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摘书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婆家三十六丈厚 > 第三十四章 拉锯战
    无论如何,斯晓慧过了几个月的坏日子,运气终于好了起来。久违的周一来了,好久没造访过的工作日又回来了。世界上最好的局面莫过于当日子坏到一定程度,一定会有好事发生。所以这个世界,最可笑的终归是那些随随便便把别人不看在眼里的肤浅之辈。

    斯晓慧一走马上任,就发现了这个年轻的留学公司求才若渴的气质。屁股刚坐到工位上,斯晓慧就被主编要求,为公司的业务来几篇溢美之文。这又有何难,斯晓慧吐出了一口久违的二氧化碳。

    五年了,在出版社复制粘贴了那么久,幸运的是,她的行云流水并没有被吃光。也许再蹉跎几年,她真的要错过一辈子了。

    新工作得心应手,这家公司为了节省成本,偌大的编辑部,看上去除了主编和斯晓慧,其他人等均是应届毕业生。当敲山之作迎来了主编的赞叹,立马就有新同事向斯晓慧来取经了。斯晓慧心里真的是感慨海海。

    五年了,在外面混的一点存在感也没有,这让她有了回到当年的傲娇,那种置之死地而后生的心酸,她发觉眼底竟然悄悄地溢出了一些水渍,连忙用左手抹了去。

    这种充实和踏实感,甚至让她忘记了婚姻里的不快。是的,人生就是这样,女人其实完全能仰仗自己活的有尊严。

    陆大伟已经跑路了好几天,她从一开始的心被扯走了一大块,现在已经无所疼痒。当女人习惯一个人带孩子,习惯丧偶式生活,也就那样了。反而那个男人又回到家,变得十分碍事,就像有害垃圾一样,立刻想扔出去。

    总之,斯晓慧开始享受生活,白天朝九晚五,晚上从亲妈那里接回女儿,看起来什么都不缺,母女的心比以往任何时候都紧贴在一起。

    她心里很是得意洋洋,要那个臭男人又有什么用。无论经济还是带娃,女人都是自给自足的,又何必千方百计不离婚。

    某些时候,她真的希望陆大伟有点出息,不就一套房子么,利利索索卖了分钱走人就是了,何必又让自己不爱的女人看不起呢。

    不过,走进围城的男女就是这样,无论当年爱的有多香,婚姻总有沦落到互相看不起的那一步,譬如陆大伟和司晓慧。

    陆大伟何尝不是嫌弃斯晓慧呢,他心里也把对方视作苍蝇屎,打着离婚的阵仗,却鱼死网破逼人家同意不离婚的那种,才是真的恶心。

    这种互相嫌弃发作到峰值,就会爆发一起离婚大战,然后两个人进入车轮战,如今看来,在一次又一次的车轮战里,斯晓慧成功地握住了对方的软肋。

    每天斯晓慧一下班回到家里,斯母见闺女一进门就打卡,今天陆大伟和你微信没有?斯晓慧咯咯笑一声别急啊,人家还跟逗逗一样,抱奶瓶呢。只有多抱几天,才知道究竟是老妈香,还是老婆这里风吹雨打的好。

    其实,陆大伟早就在亲爹妈那里支撑不下去了。进家门去摸哪儿都是灰漆漆的,到处还沾着油花儿,每天晚上回家,还要听自己亲妈各种大吐苦水。当然,最让他无奈的是伙食。陆大伟是打死不愿意进厨房的,要命的是他还嫌弃亲爹妈的厨艺。

    有一种人,无论走到哪儿都很糟糕,但他真的从来不反思自己的错误。他面对别人时总是很高傲,从来不逆来顺受,总是昂起眉头,清高地批判一切。

    陆大伟就是这种人,而这种精神源头十有八九拜他的亲生父母所赐。

    又一天下班回来,客厅茶几上的盘子上摆着三条黄花鱼,那盘子边上,还有很多顿饭以前的油垢。他丧丧地问了一句这就是晚上的菜么?陆老头夹走了自己的那条小黄花,笑嘻嘻地跟儿子说一句是啊,一人一条炸黄花下饭。

    陆大伟的心情很灰,眼前脏不拉几的茶几是委屈的、盘子是委屈的,碗儿筷儿也是委屈的,满屋子的委屈都冲他过来,他吃这些都要饱了。

    好不容易凑合完了一顿,关天鹅又冲儿子喊了一句去,把这些送厨房里刷了去,别光玩,你爹妈也老了,吃了一辈子的苦。

    其实,她自己用起自个儿子来可狠了,总是我生的我应该。但在儿媳妇面前,却总玩我儿子多娇贵那一套,大概天下婆婆都屡玩不爽。话说着,关天鹅又苦大仇深起来,各种唠叨让陆大伟烦不胜烦,特别是又搞回农村抓个媳妇生仨儿子那一套。

