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摘书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婆家三十六丈厚 > 第二十章 鸿门宴上无情男
    陆大伟的生活,并没有斯晓慧的消失变得惬意轻快起来,又一次的加班晚归,推开出租屋乌黑的房间,他习惯性不开灯,一头扎在床上,不脱外衣草草躺下。斯晓慧那晚走了以后,再也没发一个信息纠缠他,这让他心里无比空落,像丢了小半个心脏一般。

    其实另外大半个心脏也没着落,在他跟贺爽交代斯晓慧已经搬走的事实之后,他认为自己够坦诚,是在向她表明他已经恢复单身,重新回到他身边的意思,可贺爽带给他的感觉,仿佛对这表态并不满意。

    等他真正解决了斯晓慧,贺爽的态度又轻慢起来,他嘲笑自己其实一点不懂女人,永远不晓得她们的葫芦里卖的什么药,不过换位思考,他也略懂,毕竟刚下了一个女孩子的床,另外一个女孩子多多少少心里还有些膈应吧。何况,在他心里,刚离开校园踏入社会的贺爽,在他眼里是羞涩的、单纯的。

    既然是重新开始,他愿意慢慢把她那颗受伤的心一点点粘合好。

    不过,斯晓慧离去的时间越长,就像石沉大海一样,他偶尔脑子里想过电一样,闪过一种念头,他有点替自己不甘,竟然在一个女人眼里的魅力这么快消散了。从肌肤相亲到相忘江湖,快得就像不是他要求分手,而是对方在扔一块馊了的抹布。

    深夜里睡得迷迷糊糊地时候,偶尔他拒绝不了一个习惯性动作,用手在床上摸来摸去,但是他身边既没有斯晓慧,又没有贺爽。

    尽管他想着夜色撩人,身心皆爽。但那一刻,他忽地又觉得自己太可笑,他们是有两年的关系了,但实际上真的熟悉么,如果不是因为现代交流工具的发酵作用,他们连普通朋友也算不上。

    他一点安全感没有,现在妄想速战速决,比如斯晓慧消失了,贺爽立马搬来跟他住一起,然后他接着把贺爽带到他妈跟前,先斩后奏。

    但这个房间里还都是斯晓慧的东西,另外一个女孩子来了,不见得会爽吧。气人的是,他已经发了好几遍信息,让斯晓慧来取她的东西,但一个回信都没有。

    另外,他妈母亲催了不止两年了,甚至要从老家带个媳妇给他。最可怕的是,他妈已经认定了斯晓慧这个未来儿媳妇,他们分手的事她还蒙在鼓里。

    对,一个可怜的四面楚歌的男人,每次回到出租屋里,他都希望在这沉沉的夜里睡去,永远不醒来。

    不过,话说回来,控制不住自己的欲望,又想不腹背受敌,是极为天真可笑的。

    女人的第六感永远是男人贪欲的拦路虎,无关年老或年少。陆母还是察觉到了一些不对头。虽然是个年近六旬不识字的农村老太太,但叱咤江湖多年,她见过太多负心男儿薄幸郎的把戏,她早就听说未来儿媳妇斯晓慧身体康复回来了,但始终不见他们小两口周末过来吃饭。

    在之前,斯晓慧每周末总跟着陆大伟到未来公婆那儿吃顿便饭,陆母很重视这份仪式感,毕竟她是将来打算靠着小儿子和小儿媳妇养老的。当然,她还想继续观察斯晓慧,是不是和她想象中的听话乖巧。

    好长时间不来,问起儿子陆大伟,总是推脱一句她周六日都加班。这话鬼才信,陆母猜测两个年轻人一定是出问题了。

    周五陆大伟下班的时候,陆老太就揪住了儿子

    “她加班,你明天过来看你老妈一趟不行,娶了媳妇吃力爬外就忘了你妈了是吧?!”

