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摘书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婆家三十六丈厚 > 第十四章 赔款不割地
    不出斯晓慧所料,陆大伟的爹妈,又开始了新一轮的故技重施。

    前一夜,陆大伟饥肠辘辘回到家里,推门进去,陆家二老正蜷缩在沙发上欣赏国际新闻。

    三伏天的热度还没下去,虽然客厅里的空调温度开得够低,但依然赶不走一个一百八十斤的胖女人浑身的烦躁,躺在沙发上的陆母只穿一条大裤衩,两个像水袋一样的挂在胸前。

    见儿子陆大伟推门进来,她并没打算穿一件上衣体面一下。就算是以前和儿媳妇住在一个屋檐下,三伏天她也这样的作风,自己的儿子用不着见外的。

    陆父则是一个干巴的老头,在街上外人看起来他像一个温顺的小羊羔,实际上凶悍的很。因为屋里太冷,他裹了一条烂被子在沙发的另一头边听电视边闭目养神。他们面前的茶几乱七八糟地摆着很多东西,吃的喝的杂放着,跟几块泛着老油儿味道的抹布混在一起。

    自从儿子儿媳妇搬出去以后,压根过日子不讲究陆母更不忌讳了。她的理由是上了年纪腿脚不好,所以家里的垃圾桶,都是用大号的油漆桶,桶里满了再一鼓作气把垃圾倒外面去。油漆桶也从来不套垃圾袋,时间一长,每个房间的垃圾桶看起来都像深渊一样。因为它们的功能都差不多,那就是方便痰多、鼻涕多的陆家老头走哪儿,吐到哪儿。

    和斯晓慧出去租房三年,这个家已经让他的一对老父母造的不成样子了,所有的墙壁都黑不隆冬的。特别是墙上的开关,一层又一层厚厚的油垢。

    陆大伟皱着眉头往客厅里走,家里没一个下脚的地。陆母从沙发上坐起来,给儿子腾了一个空。见陆大伟一脸沉默,眉头紧缩,陆母心里琢磨着他们两口子又闹架了。

    陆大伟开口了你们做好打算,过着日子可能要搬出去。

    陆家一门心照不宣,老两口不问原委也清楚发生了什么。陆家老头儿一听房子没法住了一股脑从沙发上坐起来

    “怎么?房子要卖了,然后让她们家讹钱?不能卖,赔给她二十万就便宜她了。”

    儿媳妇坐月子他闹事的时候就这么嚷嚷了,这都三年过去了,还赔二十万拉倒。

    天天看国际新闻的人,心都熏陶瞎了。

    陆母唉声叹气,脱口而出

    “你妈妈这辈子什么苦没挨过,就希望你能过的好一些。看你身边也没个知冷知热的,妈妈的心就疼。我老早就劝你,外面的女孩子都野着呢,在老家农村领一个过来,又听话又能生养,说不定现在都两个儿子了。”

    但是一说出这话来,她就觉得立马打脸了,陆母瞬间被心里的一根大刺扎醒了,她一下子想起那跟她断绝关系的大儿子一家。那大儿媳妇还不是她在老家领回来的。看大儿媳妇的第一眼,她就觉得对方老实巴交的,将来嫁过来肯定能攥在手心里,结果没几年,人家翅膀硬了就走人了。

    其实,小儿媳妇第一次见面,她也相中了,朴实体贴,虽然模样不说多么好看精致,但长成狐狸精那样的早晚会勾了她儿子的心。自从被大儿子一家拉黑,陆母把小儿子的婚姻大事盯得死死的,这是她下半辈子的唯一依靠了,不能出一点差错。

    陆母骂了一句你妈这辈子走南闯北,没寻思到老瞎了眼。陆大伟回了一句就你那脾气,也别怪人家,什么人你能处到一起好好过日子。

    陆大伟虽然孝顺,但实际上他比谁都清楚,无论他娶谁回家,都会走到今天这一步。如果让他摸着良心说一句话,从男人的角度去看,如果娶到他亲妈这样的女人,简直是一辈子的噩梦。

    不过两年时间,能亲手把自己一见钟情的儿媳妇逼出自己的婚房,在人家坐月子的时候干出那种缺德事,到头来还不是折磨她自己的亲儿子。

    可是陆母不这么想,她从来都觉得自己培养出的名牌大学的儿子卓越无比,而她则是背后那个功勋赫赫的最伟大的母亲。

    那个爱上她儿子的女人,不仅要全面呵护她的丈夫。她这个当妈的,也可以理直气壮地对儿媳妇说一句要是这世界上没有陆大伟,你这辈子就找不到要嫁的人了。你爱上的这个陆大伟,是我一手打造出来的。所以你应该一辈子对我感恩戴德,俯首帖耳。

    自打儿媳妇斯晓慧搬出去租房,他们闹了一番,那意思是儿媳妇太猖狂,根本就看不起他们。

    甚至陆母拿跳河要挟,但他们的儿子陆大伟后来还是决定了不离婚,跟着自己老婆孩子跑了。

    陆母心里从此便多了数不胜数的危机感,她担心哪一天连孝顺的小儿子也不登门了。如今儿子回来宣布离婚,她虽然没表现的喜大普奔,也有些如释重负的轻松。

    “咱们攒下这个房也不容易,房子不能卖。有你妈在呢,她想要多少赔偿,咱们给她。妈手头里还有些钱,不会让你为难。她生的那个丫头片子,咱们也不稀罕,让她带走,省的影响你将来再娶。”

