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摘书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婆家三十六丈厚 > 第二十四章 老娘只是报仇而已
    “既然你已经决定要把陆大伟收房,那我这个闺蜜今晚就扮演娘家人给你掌掌眼,不如今晚你们两口子请我吃牛排吧,我先去占位子。”

    斯晓慧的不情之请,贺爽居然愉快地答应了。本来她就对斯晓慧早就放下了警惕之心。再说了,如果在这座城市短时间内交到了不错的朋友。她在陆大伟眼里的魅力值又提升了一个台阶。左右逢源的人生仿佛让她觉得已经彻底征服了这座大城市。

    得意之际,她从来没考虑过是不是一种错觉而已。

    又来到那家西餐厅的落地窗前,鹅黄色的开衫毛衣开衫配牛仔,再气定神闲地补补妆,无论如何,在前任面前,斯晓慧告诉自己,一定不能输了姿态。

    等了好久,她终于远远望见了她日日夜夜想捏碎的那一对合体现身了。斯晓慧看着他们走进来,这也什么不是金童玉女,她还真没看出来,陆大伟靠上贺爽,哪儿活出了高级感。

    对面的贺爽像见了福星一样,兴奋地冲她挥挥手,又把一根手指竖到嘴边。斯晓慧懂贺爽的手势,意思是一定要为她保密。

    陆大伟一向眼神不好,一直跟着贺爽走近座位,他才发现,原来女朋友在北京新认识的朋友竟然是斯晓慧。

    新人在欢笑,旧人也没有哭闹。好久不见,他还真没认出来。斯晓慧竟然把头烫了,发丝像花卷一样垂在耳根,下身一条利落的牛仔,橘黄色运动鞋,冲他莞尔一笑。

    那一瞬间,当两个女孩同时出现在他眼前,谁比谁差,谁比谁好呢,他竟然也难以甄别。大概是他心魔未灭,总是得不到的在骚动而已。

    斯晓慧像从来没见过陆大伟一样,站起来打招呼

    “蘅芜,这就是你男朋友啊?叫陆大伟的那位?跟你在一起真的很般配呢。”

    “陆大伟,这是福福。福福姐,下一次约会,你也带上你男朋友好了。”

    “啊,其实见到你男朋友也等于见到我未婚夫了,他们是同行,长得都差不多,一样戴个眼镜,哈哈。”

    陆大伟听斯晓慧前半句,紧张的心脏都快出来了。这个阴魂不散的斯晓慧,今天又唱的哪一出戏?

    “福福上次请我在这儿吃牛排,这次我们回请她,今天你负责买单啊。”

    贺爽毫不客气地跟陆大伟交代一句,陆大伟不好说别的,只好冲斯晓慧笑笑,然后点点头。

    “是啊,”斯晓慧故意太高了音调,“这不,我未婚夫以前带我来吃过两次,我就喜欢上这里了。”

    陆大伟心里很是尴尬,但脸上还得装得更像一些。生怕演砸了,辜负了这次局中局之约,他尽量能不说话就不说话。

    “蘅芜,听说你们还在两个地方租房子,多浪费青春啊!要我说干脆,今天人家那么辛苦送你,干脆住一起得了。”

    “我刚才跟他说了,他也同意了,不过可不许占我便宜。”

    斯晓慧呵呵一笑,用她熟悉的小勺子又一次在咖啡杯里来回划着圈圈。其实咖啡温度刚刚好,她更应该解决点实际问题。忽然就停下手里的动作,对着贺爽感慨了一句

    “看着你俩感情这么好,今晚就睡到一起了,说实话,我心里一点儿也不舒坦。”

    这句话,把陆大伟折腾出一身冷汗,贺爽也有点儿摸不着头脑。

    “蘅芜,我的意思是羡慕你们。我一直都在骗你,其实,我未婚夫跟我分手好久了,他喜欢上了别的姑娘。”

    “是吗?太过分了,福福,你那么好,咱们不理他就是了,以后肯定能遇上更好的。”

    陆大伟低头吃着牛排,作为一个男士,他不参与这种话题,也属于一种知趣的行为。他最想做的大概是赶紧吃饱,出去透透气,哪怕在外面冻一个小时也好。

    “当然了,谁让咱们都是乐观主义的好姑娘呢!”斯晓慧咯咯笑起来,见陆大伟一直闷头吃牛排,女流氓地习惯又发作了,故意在桌子底下用脚蹭了他的小腿。陆大伟趁贺爽不注意,狠狠地瞪了斯晓慧一眼。

    斯晓慧反而扑哧一笑,又打开了她的话匣子。

    “蘅芜,你也了解我,我这样的人爱憎分明,谁惹了我,我一定会还回去。所以这些天,我一直在跟踪他那个小三,你猜怎么着,我竟然发现了一个天大的秘密。”

    “什么秘密呀,快点说来听听。”

    “他真是捡到宝贝了,他那个小三以前竟然没谈过恋爱,那种真正的守身如玉。他要知道了得多感动啊。不过我跟他好的时候,也是个姑娘,这倒也不是啥了不起的秘密。”

    “还有另外一个,你想听么?”斯晓慧眨着眼睛,顺便在桌子底下又轻轻踢了陆大伟一脚。

    “那你要是不介意我知道,可以说说看,只要你心里能好受些。”贺爽一脸真诚地望着斯晓慧,那一刻,斯晓慧真的有点不忍心,她比谁都想一直最想活在乌托邦里的。

    “就元旦前一天,那女孩竟然背着他跟别人开房去了!太他妈的搞笑了,她竟然从北京跑到了西安,就这么千里迢迢的,想睡男人,干嘛舍近求远呢!”

