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摘书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婆家三十六丈厚 > 第三十章 考上清华北大 算什么寒门贵子
    听斯晓慧讲完婆家的那些破瓦烂罐,斯母叹了一口气,老四这是打着灯笼,自己千挑万选了一个粪坑子?她这一路走来,倒是跌倒了爬起来越挫越勇,恨不得拿起爆破筒,跟夫家所有人为敌的节奏,斯母免不得又叮嘱女儿一句

    “这些在自己家里说说就罢了,千万不要去大街上嚼头根子,到头来也是对你不好,惹外人看笑话。”

    斯晓慧嗨了一声“这些事我跟外人说的着么,也就跟自家人往外倒倒。”

    她接着又对着亲妈献上溢美之词

    “妈,我就说你和我爸真好,怎么就没培养我们重男轻女那根筋呢,别人以为我不生二胎,纯粹是抵抗婆婆,我真犯不着拿这种大事惩罚人家,我是真没那个觉悟。”

    斯母回了一句

    “肚子争气,倒不如自个脑袋瓜争气。生多了可不都是债么?瞧你们一个个的,还不是一个个的回来坑我?”

    斯母这大半辈子,拉扯了五个儿女。到了晚年,是一刻也不得闲,儿子斯建强平时驻部队,儿媳妇徐薇在保险公司上班,每天业务繁忙,斯母当年初中毕业,做过村里扫盲班的老师,所以接送孙女上学、辅导作业全都是她来负责。

    如今孙女上初中,学业上已经独立自主,只需要她过去做做饭,但女儿们的孩子就像种葫芦那般又一个个蹦出来了。但是这几年,她渐渐力不从心了,看东西得戴着老花镜,前言不搭后语得念出来,才能在脑子里留点什么。

    手心手背都是肉,斯母并不介意给女儿们带孩子,她气恼地是,闺女的婆家不仅不干活儿,连台面上的事也过不去。

    斯晓霞反驳了一句

    “什么叫回来要债的?我们都往娘家跑,你这里不也热热闹闹的,整天一个孤寡老太太,又有什么劲?”

    斯母白了二女儿一眼

    “谁稀罕你们来,看人家有本事的,谁来祸害自己亲妈?”

    “连个理也不讲,都不来你就得劲了。”斯晓霞撇了亲妈一眼,又摸了摸自己的肚子,里面的小家伙,已经在预订姥姥的排期了。

    斯晓霞的公婆不在北京,早在两年前已经被儿子送回乡下。这老两口在农村庄稼地里待习惯了,所以到北京带孙子,那是极度不适应。特别是斯晓霞的公公,老来更年轻,对老伴呼呼喝喝的不说,对小孙子的哭哭闹闹,那是相当不耐烦。什么天伦之乐,老庄稼汉子一点不稀罕。

    这人长期挤在一个屋檐下就是不香,时间一久,老头看儿媳妇横竖不顺眼了,斯晓霞是跑二手房的,所以回家的时间基本可以用神出鬼没来形容。说好中午回来喂奶,往往到了下午三四点钟没人影。

    时候一长,老头经常在儿子家里摔盆打碗乱骂儿媳妇。可巧,有一次偏偏被他儿子宋明朗听到了。

    宋明朗不免皱眉头

    “我们也知道带孩子很辛苦,可您整天骂骂咧咧算什么一回事?”

    宋老头自知理亏,嚷嚷着要回老家。宋明朗也不劝,直接开车九百里,连夜把父母遣返回乡。那小两口白天还得上班不是,这看孩子的艰巨任务又轮到了斯母。

    好在宋明朗不失为一个好丈夫,知道爹妈不争气,也不想给他长脸,干脆卧薪尝胆自己加把劲,明知道指望不上爹娘,老婆也不想生二胎,人家便拼命表现,既上得厅堂,又下得厨房,充分证明自己是个靠谱的爸爸。

    有了宋明朗撑着,斯家的女婿阵营总算是晚节不失。除了二女婿,小女婿金俊鹏目前看来也不错,但没孩子之前,小两口一般都不会有什么矛盾,有了孩子之后,才能知道男人够不够硬。