    陆大伟的日子真的是雪上加霜,他讨厌斯晓慧,到了他父母这里,又是另一种得过且过。他仿佛又回到了童年那糟糕的日子。早先是分离,现在一家人在一起了,也半点温暖也没有。这就是生活的加倍报复。陆大伟渴望的细节上的服务,在他粗了一辈子的父母那里,是永远得不到的。

    每到这个时候,他内心就特别悲哀彷徨,婚姻不幸福,跟斯晓慧又有半毛钱的关系,和斯晓慧离婚,哪个女人又能在一个屋檐下面对他的父母。他的软肋从来不是钱,而是这么一对老爹妈,他一辈子都想摆脱的桎梏,却永远无法摆脱。

    也许没了斯晓慧,他最好打一辈子光棍,和自己的父母永远得过且过下去。这种可怕的生活,又绝非他想要的。他当真让心蒙了猪油,让这个烂包的家纵容自己,丢掉自己的小家,舍去自己的女儿?

    一来二去,他的理想被自己亲爹妈折磨零散了,他们雄赳赳气昂昂鼓励自己离婚,但他们的底气又在哪儿,跋扈强势,靠这一套继续左右下一个现代女性?

    终于到了这周的周四黄昏,陆大伟朝东走的心思像灌了铅,别说人家嫌弃自个父母,连他这个当儿子的都受不了这一套作风。

    陆大伟打开手机,拨通了母亲关天鹅的电话

    “妈,我今天回去看看逗逗。”

    “就这么两天,就折在人家手里,没出息的货。”陆大伟听出了他妈嘴里的愤愤不平。

    “你说你有什么办法,把房子卖了,再去租房?我先声明,你说的农村搞个媳妇那一套,我不要,你也别费那个心。”

    这一句话,把关天鹅噎了个半死。儿子的话说的很明白,和斯晓慧离了婚,再也不会和她掺和在一起。若是真的把这个房卖了,以后她只能和陆老头孤独终老。

    整天和那个死老头子在一起又有什么意思?!年轻时见了面就举刀的情分,在儿媳妇面前处处拿得金贵,私底下,关天鹅会经常为了当年的仇恨去家暴老头。

    这种老夫配少妻的婚姻,当年男人年轻力壮,到了晚年就女人沾上风了,但是晚年沾上风又有什么用呢,不过是打打骂骂解恨,谁能补偿她的青春呢。除了打骂老头,也只能在下一代身上找到成就感和满足感,她享受强势性格带来的等级感,因为能驾驭年轻一辈,拥有话语权而骄傲。

    这些年,她为了能驾驭住儿子和儿媳妇,费尽了心思。她也不傻,儿媳妇斯晓慧是让他们给欺负出去的!至少目前,他们还住在这个房子里,等孙女上了小学,他们还不就搬回来了?!到时候,一切还不是握在她手里,斯晓慧那丫头为了孩子,保管接着忍。

    万一卖了房,以后娶个更厉害的,到时候陆大伟连门都不登了,她也得防着儿子跟着另外一个女人变质。心里算计地清清楚楚,关天鹅嘴上却依旧骂骂咧咧地挂了电话。

    陆大伟心里起了无限悲哀,明明是和斯晓慧离婚,闹到最后,总是他和他妈翻脸,然后去跟斯晓慧求和。

    这其实又有什么悲哀呢,何尝不是他的巨婴心理在作怪,但凡成熟一点,就知道自己的家和自己父母那个家,不能混为一谈。跟老婆谈离婚,又何必跑到亲妈那里咕嘟一阵子奶,自取其辱。

    所以再到后来,斯晓慧都好言相劝陆大伟,想离婚,就别去你妈那里,早晚都打脸回来。

    挂断母亲的电话,陆大伟走向西行的地铁,他想给斯晓慧发个信息,但也不想早一刻认输。他在想,这消息一发出去,就代表斯晓慧占了上风。他已经是垂头丧气了,承受不起她的羞辱,他最好放聪明一些,何必自取其辱呢。

    此刻,对陆大伟来说,娶不到更温柔的老婆倒不重要,连一个身材走了样的中年妇女都看不起他,是更加伤自尊的。

    即便离了婚,像他姐说的那样,能暂时迷惑少女之类的,哪有如何,不过是一时的,过后还不是诞生下一个斯晓慧式的反抗?

    男人的态度不变,决定了他娶谁都一样,而女人若是换一种情商,则不会重蹈覆辙。后来,在斯晓梅的再婚问题上,斯晓慧充当了婚姻大师,比如像妈宝男这种,斯晓慧告诫斯晓梅千万不要碰。

    所以,少女往往不听劝告,但离过婚的女人,就愿意向同龄人求取真经,当少了待嫁心切,一个人生活的很好,自然就把婚姻这种可遇不可求的事情,当做是锦上添花而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