    贺爽的脸色刷地一下变了,斯晓慧咯咯笑起来

    “怎么,蘅芜,你不信?我这儿有聊天记录呢,那女孩还给我发我火车票根了。你就说我那未婚夫活不活该戴绿帽子?放着我这么好的姑娘不要,非得找一贱人调侃自己。”

    斯晓慧对面的一双璧人,在她的笑声中慢慢拉开了距离,彼此都不说话,凝滞的脸色溢出了他们内心的极度不适。

    陆大伟很想装个傻子,或者希望地板裂开一条缝钻进去,他眼前的这两个女人,无论谁他都不想多看一眼。

    他心底里涌起了滚滚的黑沙暴,真的,他想让着黑沙暴吞噬了自己,那样免得在这世界上活的像蝼蚁一样卑贱,被女人玩耍戏弄。

    其实,这几天,他也有一种不安的感觉。贺爽离京的第一天晚上十点,他本来是打电话过去嘱咐她早点休息,但是接电话的竟然是个男生。

    后来贺爽发信息告诉她在外面和高中同学聚会,下意识里他总觉得她似乎在隐瞒什么。毕竟如果是聚会,肯定会吵吵闹闹的,但电话那头非常安静。

    甚至,甚至,贺爽在回来的火车上,就委婉地说出了,想两个人赶紧住到一起,互相照顾。老实说,她这种转变和热情让他特别不真实,感觉人生就像踩在云彩上那般不真实。

    他曾经猜测过一些不好的事情,但又认为自己那样想太龌龊。但实际上他又凭什么信任贺爽呢,现在他终于死的明明白白了。从始至终,从来没认真对待过这份感情,甚至肆意亵渎。

    陆大伟用双臂抱着头,把自己埋进黑暗里,一句话也没有。上一次他这样陷入绝境,是得知他前女友已经变心的那一刻。

    最先崩溃的是贺爽,人生可真是黄梁一梦,朝令夕改。她腾地站起来,眼里含着屈辱的泪,转身拉上行李头也不回地离开了。女人若有了这种仇恨,翻脸就像翻书。江湖已是陌路,从此各奔前程,后会无期。

    看陆大伟还搁那儿低着头矫情,斯晓慧心里堵的难受,那么大一鸡肋在她跟前杵着,她膈应的很。

    “陆大伟,你不是爱她么,你现在可得谢谢我。你可以追上去,如今想怎么睡就怎么睡。不过,她可是来了大姨妈,沾你一身别怪我没提醒你。”

    说完,斯晓慧像一阵风,在陆大伟面前飘飘,直奔地下铁的方向,那里装着太多美好的回忆。每天都有一对对情侣相互取暖,她已经羡慕不起来了,很久很久以前,她和陆大伟也是这中间一对。她一回忆起来心里就挤满了玻璃碴子,但只有难受的时候,她才觉得自己不像行尸走肉。

    复仇的快感过后,她怅然若失。所有的所有都回不去了,那个曾经最美好的她,被吞噬的四分五裂。看似在得到,实际上失去的更多更多。

    她打开手机,把早已搜集好的资料发送到陆大伟的邮箱。有些事情,必须有始有终地留个纪念,以免时间一长,又无所谓起来。不过,但凡是男人,遇到这种羞辱,多是一朝被蛇咬,十年怕井绳。

    简而言之,就是贺爽脱成个泥鳅,陆大伟也不会再瞄一眼了,他没那么低级,他不是一个只懂跟雌性求欢的低级动物。

    她附上一句话发过去,你以为我还像个傻子一样爱你在乎你,我就是报仇而已,不要犯贱,老娘我已经睡够你了。

    斯晓慧的姿态,就像是匡扶正义的英雄,当天晚上,她睡得心满意足,一夜无梦。

    直到西餐厅快打烊,陆大伟才失魂落魄地离开,好不容易挪回了自己的出租屋。这次真的不是矫情。

    忙忙碌碌一整年,他现在终于作成一个大光棍了。贺爽,他是再也不想了,也不敢再自取其辱了。

    他虽然有点不甘心,若不是斯晓慧在旁边怂恿,设局套路他,或者今晚的局面从来不会发生。但转念他就开始嘲笑自己,把责任推给斯晓慧,似乎不那么公平。

    有些事情是注定好了的,早晚都会发生,如果那个果是苦的,还是早点结出来比较好。毕竟,万一哪天贺爽搞出个私生子来,他跳楼的心都有了。

    让他最受不了的是,这事让斯晓慧捅破了,他觉得窝囊极了,不过这就是当初脚踏两只船的致命报酬。

    混混沌沌睡去,他在心里骂着,爱情这种令人惊惧又恶心的鬼东西。等第二天到了单位,他一打开邮箱,就跳出了斯晓慧发来的邮件,打开压缩包,又是录音,又是文档。

    这些无聊又可笑的东西,他哪有力气重温,此刻,他就想狠狠地睡了斯晓慧开启他的复仇计划。不过他也不想删除这些东西,有些屎就得顶脑门上才能长记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