    “好,我知道了。”陆大伟无可奈何地挂了母亲大人的电话,这么躲总不是办法,迟早都要招供。

    从小他就尝尽了妈妈不在身边的苦,所以现在长大了特别珍惜他妈,最害怕的就是她生自己的气。陆家老太太最不喜欢的就是花里胡哨的女孩子,觉得模样太俊俏了,早晚让他儿子堕落成花喜鹊,抛弃她这个糟糠老母不让她进门。尽管陆大伟多次想把他前女友带回家给母亲看看,但每次一说,眼里融不进沙子的陆老太总咬牙切齿一句

    “你把她带回来,我就跟你断绝母子关系,你将来买房,别想我出一分钱。”

    虽然陆大伟和他漂亮的前女友分手,不是因为陆老太太的反对导致的,但他想跟谁结婚,也不是随随便便的,过不了他妈那一关,是很难修成正果的。

    在听陆大伟说母亲对未来儿媳妇的要求时,其实,在斯晓慧眼里,这个老太太做的太过分了,只是把陆大伟当儿子,而从来不是把他当男人去看,哪有雄性动物会喜欢清汤寡水、索然无味的雌性,这会生生剥夺了它们开屏的机会。

    对于男人们来说,不能开屏的人生多没意思啊。

    所以,斯晓慧被陆大伟的母亲看上,她细细想来,未免不是一种侮辱,或许老太太只是认为她长得足够安全,方便她这个做婆婆的好驾驭。

    但这种侮辱,反而又给了她一层先入为主的保障。

    当陆大伟的出租屋变得乌七八糟,小茶几上横七竖八摆了快餐盒和矿泉水瓶,甚至上面飞了些小虫子,斯晓慧在同一个周五的夜,接起来前未来婆婆的电话

    “闺女,阿姨好久没见你了,真是对不起你啊。阿姨这儿住的条件太差,让你爸妈多费心照顾你了,本来这应该是我的事。年轻人血气方刚,你也别怪大伟,行吗?”

    “没事,阿姨,我都好了,多谢您关心。”

    “闺女,你这好长时间不来阿姨这里吃饭,我这心里很没底,你们是不是闹别扭了,是不是因为我没去瞧你,你生气了?”

    “没有,阿姨,我们还很好,你放心吧。”

    “那好,明天咱们不去加班了,请假,到阿姨这里来吃饭,我一个老太太也跑不了太远的路,阿姨有话跟你们说。”

    “好吧,我明天中午跟大伟过去。”

    放下电话,斯晓慧鼻孔里飘出一丝鄙夷之气,陆大伟到现在还没有跟他妈招供?想吃天鹅肉无奈自己还是个头重脚轻的芦苇杆子。

    不用说,这是她亲妈给他摆了一出鸿门宴。不妨走一趟,明天让前未婚夫家里蓬荜生辉。斯晓慧觉得现在自己有点变态,不过她向来不是什么深明大义之人,有仇必报才是她喜欢的,想到第二天中午,或许能见到陆大伟脸气成猪肝的样子,她就拍心称快。

    生活那么美好,又何必自寻短见,人生也只是刚刚开始而已。

    人哪,幸福的时候,庆幸自己不是石头缝里蹦出来的,因为有父有母更有保障,当失意的时候,他很难过自己不是个石猴,因为恋爱结婚这种大事,还得让亲妈长眼。陆大伟在走向亲妈那里的路上,终于又意识到,自己的母亲才是最大的麻烦。本来这个周六他想和贺爽见面,但老母亲一通臭骂,他还是乖乖把约会往后推一天。

    离母亲租住的简陋自盖房越近,他压力越来越大。那一排排低矮的民居,里面住的都是像母亲一样,最辛苦最底层的北漂,他们的生活粗糙挣扎,没有任何内涵可言。一想到他自个的妈妈,为了几个孩子,拉了半辈子的磨,陆大伟又开始觉得自己不应该在婚姻大事上再忤逆母亲的圣意。

    推门进去,他才知道他最爱的老母亲,竟然耍弄了他,或者说他自个的妈和外面的女人联合在一起对付他。

    他感到一股怒气从心底冲上来,但是只敢怒不敢言,甚至脸上也不敢表现出来。

    屋里,斯晓慧正笑意盈盈地跟他妈在聊天,一见他进来,斯晓慧一脸春风拂面地为他下台阶

    “中午正加班呢,阿姨给我打电话,非得让我来吃饭,我这只好来了。”

    陆大伟客气地给斯晓慧一个很勉强的笑,好长时间不见,一向清汤寡水的斯晓慧竟然认真打扮了一次,竟然还给眼睫毛化了妆,她的一双眼睛本来就大,这会看上去更加清澈。脸上的粉底也都把那些小雀斑,还有青春期留下的痘痕遮住了。

