本也开始积极对外输出国内过剩的资本。

    日本美国国内目前的商业优惠利率高达165,英、德、法等欧洲国家的商业优惠利率虽然没有像美国那么高,但也普遍在12以上。

    香港汇丰愿意给zy控股的商业贷款利率为115,但日本国内的最优惠商业贷款,利率可以低到6。

    可以说日本资金的利息优势很明显,而且因为美国利率居高不下,全球大量资本开始流向美国,造成美元汇率近期不断走强。

    反过来日元兑美元则进入贬值通道,周阳将来如果用美元还款的话,可能还有机会吃一波利率差。因此周阳特意通过美林银行,找上东京银行驻香港的负责人,亲自上门沟通贷款事宜。

    “周先生,对于你所提出的杠杆收购这个概念,恕我还比较陌生。虽然我也相信您的投资能力,但27亿港币毕竟不是一笔小数目。

    所以为了更好地通过我们银行风控部门的审核,可能还需要您一份收购宏利人寿亚洲业务后的发展规划。

    比如您在投资方面将有哪些具体的举动,来确保增加投资收益。”这位相马社长扶了扶鼻梁上的眼镜,和蔼的笑着说道。

    “呵呵,相马社长,您的这个建议我觉得不太合适。资本市场瞬息万变,我前一天的投资战略,第二天可能就会被其全盘推翻。

    如果一定要落实在纸上,要是实际情况与计划出入太大,反而容易引起不必要的误会。当然,你们想要确保资金安全的想法也完全可以理解,所以我可以像您提前透露给你另一个消息。

    zy控股在与宏利人寿完成交易之后,不会长期持有收购后的这部分资产,而是会在年底前将其整合进港股上市公司——其昌保险。

    也就是说东京银行如果愿意信贷支持,zy控股交付给贵行的抵押物,很快就会变成具有足够流动性的上市公司股票,这样可以进一步减小贵方所承担的风险。”周阳轻轻地摇了摇头说道。

    东京银行并不是他唯一的选择,周阳肯定不会因为一笔信贷,而让对方有了解自己投资决策的借口。

    “有您这个承诺我就更加放心了,据说其昌保险在您入主之后业务立刻突飞猛进。我会要求我们的风控部门,尽快对您的信贷申请进行审核。”

    相马有喜刚才只是简单的试探,在周阳委婉的拒绝之后,他立刻不再提原先的要求。

    在与相马有喜进行了认真的沟通之后,周阳又先后到访了富士银行、三井银行、第一劝业银行在香港的分布。

    凭借其最近在香港的“投资神童”的名声,周阳轻松的见到了几家日本银行在香港的负责人。他也分别向对方提出了申请信贷的意向,反正货比三家,哪家给出的条件最宽松,最后就与之合作。要是所有日本银行又不合适,还有汇丰这个备胎保底,只不过利息要高一些罢了。

    有了之前收购吉布森贺卡公司的案例在前,周阳此次虽然是独立在香港操作杠杆收购,但各方面工作都从容了许多。

    当然,这也是建立在科曼斯基和美林亚太全力支持的前提下,比如宏利人寿这个交易对象,就是美林银行帮周阳精心筛选出来的。

    而周阳也投桃报李,让美林亚太担任了zy控股的收购顾问,全权负责与宏利人寿的谈判。

    此外zy公司发行的1亿港币垃圾债券,也会由美林亚太的债券部门来负责承销。只不过周阳控制下的香港资管部和其昌保险,会分别认购2500万港币,所以美林亚太其实只需要对外推销5000万港币的垃圾债券就行了。

