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摘书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婆家三十六丈厚 > 第十五章 丈母娘要加菜
    俗话说,猫有九条命,人是高级动物,又何必在一棵歪脖子树上至死方休,换一种活法方得柳暗花明。

    斯晓慧上午要面试的是一家留学公司,当这家年轻的留学公司映入她的眼帘,那一眼,她瞬间感觉到自己三十三岁的人生,这几年在出版社过得是老态龙钟、耄耋之年的日子。

    穿过留学公司的办公区,她眼前看到的都是新鲜的90后,朝气蓬勃的血液让她有了返老还童的愉悦。

    再回想一下,过去每天拎着暖水瓶,到水房打开水,然后迎头碰上的都是四五十的大妈同事,当然路过其他部门的办公区,还有老编辑拿着放大镜在审稿,这是一种严肃的敬业精神,她为之深深佩服。她曾经畅想过如果到这把年纪,还能像他们一样日复一日地坚守着文字精神。但如今看来这只是她南柯梦一场。话又说回来,勇敢地告别过去,迎接新挑战,何尝不是人生的高姿态呢。失之东隅收之桑榆的可能性永远是有的。

    这么说还要感谢r张给她重获新生的机会了?对不起,斯晓慧内心觉得他不配,我们应该感谢磨难吗?难道不更应该感谢自己在人生的滑铁卢不堕落、不自暴自弃的内在品质么?

    面试进行的很愉快,留学公司内容部的主编是一位六七岁小男孩的妈妈,跟斯晓慧一聊就是一个多小时,也许同样身为职场妈妈,这让她们有些同病相怜的感觉,除了这些,更多是在文字艺术上的深层次探讨。无论如何,面试官不会只因为同情你是个带孩子的妈妈,大热天马不停蹄地辛苦来面试,就决定录用你,反而因为你的后院顾忌,对你多了一重考验。

    虽然斯晓慧这几年做的是文字校对工作,在出版社网络部,看的都是那些前言不搭后语、潦里潦草的十八流网络小说作家投稿。但这几年的文字浸淫,再加上她来到这世界上对文学的天然敏感,所以虽然做了几千个日夜的沉默羔羊,在面对欣赏自己的伯乐时,依然能够滔滔不绝。

    当然她并没有提及自己在出版社,只是老老实实地做了几年校对工作,不得不说,进出版社几年,其实是她严重退步的日子。

    但滑稽的是,出版社的工作经历让主编姐姐高看了她几眼。毕竟,能被哪家出版社认可,也非等闲之辈。斯晓慧毫不掩饰自己是托关系进去的,但呆了几年,讨厌了那种养老的日子,所以像鸡肋一样弃之了。她讨厌在求职时这样虚与委蛇,但又不得不为了生存选择这种说辞。毕竟除了真才实学之外,应试语文的套路也是要深谙的。

    面试结束后,斯晓慧的脸上重新浮现了自信,给她的直觉是这家留学公司的主编姐姐是要定她了。这是一家年轻的创业型公司,如今正在大面积撒网招聘优秀人才,所以像斯晓慧这样,在编辑界厮杀八九年的,也是很难遇到。让斯晓慧得意地是,对面的主编姐姐还给了她带新人的任务,她也毫不犹豫地答应了。

    从留学公司出来,斯晓慧第一时间拨通了大哥斯建强的电话,一直以来,哥哥都是她的主心骨,尽管哥哥早已成家立业,但从来没忘记过把他的几个妹妹放在心上。岁月斗转星移,在所有的妹妹眼里,斯建强不仅是国家的栋梁之才,更是斯家人继往开来的精神领袖。

    “哥,怎么样,救援任务快结束了吗?发生化的照片给我看看呗。”

    生化是一只小狗的名字,也是斯建强和他的战友们在救援核心区带回来的最后的生命力量。当这条新闻在各大网站发布出来,斯晓慧看到了一些很让她难过的留言,一些网友嗤之以鼻,救出来一条狗也值得大肆喧哗?

    那也是一条鲜活的小生命啊,就是因为把别人生命看得比山高比海深,这些子弟兵们才不计个人安危向前冲。当人民战士在前方负重前行,而后方的人却不知感恩,这是多么地心寒那!