    看上去,她仿佛这段日子过得很好,完全度过了失恋后的活不下去,看到她还能神采奕奕地坐在这里,陆大伟很是安心,毕竟要死要活地在他妈这儿哭的话,说不定此时此刻他妈已经押着他俩去领了结婚证。

    陆大伟的妈妈租的房子不大,如同弹丸之地。斯晓慧随意坐在了床上,那他只好靠在餐桌上的小板凳上,拿起手机打发时间,只有陆老太笑嘻嘻地在房间里忙来忙去,只要见到这俩人,她一颗悬着的心就落了地。

    “妈寻思着,那一天你们赶快把事办了,这心里的石头就落了地,这几天,我心里一直打扑腾,只要你们来了就好。”

    “阿姨,我和大伟也想呢,到时候买了房子,把您和叔叔接到一起,您老这么大年纪了,也该享享福了,老这么租房子,也太辛苦了。”

    这一句话可不是蜻蜓点水,直接扎进了陆大伟妈妈的心窝子,她笑得合不拢嘴,也不怕血糖高上去,午饭竟然吃了大半碗米饭,其实按医生的要求,她每天应该少食多餐,尤其淀粉类的主食不能多摄入。

    陆大伟在一旁黑着脸,忍不住来了一句你也少吃点,不然血糖高上去了又吆喝着头疼了。

    这顿饭吃的陆大伟几乎要噎死在半道上,吃完午饭没多会,斯晓慧跟陆大伟他妈告别,说是还要回去加班,陆老太太也知趣,看来真的是一直在加班啊。看儿子蹲在屁股上也不动弹,就喊了一句,你也回去吧,顺道送送晓慧。

    盯着他们离去的背影,陆老太心生感慨,遇到斯晓慧这样的好孩子,真的是她活了大半辈子修来的福气。

    但是走出亲妈的视线外,陆大伟彻底收起了自己装出来的怜香惜玉,他直接质问斯晓慧

    “你今天来纠缠我妈说那句话有什么意思,你以后不要来打扰她,该说的时候我自然会跟她坦白。”

    “我贱呗,你香呗!今天捯饬的还挺花样美男,我肚子里的馋虫又犯了。”

    斯晓慧忽然冲到陆大伟前面,转过身来,勾住陆大伟的脖子,踮起脚去亲他的脸。

    “你放开,你放开,这到处都是人,也不嫌害臊。”陆大伟嫌弃地把脸扭到一边。

    “怎么,要为贺爽守身如玉?感情是睡上了?说说她厉不厉害呢?”

    斯晓慧把手拿开,嘻嘻哈哈地跟陆大伟隔开一米的距离。陆大伟并不想跟她讨论这种低级趣味的话题。

    “有病吧你,斯晓慧,你到底什么时候去拿你的东西。”

    “就今天喽,反正我也不加班,你要是没约会的话,我不如跟你走一趟了,反正我租的房子也离你这儿不远,劳烦我打包后帮我送上去好么?”

    陆大伟不回答,但脸上的沉默已经给了她答案。

    “俗话说一日夫妻百日恩,我要是累得以后要是没法生孩子了,你说我将来的老公,不管弄死我还是弄死你,这都不太好吧?”

    两个人说着,一前一后上了公交车,仿佛谁也不认识谁的样子,外人完全看不出他们有所瓜葛。周六的晌午,车上猫着几个乘客,陆大伟坐的离斯晓慧远远的,谁知斯晓慧追过来,坐他旁边,他又换了一个单人的座位,斯晓慧又坐在他后排。

    一下车,陆大伟凶她一句

    “你这么做有意思么,咱俩已经不可能了。待会你不要进我那屋,我把你的东西装好了给你拎出来。”

    “好好好,陆大伟,我保证不对你动手动脚。”

    “你这窝里什么味呀,你可是懒成一坨屎了,将来跟人家怎么过呢,我的东西都让你弄臭了。”一开门进去,屋子里灰蒙蒙地铺了一层灰,斯晓慧一阵子埋怨。

    不过,她转念一想,人家灰尘还嫌她吵闹呢。看着满屋狼藉,陆大伟过得这没娘的日子,她忽然嘲笑自己一下,这是她喜欢的那个阳光干净的大男孩么,底子里竟然是个马蜂窝。

    她现在再追问自己,她到底还在留恋他什么,其实并不是留恋他,只是适应不了失去他的生活,还沉溺在上一种习惯里。

    “走吧,我收拾好了。”