    斯晓霞怀上老二后不久,在宋明朗的支持下,开始在家安心待产,不用再麻烦亲妈带孩子,这确实在一定程度上给斯母减轻了负担,但这不过也是暂时的,待她大腹便便,还不是需要亲妈忙里忙外的。

    斯晓慧嘻嘻哈哈,又跟自己亲妈撒盐

    “妈,你说你当初那么傻,生我哥一个不就够了,非得还整三四个跟班的出来,要我说,你就是自作自受,怪不得我们。”

    这一句可是她的真心话,她眼见的亲妈一生在孩子窝里打滚,谁说拉扯儿女多了有保障?还不是劳碌一生不得闲,哪一个混的不好了,明里暗里都得拉一把。

    所以她早就想明白了,只要逗逗一个女儿,她骨子里就这种观念,完全不是为了跟婆家为敌,摆出重女轻男的姿态故意而为之。

    她很想拥有一种和母亲不一样的晚年,孩子数量多了,质量未必搞上去。其实内心深处,她很心疼自个的老妈妈,现在满世界流行广场舞,那些大妈阿姨们吃了晚饭,悠闲地在小区广场上载歌载舞时,从来没见过她妈有过这样的闲情逸致。

    说真的,她们这些女儿,真的是对亲妈吃了肉又啃骨头,不仅拿婆家没有办法,反而只能没出息地回来跟嫂子争风吃醋抢资源。

    妈就一个妈,哪能分成好几半?而且她们当女儿的,说起话来都对亲妈不客气,说扎就扎,说刺就刺的,当真不如她们的好嫂子。

    但话又说回来,斯母永远不可能对着儿媳妇说那么难听的话,聪明的婆婆都知道,跟儿媳妇关系搞不好,倒不是心怀,全都毁在一张嘴上。

    所以,斯母从来不管儿子儿媳妇的闲事,每次斯建强从部队回家,徐薇总是拿出一大堆衣服让老公动手,当然也包括内衣内裤。

    斯母从来不会干涉,那是人家小两口打情骂俏的方式,又何必非议?再说别人家的女儿嫁过来,白天兢兢业业去上班,晚上还要克服夫妻分居的孤单,换位思考,对于一个女人来说太不容易了。

    她这个做婆婆很欣慰自己养育了这么一个好儿子,别看是个大军官,一路从排长晋升到营级干部,回到家里却始终保持全心全意为爱人服务的公仆底色。因为儿子这么出色,所以斯母跟儿媳妇相处的特别愉快,逢年过节总会收到徐薇的礼物。

    斯母连声叹气,看着几个女儿在她跟前晃来晃去就不胜心烦,别人家生闺女都是小棉袄,她这里倒好,屋漏偏逢连绵雨。听斯晓慧又张开嘴瞎咧咧,她又瞪着眼开启了怒怼模式

    “怪我做什么!要是你们有你哥半点出息,日子过不到这份上。”

    “你就这一点把我们害苦了,不分性别把我们当儿子养。学我哥给我嫂子洗内裤?回家拖地、做饭、刷碗?我以前不都照办了,下场你都看见了,还执迷不悟。”

    “妈,我就问你,我被他们虐待死了,你会不会哭?如今养闺女和养儿子,思路不一样了。”

    斯晓慧越说越有气,又把大姐斯晓梅扯了进来

    “就说我姐,博士后啊,到头来如何,婚姻跌了一个大跟头,您啥啥都好,人美心善,但教育的女儿,都太好欺负了。你是该改改你的思路了,不然,您受苦的日子在后面。”

    斯母的脸色稍微缓和了一些,语调也变轻了

    “整天狗嘴里吐不出象牙来,你们再不省心我也有你哥呢,我能受什么苦?”

    “你行你能!外人怎么对我,我不伤心,我当他们是畜牲。你把你闺女逼的跳天台了,我就不信你不哭?”