    虽然斯建强并没有说,但斯晓慧总下意识地觉得,在赶赴天津港之前,他们大概都提前写下了遗书。斯晓慧想起了嫂子徐薇,在这个世界上,不知道有多少伟大的军嫂,他们的爱人在前方为了更多人的生命和财产安全所向披靡,她们默默地在后方为丈夫撑起一个温暖的港湾。

    “嗯,现在还没有结束,善后作业比较多,救援估计还要持续一段时间。”

    “哥,告诉你,我十有九成找到新的编辑工作了。”斯晓慧嘻嘻哈哈的报喜,并没有把她跟陆大伟离婚的事告诉亲哥。因为她不想哥哥上前线的时候,还为了她这点鸡毛蒜皮的事分心。

    “那好,让咱妈接着帮你看逗逗,你安心工作,好好干。”

    “好的,哥哥,你不忙的时候也闭上眼睛休息一会,别忘了多喝水,注意安全,也照顾好你那些小战士啊。”

    兄妹俩结束电话,斯建强是个心细的大哥,一会就把小生化的照片发到了妹妹微信上。几个战士的脚下,小生化正在酣梦中。自从生化被救回来,就跟它的恩人们形影不离。

    斯晓慧眼前出现了四面狼藉的画面,一群穿着厚厚的防护服的战士们进入危险地带搜索生命迹象,哪怕是脚下看到一颗草、一朵花,对他们来说也是慰藉,因为这份慰藉他们坚定了不抛弃不放弃的信念。

    她又重新燃起了对生活熊熊的希望,不论遇到什么狂风骤雨,也要用力去爱就对了。

    迈着轻快的脚步进了家门,客厅里的逗逗像一只欢快的小鸟儿扑进妈妈的怀抱,想到过几天又要重返职场,斯晓慧又有点舍不得。做妈就这样,孩子粘着自己的时候各种嫌弃,一旦孩子离开自己的视线,又各种牵肠挂肚的思念。大概最理想的状态就是把孩子绑在身上,她既不哭,也不闹,顺便还为亲妈唱个小曲解解闷,但那总是不现实的。

    斯母见老四满面春风回来,面带期待又略带忐忑地问了一句

    “有戏么?”

    “那还用说,我的老本行能不行么。”

    听女儿这么一说,七上八下的斯母终于吃了一颗定心丸,只要工作的事有谱了,这日子也黄不了。明知道亲闺女一提到陆大伟就跳脚,她还是忍不住又接着问了一句

    “陆大伟昨天走了以后,和你联系没有?”

    “当然……联系了。”斯晓慧故意停顿好长时间,气的斯母内心的小宇宙又爆发了。

    “没半点正经的,他有没有说什么时候回来?”斯母对老四心不在焉的态度一脸诟病,孩子都越来越大了,怎么这不争气的闺女对待婚姻的问题越来越玩世不恭。

    “回来?!你想的美,人家一门心思要和我离婚,正想着娶下一房媳妇呢。”在进娘家门之前,其实,斯晓慧已经收到了来自陆大伟的一份离婚协议。

    她打开之后,像扫雷一样速战速决,做了几年的校对工作,一份离婚协议用不着她惜字如金、像拜读世界名著一样那样毕恭毕敬。

    扫完以后,她心里好一阵子嘲笑,这陆大伟好歹是985毕业的高材生,怎么离起婚来那么鸡贼,那她这个社会的二流人才是时候好好指导这名牌大学的毕业生,如何提高一下自己的修养了。

    陆大伟拟定的离婚协议主要有四点

    一、房子不卖,他要赡养父母,所以决定给予斯晓慧母女40万的补偿款;二、除了房子之外,两口子名下并无其他共同财产;三、女儿的监护权归斯晓慧,他会每月按法律要求给予抚养费;四、男方每月至少拥有两次与女儿独立相处的时间,拒绝与女方一同带孩子出游。

    斯晓慧啧啧一声,特别是这第四条,是在提防斯晓慧随时反扑,破坏他的新生活呢!男人要是身正还害怕影子斜么?