    科曼斯基原本还希望能以美林亚太的名义持有一部分zy控股的股权,但周阳这次直接拒绝了对方。

    他之所以不直接以其昌保险的名义去与宏利人寿谈判,而是要多此一举的搞个壳公司出来,为的就是让自己能在年底离职前,从美林银行那里接过其昌保险的绝对控股权。

    根据美林银行参与谈判的同事给周阳的报告,宏利人寿准备打包的那部分资产,最终成交价估计会在38亿港币左右。

    而其昌保险目前的总市值为3亿港币左右,其中周阳个人持股24。如果他把新收购的资产整合进上市公司,持股比例差不多能增加到665。

    当然这只是一个大概数,毕竟和宏利人寿的最终交易价还没确定,而其昌保险的市值也每天都在变化。

    但周阳如果以个人名义买下宏利人寿的部分资产,再将其整合入其昌保险,肯定就能绝对控股上市公司。

    当然,他想要实现这一目标,肯定离不开其昌保险现在的大股东——美林银行的配合。

    好在周阳之前通过美国的探险家股权投资公司,一定程度上把科曼斯基的利益与自己绑定在了一起。

    所以在了解到周阳态度坚决之后,科曼斯基也就没有坚决要求入股zy控股。

    说起纽约的探险家公司,继吉布森贺卡公司之后的第二个收购项目——纽柯钢铁,最近取得了重大的进展。

    在威廉·西蒙的软硬兼施下,纽柯钢铁的管理层已经不再反对探险家公司的收购行动。

    毕竟现在的纽柯钢铁,还只是美国钢铁行业的小弟弟,而不是三、四十年仅次于美国钢铁公司的行业领军者。

    威廉·西蒙一方面威胁扶持纽柯钢铁的竞争对手与其直接厮杀,另一方面表示能给纽柯钢铁带来新客户。

    当初威廉·西蒙曾在尼克松政府时期曾出任过联邦政府的能源办公室主任,一度被美国媒体称为“石油沙皇”。

    他成功缓解了因为1973年石油危机,造成的美国国内能源短缺。而作为当时美国能源政策的制定者,威廉·西蒙和全美各大石油公司自然有密切的接触。

    美国政界有一个词叫做“旋转门”,我在台上时为你们过政策便利,等我下来时自然要收取相应的回报。

    所以在威胁纽柯公司的同时,威廉·西蒙也告诉纽柯的管理层,自己能为他们拉来石油管道的生产订单,使纽柯钢铁从螺纹钢等低端产品,向技术含量更高的钢管等领域扩展。

    纽柯钢铁和美国大部分上市公司一样,股权比较分散,只要上市公司管理层不从中作梗,说服股东们的难度会少许多,所以探险家公司离完成第二个项目的收购已经不远了。

    说回zy控股与宏利人寿的谈判,就算双方的交易很快达成,周阳也不会立刻把这部分资产整合进其昌人寿,而是会选择一个上市公司股价比较低的节点。

    而随着今年下半年,中英正式拉开香港问题的谈判序幕,港股还会迎来一跌。

    毕竟证券市场其实是一个信心市场,当本地的许多人对共产主义怀有疑虑时,暴跌就不可避免。

    当然,铁娘子撒切尔和她领导的保守党政府,现在根本没精力关注东方的事宜。唐宁街十号全部的注意力,都被距离英国本土万里之外的几座小岛所吸引。

    就在几天前,一群阿根廷政府雇佣的废五金商人,登上了福克兰群岛。他们在这个被英国人称为马岛的地方建立了营地,并且升起了阿根廷国旗。

    从二战之后,英国一直在战略收缩,先后放弃掉了在亚洲和非洲的大量殖民地。而在去年年底,英国国防部宣布撤走皇家海军在西南大西洋的最后一丝武力——坚忍号破冰巡逻舰。

    与此同时,英国新通过的国籍法,则拒绝给予福克兰群岛的居民以英国公民的身份。这一系列信息给了阿根廷政府一个错觉,他们认为英国对保留福克兰群岛统治权的态度并不坚决。

    与此同时,阿根廷国内去年经历了高达600的通货膨胀,gdp降幅超过了10。不久前刚刚通过政变上台的军政府,急需转移日益尖锐的国内矛盾。

    于是阿根廷政府在自身实力不够的情况下,强行选择了赌博式的冒险,反倒铸就了撒切尔的赫赫威名。

    相比之下,中国人就要务实很多。比如对待dy岛问题,在中国自身几近有海无防,日本却为海上自卫队打造了新的“八八舰队”的背景下,我们的领导人在与日方会谈时聪明的表示

    这个问题完全可以先搁置20年、30年。我们这一代缺少智慧,谈这个问题达不成一致意见,下一代比我们聪明,一定会找到彼此都能接受的方法。

    然后四十年过去了,中国不但gdp反超了日本,人民海军总吨位也反超了海上自卫队。于是我们的海警船,开始越来越多的出现在dy岛海域巡逻。

    至于香港问题,中英两国真要因此爆发局部战争,发挥更大作用的只会是陆军而非海军。大英帝国最后用来撑脸面的那几艘军舰,其实并派不上太大用场。

    所以只要中国高层坚定意志,谈判的结果其实早就已经注定了,英国除了退让之外别无选择。

    当然,大英帝国作为在全世界搅了几百年屎的老牌帝国主义,其手腕肯定是有的,周阳在后世已经亲眼见识过了。

    只可惜英美打“香港牌”的时机太晚了,那时香港在中国经济中的作用,已经没那么重要了。要是能提早十年,中国才叫真正难受呢!

    当然,也不是英美不想提前发动,而是时机一直不允许。谁让美国连续打了阿富汗和伊拉克两场战争。

    特别是前者,苏联的前车之鉴刚过去没多久,美国可不敢这个时候撩拨中国。要知道中阿可是直接接壤的,不说来一次抗美援阿,只要在资金和武器上对阿富汗的游击部队扶持一下,就足够美国大兵受得了。

    世纪之交的时候,中国的外部环境其实很恶劣。在苏联倒下之后,中国作为世界上仅存的一个共产主义大国,立刻成了美国新的眼中钉,开始步步紧逼。

    先是克林顿政府公然轰炸我大使馆,之后小布什政府又悍然派侦察机逼近我领空,造成了“海空卫士”王伟同志的牺牲。

    而这个时候中国的国力,还根本无法与美国正面对抗。正是在这个危急关头,来自阿拉伯的本·同志挺身而出。

    他用一场“9·11”,为中国争取了宝贵的十年发展时间。所以周阳一直认为,中国人民欠同志一枚军功章。

    而等到奥观海上台,想要“重返亚太”时,好巧不巧次贷危机又来了,美国再次有求中国。

    有许多人觉得“四万亿”是巨大的失误,中国用自身高房价为代价,帮美国化解了通胀危机。

    但是理性地分析一下,如果当时的美国没能迈过次贷危机的坎,在美国国力受损过大,提前开始战略收缩的情况下,获利最大的绝不可能是中国,而只会是欧盟和日本。

    我们其实是用“四万亿”,再次为自己赢得了第二个宝贵的十年发展时间。你只要算一算2008年和2018年中国国内的高铁里程差距,就能够清晰的感受到中国国力又增长了多少。

    而当懂王被美国国内的民粹主义拱上台,真正开始坚定的战略收缩时,中国已经有了足够的能力,可以顺势填补美国退出所出现的全球影响力空白。

    于是在to、ho、联合国等舞台,中国的影响力开始迅速扩大,终于有了足够的能力捍卫自己的权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