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摘书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万古神帝 > 第二千八百五十四章 江湖
    进入神女第一城,入眼处,最先看到的,并不是这座宇宙闻名的花城的锦绣繁华,而是一群从星空战场押送过来的奴隶。

    这些奴隶,修为都不弱,但衣衫褴褛,神情或是呆滞,或是愤恨,或是屈辱。

    有半圣,有圣者,有圣王,有大圣。

    女多男少。

    女子一个个都很美丽,姿容顶尖,昔日有的甚至身份高贵,是宗门圣女,王朝公主。

    他们身上都缠着缚圣锁,无法调动体内圣气和精神力,那落魄狼狈的样子,与凡人奴隶没有两样。

    没有一丝圣境修士昔日的高贵和傲气。

    张若尘驻足,凝视站在城墙下的奴隶,眼神浑浊,没有任何情绪。

    陆依道“都是从星空战场运过来,古文明派系的修士居多,神女十二坊也是花费大价钱才买到一些。更多的奴隶,被送去了十族的神城。”

    “女的,若是听话,若是资质足够的高,今后或许可以在神女十二坊占得一席之地。”

    “男的,都要被打碎圣源,做最低贱的力活。”

    张若尘点了点头,继续向前走去。

    后方,鱼晨静却是没有张若尘这般平静,看着墙下的女性修士,和被废掉的男性修士,眼神痛苦,身体轻轻的颤抖,仿佛看到了自己的未来。

    她本是理智和冷静的人,可是此刻,却很想出手,将他们全部都救走。

    商夏叹道“天女殿下天资绝代,智慧过人,千万不要做出冲动的事。你们在星空战场,改变不了的事,在这里,更加不可能改变。其实,他们被送来神女十二坊,已经是幸运的了!”

    鱼晨静闭上双眼,不忍再看,道“我只是恨而已!与地狱界战争,一定是残酷的,比以前的功德战残酷十倍、百倍。若是天庭各界,能够齐心协力,又怎么会败得这么惨?”

    “你看,后面那些妖族大圣,个个修为绝顶,但他们可有丝毫愤慨?他们此时心中,想的可有怎么去战胜敌人,怎么阻止战争?没有!他们来神女第一城,就是寻欢作乐,甚至可能还想将这一切发泄在那些刚刚抓来的女性修士身上。只因,南方宇宙的战火,还不够烈。来自死亡和屈辱的威胁,好没有落到他们头上。”

    商夏静默不语。

    神女第一城的确是繁华瑰丽,远胜张若尘曾去过的冰王星神女城。

    更重要的是,城中强者如过江之鲫,随时都有散发大圣气息的车架,从身边行过。

    张若尘还察觉到了不少神灵的气息。

    虽然收敛了神威,可是,在张若尘的感知中,他们却如一轮轮烈日,住在一座座刻满神纹的古建筑中。

    都是伪神。

    天尊神纹的力量太强,在神女第一城,想要感应到真神的气息难如登天。

    “老家伙,是你!”

    一尊石头巨人,如同小山一般,出现到张若尘对面。

    “拜见神灵。”陆依立即躬身行礼。

    正是石英上君。

    石英上君语气中,满含怨怒,道“你可是将本君害得很惨啊,天尊宝纱是不是在你手中?”

    与石英上君同行的,还有另外两尊石族神灵,但,他们变化成了正常人类的模样,皆器宇轩昂,俊美不凡。

    “石英,你就是栽在他的手中?我看,他气息很虚弱,生命之火几乎枯竭,怎么可能有能力从你们手中逃走?”其中一尊石族神灵,如此说道。

    从一开始,就在打量张若尘。

    另一尊石族神灵,道“老头子,将天尊宝纱交出来吧,本座石族黑林。”

    张若尘淡淡问出一句“我不交出来,你们莫非要动手强抢?”

    名叫黑林的石族神灵,道“这里是神女第一城,白皇后的面子,我们还是要给的,怎么可能在城中神战?但,你应该知道我们三神背后的势力和能量,得罪了我们,你一旦走出神女第一城,还能活多久呢?”

    “你看我,还能活多久?”张若尘反问一句。

    这一句,倒是让石族三尊神灵都眼神凝固。

    “既然你们不出手,老夫先走了!”

    张若尘牵着老黄牛,从他们身旁走过。

    石英上君回头看去,石质的脸上,充满无奈,道“使用威胁的手段,根本奈何不了这个老家伙,他根本不怕死。真把他逼急了,万一自爆神心,临死之前,还得把我们带走。”

    “别说我们,一些大神,见到这种人都发怵。”其中一位石族神灵叹道。

    黑林眼神冷峭,道“至少他承认了,天尊宝纱在他身上,总会有机会的。”

    陆依此刻也好奇至极,难道天尊宝纱真的在前辈手中?

    这个问题,她不敢问出来。

    虽说这位老前辈很随和,可是,她一个大圣,必须得明白尊卑,否则肯定会被老前辈厌恶。

    车架中的鱼晨静,却是陷入震惊,紧紧盯着那位牵牛的白发老者。

    随即她走下了车,来到张若尘身旁,先是恭恭敬敬的行了一礼,道“晚辈千星文明鱼晨静,不知前辈如何称呼,是何方高人?”