    这些都是花拳绣腿,在离婚这件大事上,斯晓慧可不崇尚自己做,不过,陆家的军师这次貌似进步了,前几年吆喝着只给20万把她扫地出门,至少这次明白到斯晓慧也不是二傻子了。

    在步入家门之前,她早就坐在小区的石凳上,跟陆大伟来了一次唇枪舌战。陆大伟一开始拒绝接听电话,在微信上回复一切沟通仅限于微信。

    禁不住斯晓慧狂轰乱炸,他只好在单位楼道里接起了电话,电话一接通,就传来了斯晓慧半疼不痒的挖苦

    “陆大伟,你先告诉我一声,你到底有没有诚心诚意离婚?不卖房子给我40万,名下还没有共同财产,你这是诓骗三岁小孩呢,还是把我们斯家人都当二傻子?”

    陆大伟虽然心虚,但也狡辩了一句

    “你不同意,咱们就法院见。”

    “也好,我先找法院冻结你的私人存款,不对,那叫夫妻共同财产,凡是近期有大额出入弄虚作假,都是犯罪行为。”

    “别上那些废话,不行你写离婚协议,我签字行了吧。”陆大伟不耐烦地挂了电话。

    斯晓慧的屏幕黑了,她对着手机骂了一句

    “臭不要脸的,看我这次不弄死你,我就不叫斯晓慧。”

    现在离他们买房已经过去了五年,如今他们那套八十来平的两室一厅总价已经飙升到接近三百万,除去要还的房贷,如果卖掉的话,到手少说也要二百万。陆大伟写了四十万是什么意思,这是打发要饭的呢。

    再说了这几年,在外面租房、一家三口的生活费都是靠斯晓慧的工资和年终奖支撑,陆大伟虽然有六千的房贷,但大部分的费用公积金就能承担了,所以工资收入基本上都能存起来。没有其他共同财产之类的云云,看来他真把自己老婆当智障了,因为离婚成本越来越高,便要恬不知耻地耍流氓么。

    “老娘啊,过来欣赏一下陆大伟的离婚协议,看来不想离婚的是他。既然他没诚意,我就要抓住机会,好好捏捏他们一家子,打了我五拳不是么,早晚有一天我让他哭着回来给我道歉。”

    斯母带上老花镜,拿起闺女的手机,一字一行的念着,前言不搭后语,还夹杂着错别字,斯晓慧听着快烦死了,拿过手机给母亲大人念起来。

    斯母听完以后,沉默很久,然后问了闺女一句你倒底什么意思,现在他铁了心要离,你究竟什么意思?

    斯晓慧回了一句他未必是铁了心要离,要是他能答应我开出的条件,想离婚也不难。

    “那你的意思是你们压根都不想离婚,那一开始闹什么乱子,家家不就那点破事么,他不干活你就多干一点就是了。”

    “你说凭什么每次都是我让步,现在每次我回娘家都是白吃白喝,万一以后你们,有什么大病,我一分钱都凑不出来。到那时候不是我多干活能解决的事儿。”

    斯母一听,虽然闺女平时没心没肺,回到家里也一惊一乍的,但这句话非常有道理,自从老四结婚,都是她暗中接济,特别是闺女过起租房的日子以来,手头更紧张了。

    虽然她平时没有一句感谢父母的话,但闺女这次表态看得出来,她一直都念着父母的恩情呢。

    想到这里,斯母开始给女儿表决心“这两天你把他弄回来,就说离婚这事你爸有话对他说。晚上让他来这边吃饭,妈再去批发市场买兔子肉。”

    兔子肉与其说是美味佳肴,不如说是斯母给女婿陆大伟上的一道“私刑”。

    斯晓慧一听又哈哈大笑起来“妈哎,你说你也真够逗的,到现在还信兔子肉呢,你说说,到现在他白吃了你多少顿兔子肉,你收回半毛钱的成本没有。”

    斯母看女儿一脸不认可的样子,又瞪了她一眼谁说没用,不吃兔子肉,他能和你安安稳稳到现在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