    斯母终于不再发话了,这一轮舌战,斯晓慧暂时领先。其实,她心里没有一点快感,她自家老母怎么就是不明白,外面有些人,你越对他们好,他们就越把你当软柿子捏。

    话说回来,斯母指责亲家上不了台面,某种程度上跟她有莫大的关系,就老四结婚以后,她这个当妈的怎么指导女儿的呢?每次闺女回娘家,斯晓慧说起婆婆太强横,她总是指责女儿做的不够好,不能让别人满意。长此以往,人家自然不把这么低等的儿媳妇连同她的母家放在眼里。

    正如斯晓慧所言,斯母的性子,适合培养几个寒门贵子出来,倒真的不适合养闺女。

    话说回来,这世间上的寒门贵子实在是少之又少,大多数是自诩的罢了,考上清华北大,走出贫穷的山窝窝,让整个家族脱贫,就算是寒门贵子了么。

    不算,这均不算,要看一个成年人的综合指标。很多所谓的寒门贵子不过是告别了过去的窝窝头小驴车,就算开上了特斯拉,成为这个社会的新贵,也不过是一种败絮其中的摆设。

    其实,他们精神上还没脱离劣根性,只能称之为凤凰男而已。他们不仅愚孝、按父辈的旨意传宗接代、也从来不在家庭内部生活上有所建树。女性一旦因其外表与其婚配,过后总能看清其真面目。

    斯母本家姓葛,父母为她取名秀英,她还有一个大两岁的姐姐葛秀清。回溯到上世纪七十年代,斯母和姐姐是村子里两朵最耀眼的姐妹花。

    到了出嫁的年龄,前来说媒的踏破门槛,再到后来,葛秀清和同村的一位年轻后生定下了婚约。男方高中毕业,在全村同龄人中间算得上学历佼佼。秀清不仅是村里最美的姑娘,而且下巴还有一颗福痣。所以无论谁家,都想娶到这么一个儿媳妇。所以能够得到葛秀清的钟情,也不是才貌一般的男子。

    订婚的第二年,上面下发了新的年轻人帮扶政策,每个村均可以推荐一位年轻人去上大学。葛秀清因为品貌和学历都是全村首屈一指的好姑娘,得到了全村人的一致支持。

    葛秀清最后的决定是,把名额让给了未婚夫,她选择在家帮他照顾生病的老母亲,端水奉药无微不至,直到老太太去世,还是她在旁以未来儿媳妇的身份披麻戴孝。

    万万没想到,那位未婚夫大学毕业后当了负心汉,为了得到留城的名额,他入赘了县城一户人家的女婿。过了好几年,葛秀清才从这桩打击中恢复元气。因为姐姐的亲事告吹,还是被男方抛弃,葛家门前的风言风语颇多,就连妹妹秀英也被退婚了。

    女孩子最恨的莫过于陈世美之流。明明是两朵十里八乡无人能及的姐妹花,却在最好的年纪里受到这般羞辱和离弃,尽管后来得遇良人,这段相当气愤的过往也让斯母铭记终生。

    孽缘终究会划上句号,两个家族大动干戈,从此更是恩义断绝,永无来往。只是岁月流转,谁又会晓得接下来的年轻人会有什么情爱故事呢?

    儿子斯建强17岁那年,带回了班上一个女孩儿的照片,斯母接过来一看,眉目之间颇有故人之色,再听儿子斯建强一句话妈,她姥娘和我姥娘是一个村的。

    学霸儿子不务正业,居然开始了早恋之路,斯母并没有谴责,即便是有了早恋的苗头,顶多就是前后排多说几句话,毕竟年龄还小,并不会做出什么出格的事。

    斯母郑重其事地跟儿子说了一件事

    “别的女孩,你可以说上一两句句悄悄话。但是这个女孩,你还是放下罢,二十多年了,妈心里还没过去那个坎呢。”

    斯建强很是迷惑不解,斯母其实也不想打击儿子,或者冥冥中都注定好了,虽然事情已经过去了二十年之久,她以为可以放下,成全一对年轻人,但有些事情只是暂时不去想而已。

    在斯母眼里,哪怕儿子跟人家的姑娘只说了一句情话,如果又跟别的姑娘好了,都算作始乱终弃。如果你不能负责姑娘的终生,最好不要给人家希望,因为对待感情,很多女孩子还是跟男孩子不一样,一句情话,她们都会看的很重,愿意托付终身。

    斯建强也不知道哪里出了茬子,他不知道这位让他情窦初开的女孩儿哪里惹得自己的妈妈不愉快。

    当然,女孩儿的名字不叫徐薇,接下来也并不是东方版的罗密欧和朱丽叶冲破世仇,勇敢结合的感人故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