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摘书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婆家三十六丈厚 > 第二十七章 人间俗物
    跟陆家人周旋多年,斯晓慧真得感谢北京城的房地产买卖政策。就卖房这一点合理要求,就扼住了陆大伟的咽喉。

    陆大伟不是没算过这笔账,卖掉第一套房,如果再打算置办一个小窝,那都属于第二套,先不说第二套房产贷款利率太高,就这首付他都承担不起。再说他的一对老父母住哪儿呢,而且他离了婚可不想当一辈子寡夫,他可是一本正经的人间俗物,不会缩减分毫的七情六欲。

    没钱,寸步难行,有钱更战战兢兢,就怕豺狼虎豹抢去了一分。离一场婚,对他来说等于回到解放前,两口子注定要来无数次撕逼大战,但到最后,说不定当孙子的还是他。

    他企图用母爱唤醒斯晓慧的一点点良知,强压着心里的火气,心平气和地跟斯晓慧打起了父爱牌

    “咱们闹个鱼死网破对逗逗一点好处没有,难道以后就老死不相往来了么,不是还要每个月一起陪孩子两天么?我都可以答应你。

    既然感情没了,至少还得保护一下孩子吧?这房子不能卖,你自己算算逗逗还有几年上小学了?孩子得靠这套房子拿公立小学的入学资格。

    再说了,逗逗的监护权真的应该给我,孩子归到我名下,我这个工作居住证将来可以帮逗逗顺利入学。你也不用担心,孩子这几年可以跟你生活,我每月给抚养费。”

    斯晓慧听了,真的差点感动了,好伟大的父爱,可谁让陆逗逗摊上这么一个油盐不进的亲妈呢。

    “别冲我放狗屁!我斯晓慧向来不稀罕什么狗屁高大上的教育圈,你也不用给我上那个套。麻溜地把你爹妈清理出去,咱们该算账算账。”

    陆大伟真是听得够够的,斯晓慧这是直接把他爸妈当垃圾了

    “我特么倾家荡产也要跟你离婚,拿到闺女的抚养权。你自己睁开眼睛看看自己多龌龊,动不动拿自己的孩子当离婚武器。”

    “好啊,有倾家荡产的勇气不早就结了,先白纸黑字地给我写出来,签了字再说,别再这里纯放狗屁,浪费我的电话费。”斯晓慧气势汹汹地挂了电话。

    这一撕真是从里到外的痛快,斯晓慧很是心满意足。她仿佛就看到陆大伟一家子的愁眉苦恼,爹娘在沙发上叹气后悔,当年瞎了眼选了这么一房儿媳妇。

    走自己的路,让他们后悔去吧。

    其实,白天陆老太就把儿子打算离婚的事说给了女儿陆小娟,这陆小娟别看念了几年大学,从来都是和自家人一个鼻孔出气。陆老太在电话里骂骂咧咧,这陆老太走南闯北辛苦赚钱多年,如今活成了一个存钱罐,她气愤的是,这一离婚,陆家的钱,他儿子这么多年辛辛苦苦赚下的家业要被斯晓慧那死丫头分去好多,真是咬牙切齿的恨。

    大姑子陆小娟也对斯晓慧充满了厌恶。不过,陆小娟倒是觉得划算妈,把她打发了也是一件好事,以后就不用过这怄气的日子了不是?我弟弟工作又好,人长得也斯文白净的,就是四十了,二十多岁的小姑娘也得往跟前蹭呢。

    陆老太太听了,闺女说进了她的心坎。这都三十多了,儿子陆大伟还没个半大小子,离了好,在老家找个听话的,说什么也得生个小子出来。

    说来,这对母子也真是冤家不聚头,陆老太心心念念找个童养媳,压根儿子也没应过她呀,她总想当皇太后,可陆大伟不是不清楚,就他妈那脾气,娶一百个媳妇也住不到一个屋檐下。

    她要知道儿子的打算,八成又要留住斯晓慧这一房儿媳妇,毕竟在斯晓慧名下的房子里住了那么多年,虽然不待见她,至少人家没让她流浪大街。

    陆大伟到底怎么想的,她这个当娘的不知道,斯晓慧门清的很。上次这两口子打架的时候,斯晓慧就讥讽过陆大伟

    “别以为离了婚能找到比我好的,你打算把人家和你爹娘再塞一起么?”

    陆大伟回了一句“用不着你管,再结婚我肯定和他们分开,操狗屁的闲心。”

    斯晓慧阴阳怪气地再甩了他一句“真有出息呢,这么疼下一房媳妇啊!”

    得,原来他也知道他妈不是个善茬,就陆老太太自个恶而不自知。

    陆老太太还是太天真了,真以为四十万能打发儿媳妇走人,没想到打完电话的儿子又把脸耷拉下来,唉声叹气。

    她气鼓鼓地来了一句一个男人,还能折在女人手里。其实,她早就觉得优柔寡断的儿子一点不争气了,处处拿不住自己媳妇,总是被欺负。

    就几年前,斯晓慧坐着月子从家里跑了出去,她本来以为她那能耐儿子能把儿媳妇给弄回来,结果没多久,也跟着跑了。她气得白天跟女儿煲电话粥连骂带诅咒,晚上也气得睡不着。

    路老太太话音落了,陆大伟那厢阵仗没起来,反而眼珠子都憋红了,他唉了一声,抬起头来,跟他的亲妈交待一句,便回屋了

    周末我出去找找房子,过断时间你们搬家吧。

    陆老太太急着追问了一句,怎么还是要卖房吗,陆大伟并没再回答,关上了自己房间的门,为他死气沉沉的日子躺床上哀鸣去了。

    这陆老太太又拿起电话跟陆小娟汇报离婚进展了

    “他们家想把你弟弟置于死地,你弟弟想离婚,肯定是他们家出孬点子耗着你弟弟,不想离,现在又要逼你弟弟卖房。看他哭,当妈的是真心疼啊,怎么咱家就摊上这么个作精?”