    提到钱的时候,陆母腰杆子瞬间挺了起来,虽然她年轻时找了个没出息的丈夫,但日子架不住她自己能吃苦。

    走南创北到处找钱,在儿子陆大伟来北京工作之前,她已经在北京城打拼了十多年,白道黑道的生意都搞。虽然陆大伟前几年买房,她最后勉强借给儿子十来万,但实际上,就算出了那笔钱,她依旧是个财大气粗的百万金主,到了晚年,也轻松掌握了陆家的大权。陆老头瘦的像个小鸡仔,再也没力气家暴一百八十斤的老婆,慢慢活成了老伴裙带下的哈巴狗。

    陆母轻轻松松一句话,倒扎的陆大伟一肚子的血。陆母既然惜儿如命,却也是个糊涂人,没想过她的儿子偏偏继承了她的唯一优点,陆大伟内心深处可不想当个混蛋爹。

    人生可真是一笔糊涂账,既讨厌父母控制自己的贪婪面目,又难以和他们划清界限。既厌弃和伴侣在一起的苟且日子,想要破罐子破摔时,却发现自己还想做个好父亲。

    爱恨交织在一起,在陆大伟的心里狼奔豕突,他也不知道自己该摆脱什么,应该珍惜什么。但实际上想摆脱的,他可能一生一世都做不到。

    夜里想了千条路,不是所有的人都会选择明朝依旧卖豆腐。

    他最终的决定是——离婚,照着他爹妈的旨意,走赔款不割地的路子。眼下到了夺利的时候,他必须好好为自己谋划一下。想到女儿,他也释怀了,谁说离了婚不能当个好父亲呢,他只要在离婚协议里写明,每月要求单独见女儿的次数就可以了。

    只是陆大伟没想到的是,在他和爹妈算计的时候,斯晓慧在亲妈的点拨下,也在走向九命猫妖的复仇之路。

    一日夫妻百日恩?中年夫妻撕逼起来,不存在的。有道是床头打架床尾合,但耐不住的是床尾合了是床头打架接踵而至,那两片肉的咬合便再也不起效力了。

    从娘家出来,斯晓慧迈着轻快的脚步回自己的一号楼,她要回屋好好捯饬一下,迎接上午十点钟的面试。下意识地翻了一下手机,陆大伟的微信头像还在保持沉默,不着急,爆发迟早回来。

    她猜想陆大伟应该在电脑面前码离婚协议,至于他写的离婚协议,大概上帝看了都要发笑。有他那一对愚蠢又天真的父母做军师,真是,上帝委屈了他的天使孩子。

    回到租住的房子,斯晓慧的心情就跟这老房子一样黯淡起来。屋子里冷冷清清的,一个人的形影相吊又瞬间让她感到孤独不胜寒。

    选择离婚只能更难,她要带着女儿,融化两份孤独。说好了给她幸福的童年,怎么全都是骗局呢?

    她摸了摸挨打的那半张脸,昨天赶走她妈以后,她又在卫生间里用凉水敷了半天,今天早上已经基本消肿了,一会再敷上气垫,堪称完美。

    失业以后,月光族的她无力再支付房租,所以这几个月的房租全都是陆大伟在掏腰包。斯晓慧开始耻笑自己的圣母心了,怎么,她竟然同情起了陆大伟每月交六千多房贷外加一千五房租?

    女人的不幸和男人有关系么?完全是咎由自取。这其实难道不是那个男人应该做的么?

    女人在清算男人之前实在该清算自己啊,不然这个坎过去了,还会栽倒在下一个坑里。

    斯晓慧脑子里一下子闪过这三年以来,自己贡献出来的那些感人事迹

    坐月子的时候公婆虐待她,陆大伟拿自己父母没办法,又不敢请父母搬出去,是她主动从押了全部身家的自己名下的唯一物业搬出去,先是自掏腰包住酒店熬过月子,又自掏腰包三年如一日租房子,并且负担一家三口的生活费。

    她一直在体谅对方的苦,对公婆的咄咄逼人退居三舍。这其实是一种对自己毫无底线的压榨啊。在对面的那个男人看来,不过是一个女人想拼了命的委曲求全,不想离开他而已。

    她宠这个男人太久了,以至于才落到自己无路可走的地步。同样是下班,她这个当妈的就得第一时间往家赶,而男人呢,全世界都理解他为什么在车里多呆十分钟的苦。

    话说回来,为什么你苦呢,还不是浑身的矫情在发烧。你自觉苦时,也不防换位思考一下,家里还有一个妻子不比你少负重前行一分一毫。

    说白了,人类的痛苦都是跟自私和无能有关系。

    对着梳妆镜,斯晓慧又认真地展开了自我批评,然后神经质地冒出一句斯式哲言来

    性生活,不可靠。

    她想起张爱玲有一句话,到女人心里的路通过。

    不争气的她,就是妥妥的主义者,当床头打架后,再一次对陆大伟燃起熊熊渴望,都是因为摩擦生热,于是乎便一切既往不咎。

    斯晓慧对着镜子骂了一句去你的圣母心,没出息!收拾利落,她带上简历出门了。走出家门,楼上遛狗的阿姨跟她打招呼,丝毫看不出她正在闹离婚。

    “怎么还没去上班呀?闺女你妈给看着呢?”

    “是呀!阿姨,前段时间辞职了,休整一下,这不去面试呢,出版社的工作是稳定,但现在养孩子太烧钱了,这不马上就要幼儿园了。”

    “孩子去公立还是私立?”

    “公立我们家可轮不上,没有北京户口,就家门口找个好一点的私立,我妈接送也方便。”

    除了婚姻这团乱麻,一件件大事在后面跟着呢,三十多岁的斯晓慧,是该逼自己走出新的一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