    果然,斯晓慧没再动手动脚,还要谢谢陆大伟的邋遢,在这样的环境下,斯晓慧实在没心情对他犯罪。

    陆大伟也不是又臭又硬的石头,只要斯晓慧遵从君子协议,他其实还可以和她保持普通的朋友关系,又何必仇人见面分外眼红呢。

    斯晓慧刚租下的房子离陆大伟也不过几站地而已,随她上楼去,陆大伟本想把行李放到她门口转身就走。

    但斯晓慧又叫住了他嘿!嘿!别着急啊,我昨天新买了一个衣架,就是装不上,你能不能搭把手?

    陆大伟一脸狐疑,脸上露出井水不犯河水的拒绝。

    斯晓慧白了他一眼,来了一句你话说的已经那么难听了,我还能继续不要脸么?!

    陆大伟不好再推辞,他跟着斯晓慧往里走。

    看来,斯晓慧为自己置办了一处暖居,三室一厅的房子没有隔断间,斯晓慧居然还选了主卧有落地窗独立卫生间的那一间。

    看不出来,斯晓慧挺讲究居住品质的。以前或者是为了节省他的开支,专门选了把钱花在刀刃上的那种隔断间,其实,她要是想住宽敞一点的房子,他还是乐意掏腰包的。毕竟那时候,他愿意为她做任何事情。

    房间里布置的很可爱,床头摆了几个毛绒娃娃,刚换洗的床单上,还飘着皂液的香味,午后的阳光射进房间,空气都是暖暖的香甜。

    陆大伟看得有点陶醉,也有点浑身不舒服,他开始心猿意马,想着贺爽那里会不会也是这样惬意舒服,这种氛围把他浑身的疲惫赶走了,甚至愿意在这里多停留一会。眼前的一切是他想要的,但一旦意识到人错了,便瞬间又索然无味。

    “你的衣架呢?”

    “就在门后呢,你看着给我装一下呗!”

    这点简单的事情难不倒一个理科学霸,陆大伟三下两下装好了,装好以后,他甚至怀疑斯晓慧是不是故意引他来这里畅游一番。

    再抬起头的时候,斯晓慧正在换睡衣,陆大伟别过脸去,说了一句

    “我走了,你以后照顾好自己吧。”

    说完,他的手伸向了门把手,心里盘算着,这应该是他和斯晓慧江湖最后一次见面了,以后但愿他们之间再无任何瓜葛。

    他的动作还是慢了一点,睡衣换到一半的斯晓慧忽然冲过来,一下子在后面抱住了他的腰。他的手竟然失去了控制能力,竟然不由自主地把半开的门又关上了。

    他慢慢转过身来,斯晓慧还是抱着他的腰不放,把头埋在他的胸前,她又想干什么,玩壁咚这一套?

    “松开,松开,咱们已经结束了,你难道还不清楚么,我不想打击你。”

    “不,你不能就这么走了,以后我再也见不到你了。我已经把你让给了贺爽,但是我心里还有气,你还得答应我一件事我才能让你走。”

    斯晓慧像个无赖一样,紧紧把陆大伟贴在门后,她恨不得那是一个十字架,把他钉在那儿几万年。

    “说吧,你究竟想要什么?”

    “我这个季度的房租是借的,要小四千的,你能不能把这笔钱先打给我,让我周转一下。”

    “你家里又不是没钱,借我的干什么?”陆大伟觉得斯晓慧怎么越来越无耻了呢,已经分手了,他怎么可能再和斯晓慧有金钱上的瓜葛,原来分了手之后,真的没办法再做朋友,只能是陌路人而已。

    “我不会赖账的,我今天就可以还你。”斯晓慧抬起头,嘴角露出一丝狡黠的微笑,这是她走向复仇的第一步。她仿佛已经看到陆大伟和贺爽从云彩上跌下来,重重地在地上摔了粉碎。

    “你等我一下,我取个东西给你看。”

    看着斯晓慧笑嘻嘻地奔向床边的抽屉,不知道她葫芦里到底卖的什么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