    张若尘不言语,自顾的走着。

    商夏也已经下车,跟在一旁。

    鱼晨静连忙又道“天尊宝纱关系重大,千星文明愿意以任何代价换取。条件,前辈可以随便提。”

    “天尊宝纱不在我身上。”张若尘道。

    鱼晨静道“前辈修为高深,石族三大神灵,尚且不放在眼里,何必诓骗晚辈呢?”

    “先前,我之所以没有否认天尊宝纱在我身上,是不想与他们多费唇舌。因为,就算我说天尊宝纱不在我身上,他们也不会信,依旧会纠缠。”张若尘道。

    鱼晨静半信半疑。

    毕竟,石族三大神灵找上张若尘,讨要天尊宝纱,必是有一定把握,才会这么做。

    陆依问道“前辈来神女第一城,到底是办什么事?”

    “我想见白卿儿一面。”张若尘道。

    跟在旁边的三女,皆是怔住。

    千年前,白卿儿横空出世,以一己之力,在俗世掀起了一场腥风血雨,更是引得本源神殿现世天下。

    千年来,关于她的传说,层出不穷。

    有人说,她惊艳美丽,仙肌神骨,更胜其母白皇后。

    有人说,她乃是这个元会的五大元会级天才之一,可以与命运神殿的缺和天堂界的殷元辰分庭抗礼。

    星天崖的《万年评》,将她列在第三篇,称她为这个元会诞生的最风华绝代的女子。

    当然,真正让白卿儿名动天下,乃至于无人敢不重视的原因,并不是因为她的美貌和天资,而是因为她的师尊,星海垂钓者。

    阎罗太上君,虚空大劫宫。

    星海垂钓者,天南生死墟。

    这四人,其余三人皆是地狱界泰斗一般的存在,徒子徒孙都是一等一的强者,且分别代表了阎罗族、命运神殿、死族这三大势力。

    唯有星海垂钓者一直很神秘,像是超脱于各大势力之外,即便是十万年前的大战,都只是因为私人恩怨,向天庭一方的神灵,出手过两、三次。

    对于天庭和地狱的战争,他似乎并不是太感兴趣,也没有主动选择站地狱界的阵营。

    这是一个天庭和地狱,都想争取过去的至强。

    正是如此,天庭的二十诸天中有他,地狱界的二十诸天中也有他。

    仅他一人,有这样的待遇。

    可是,星海垂钓者却是一直没有现身表态。

    星海垂钓者明面上的弟子,仅有两位,一位是星天崖的崖主,一位就是白卿儿。可想而知,白卿儿现在是何等炙手可热。

    张若尘见她们神情如此异样,心中倒也没有多想,道“老夫和白少主有些渊源,相信见她一面,应该不是难事。白少主在神女第一城吗?”

    鱼晨静看着张若尘的背影,心中不岔,天尊宝纱果然在他手中。这个老家伙,都寿元枯竭,半死不活,居然还在打白卿儿的主意。

    陆依道“若是往常,以前辈的修为,要见少主自然不是难事。可是,玲珑大会在即,拜见少主的神灵实在太多,除非……除非天尊宝纱真的在前辈手中,少主才是必定要见你的。”

    张若尘一直对什么玲珑大会和天尊宝纱没有兴趣,所以,从来没有多问。

    此刻,终于还是问道“天尊宝纱到底有什么用处,为何这么多修士争?”

    陆依还未开口,一道硬朗的声音响起“天尊宝纱,就是星桓天尊的皮,凭借它,神女十二坊可以完全唤醒星桓天尊曾经刻画的天尊神纹,将神女第一城,炼成一座神城。形成的保护力量,可以将整个星桓天都笼罩。”

    “正是宇宙大乱,战火四起,对神女十二坊而言想要自保,试问还有什么比天尊宝纱更重要?”

    “在下商弘,天尊宝纱真在前辈手中吗?”

    听到商弘的名字,鱼晨静、商夏、陆依皆是脸色大变,立即躬身行礼。

    商弘是和一大群修士走来,其中包括数位神灵。

    即便是这些神灵,都如众星捧月一般簇拥商弘,别的那些威震俗世的大圣,更是如同喽啰。

    其中一位神灵,语气不善,傲声道“天孙问你话呢,还不赶快回答。”

    “天孙,哪位天孙?不认识。”

    张若尘猜出对方身份,故意如此说道。

    “老家伙,你也太不长眼了!眼前这位,乃是天堂界商天的嫡孙,易天君的嫡子。”那位天堂界神灵,拱手虚拜,充满对商天和易天君的敬畏。

    所谓商天,显然就是曾经的商祖。

    张若尘仿佛恍然大悟,道“哦!原来商祖封天了,恭喜!天尊宝纱的确在老夫身上,但是,这么珍贵的东西,怎么可能随便给你们呢?”

    商弘听出对方的言外之意,知晓一位天的威慑力,已经让对方屈服,现在只是在讨价还价。

    于是,他露出笑容,道“前辈想要什么,尽管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