    陆老太太向来有这么个臭毛病,以前儿媳妇没搬走的时候,她就像个抄身婆一样,每天看着儿媳妇的表现是不是和她心意,到了晚上,儿子小两口的行踪肯定刮到她闺女的耳朵去了。

    陆小娟打小就疼自己的亲弟弟,看亲妈形容的弟弟,目前的处境真的是太扎她心窝子里,她和弟媳妇斯晓慧其实没什么联络,大学毕业后在老家的小县城扎根,如今也是日理万机的孩子妈,再加上一份养家糊口的工作缠身,根本没时间来北京走动。

    不过,斯晓慧和陆大伟举行婚礼的时候,她这个当姐姐的带着一家人来随礼了。婚礼结束后,她这个当姐的语重心长地叮嘱了弟媳妇几句话

    “有几句话,姐姐必须告诉你,你可别见怪呢,我就这么一个弟弟,打小没干过家务活,就连碗也没刷过。你平时一定要多疼他,下班回来晚饭一定要有个肉菜,多体贴自个男人。”

    其实,举办婚礼那会,斯晓慧已经是怀胎三月的准妈妈了,冲一个准妈妈那么矫情,斯晓慧想不见怪也没那么大格局不是?

    谁知大姑子拿出陆家家训,刚调教完斯晓慧,陆老太太对着女婿接上茬了

    “娟子打小身体不好,小斤薄两的,再说又有这个病根,你下班回家多干点活,得疼乎她,知道不,我们娟子当年是下嫁给你,要不然在北京得过得更好。”

    世间的女人本来应该因着自己的不幸去换位思考,互相理解,但是能换位思考的真真又不太多,总是拿自己不幸当一回事,别人的不幸不屑一顾,这就是最差的修养了。

    得了,陆家的子女全都是身娇肉贵,不管是嫁到他们家,还是娶了他们女儿,都是低等人,必须全心全意为他们服务,当牛做马,肝脑涂地。

    陆小娟这个病根,是当年被她亲爸吓出来的,自从斯晓慧跟公婆住在一个屋檐下,也时常听一百八十斤的婆婆声讨她那万恶的夫君。话说回来,如今挺起腰杆做主人,不得找那万恶的旧社会算账么。

    当年陆老头重重下手打老婆时,那三个孩子在门外听着母亲杀猪一样的嚎哭,陆小娟因为害怕竟然诱发了羊癫疯,打那以后便时好时坏。说来也怪,这个羊癫疯据说如果是女性染上,生娃女孩子便能不药痊愈。自打生下女儿以后,陆小娟的病再没犯过,这也了却了陆老太的一桩心事。

    当年陆小娟还是姑娘那会,上门提亲的也是络绎不绝,不过人家一听说她有这个病根,全都闪了。陆老太其实也看不上她这个女婿,她觉得对方心术不正,他是没有办法,半推半就,惦记陆小娟的县城户口,才不得不委屈选择娶了陆小娟。在陆老太心里,他们这一方绝对属于下嫁,所以尽管女儿有病根,她理所当然看不起女婿。

    说到底,子女的不幸,病根还不是长在陆老头和陆老太身上。

    不被矫情的人生套路,无心无肺真的能活。这一夜,斯晓慧睡了一个美美的觉,就算最后真的离婚了,她也只会过得更好,因为她会因着母亲的身份,为她和孩子争取合法的利益和法律保护。

    整个陆家却陷入了夜长梦多的困扰,当打发一个外人,需要用更多的钱去摆平,这真的是被卡住了脖子。

    陆大伟陷入更理性的思考,又不是被斯晓慧整过一次了,他在这次宣战之前,就该清楚,斯晓慧不会轻易放过她,何况她背后可能还有一股更强大的力量。

    他现在觉得自己说过的每一句话都坐定了斯晓慧的孙子。

    倾家荡产、夺抚养权?他哪儿来的度量和资本呢。他能辞职回家带女儿么,他的那一对亲爱的父母,晚年的生活管理如此可怕,他敢把闺女交到他们手里么。别说让他们给带孩子了,还连带孩子的母亲一起逼了出去,不带一点羞愧之心。

    就算是人家斯晓慧不搬出去,他每天不也在这个脏兮兮的家里强忍么,不是人家斯晓慧拿女儿当离婚的武器,孩子跟了他,不仅没有里子,可能连面子上的卫生都搞不好。

    即便是将来再重组家庭,他又能嘚瑟到哪儿去,其实今天日子走到这一步,跟他一对老父母的折腾脱不了任何关系。

    脑子里迷雾重重,他向往的日子,从来没有过一天,每天都是层出不穷的矛盾,就算是他和斯晓慧的婚姻结束了,将来也是挖一个新坑而已。背后有一对烂包的父母,无论娶谁,最后还不是过到茄子地里。

    他糟心透了,但是又不想向斯晓慧举手投降,互相对垒着吧,看谁先撑不住,听天由命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