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摘书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婆家三十六丈厚 > 第十三章 我这个女流氓(二)
    二零一零年那会,斯家老三,斯家的第二个女儿斯晓霞正在北京二手房市场叱咤风云。自从二零零六年做了房产经纪人,她就像上了发条一样,不仅赚到了人生的第一桶金,而且青云直上,成为链家某区的区店长。

    北京的房价也是蒸蒸日上,这几年一直就像坐了宇宙飞船一样。斯晓霞手下成交的第一套房,就是给大哥大嫂斯建强徐薇介绍的。那会,建筑面积78平米的两室一厅总价还不过45万。他们买完房的第二年也就是二零零七年,同位置同地段同面积的二手房总价就翻倍往上涨了。

    不过话说回来,斯建强夫妻买房那年,斯建强每月收入也就2000元,但仅算月供这一项,就大手笔吃去1200元。所以说白首起家的小夫妻,即便是能东拼西凑强舔首付,即便是总价不到50万的房子,决定购买的那一刻也是在啃人生的硬骨头。更何况,后来北京城房价水涨船高了呢。不止是北京,大概在全世界都在齐头并进,如果打算买房,早买总比晚下手强。

    有了自己的房子意味着在一座城市扎下了根。斯晓慧非常清楚陆大伟的性格,人的热情曲线都是一鼓作气再而衰三而竭,趁着他有这个劲头,一举拿下个栖身之所,不管是好猫赖猫,抓住耗子就是好猫。

    在斯晓慧的意识流里,清汤寡水的小情侣,哪怕是伴着海誓山盟,一朝领了证从来不意味着双保险加身,反而婚姻梦碎的更快。

    但一起买了房就不一样了,两个人就彻底成了一条绳上颤抖的蚂蚱。即便是要分道扬镳,总得因为房产分割的事,算上一笔头疼无比的帐。大概最后总要因为算不起这个帐,不愿意面对鸡飞蛋打的惨剧,最后的结论还是绑在一起好好过。

    一想到这里,斯晓慧坐在陆大伟两条大腿上,腹黑无比地冲他笑了笑,那表情直让陆大伟发毛。陆大伟把斯晓慧推到一边,狐疑地甩了一句

    你又在想什么鬼主意,我告诉你啊,咱们就看看。

    斯晓慧心里埋汰他一句,臭不要脸的,光看不行动,那房能蹦你家碗里来啊。她笑嘻嘻地又挨到陆大伟身上,搂住他的脖子

    “姓陆的,今天我特别开心,你要说扫兴的话,晚上我可就不伺候你了,以后夜夜不搭理你,让你当大太监。”

    陆大伟不说话了,把斯晓慧翻在身底下,动手解她的衣服。斯晓慧也不理他,拿起手机来给她二姐打电话。

    陆大伟一把关掉她的手机,在她耳边小声说了句专心一点儿。斯晓慧咯咯地笑起来,我还得去做晚饭,你不吃饭就干活能行么?陆大伟坏坏地回了句,今天高兴,一会出去吃火锅。

    这个点儿就在床上开碰头会,那感觉有点烧脸,但又仿佛带了些偷情的刺激,又因为是在合租屋,不敢大肆喧哗,所以两个人运动一番,彼此的心里却都觉得意犹未尽。

    完事了,斯晓慧趴在陆大伟怀里,无限期许地说了一句跟别人合租房,这不敢那不敢的,多束缚咱们的野性啊!再说了,租房的钱都白扔了,卖房的钱都是一块一块攒自己的砖。既然动了这个心思,咱们干脆买了吧,你爸妈和我们家那边都凑些钱,肯定能把首付解决了。咱们一起还贷款好不好?

    陆大伟眼神还有些迷离地看着斯晓慧,娶妻如此,夫复何求。

    接到斯晓慧嚷嚷着买房的电话,斯晓霞吃了一颗定心丸,不是因为又要成单了,而是妹妹的终身大事马上就要解决了。做了多年的经纪人,她深谙买房的事拖不得,过了一开始那个心气,或许又要搁浅好久。

    三下五除二,斯家的女儿都是行动派,斯晓慧在姐姐介绍的经纪人引导下,一周的时间带着陆大伟逛了周边的好几套户型不错的房子,最后他们看中了一套总价接近150万的房产。

    但是,两个人趴在出租房的床上来回算账时,陆大伟感觉怎么也凑不够首付,他瞬间又泄了气,表示以后再说。斯晓慧急眼了,什么叫以后再说,白白搭了那么多功夫,你玩我呢是吧?!

    陆大伟不吱声,斯晓慧巴拉巴拉又开训夫专业课了

    “陆大伟,你想想,这套房子太合适了,一层,你爸妈都不用爬楼。等咱们有了孩子,还可以直接在旁边小学读书。你现在不买,过几年更完蛋。要是你不好意思跟你爸妈开口,大不了跟他们打个借条。放心吧,我这边的钱一毛借条都不用打。”

    “那也买不起。”陆大伟回了一句,“你咋想那么远,谁家看看房子,说买就买了?!”一听斯晓慧嘴里又是生孩子,又是孩子上学,他觉得那都是没边没沿的事儿,一下子理性起来,要是真的买了房,这不是一辈子都被她套牢了,在选择终身伴侣这件大事上,他是不是还有欠考虑呢?

    斯晓慧一看他,又犯了蝇营苟苟的老毛病,忍不住来了一句,“一到关键时刻就拉稀,你就给我一句话,这房你到底签不签。”

    “没钱,不签。”斯晓慧闹的他心烦,没好气地回了一句。

    “好,这是你说的,不签我就走人。连房子都不买,谁乐意跟你。”斯晓慧坐在床上越说越凶,陆大伟猛地从床上起来,他要出去静一静。

    谁知道,动作太大了,他的胳膊一下子刮到了斯晓慧的大脸盘子。那个疼啊,整的斯晓慧整个牙床都懵懵的。

    斯晓慧哇地哭了,顿时她内心表示无限绝望。好啊你个陆大伟,我拿出所有身家和你一起买房,你忽悠我一场不说,还把我打了。斯晓慧捂着脸,嗷嗷大哭起来。她从床上窜下来,收拾自己的东西就要走人。

    看斯晓慧一边哭,一边把屋里的东西碰的七零八碎的响。眼看收拾好了,就要冲出出租房了,到手的媳妇哪能让她跑了?陆大伟在后面紧紧抱住了她

    “我错了还不行,我向你承认错误,房子明天去签了。首付缺的钱我再想想办法。”

    陆大伟哄了好一阵子,斯晓慧才不哭了。“我告诉你,你这是在家暴!”

    “还没结婚呢,算哪门子家暴,再说,我真的不是故意的。你瞧你,本来就丑,现在更没法看了。”

    “嫌我丑找别人去。”斯晓慧气鼓鼓地瞪着陆大伟。

    “找别人干嘛?你又不是不懂,咱俩那么和谐,不在一起太浪费了。”

    陆大伟说着拨通了他妈的电话,跟他妈讲了一通,大意是买房的首付55万还差十来万,希望亲妈能搭一把手。斯晓慧听婆婆在电话里问了那么一句她家出多少钱?!

    斯晓慧有点不爽了,你甭管我家爸妈出多少钱,这房子我爸妈永远不会来住。斯晓慧就觉得未来公婆怎么那么不厚道,仿佛我家欠你们家多少钱一样。

    到了要去银行交首付的那一天,没想到又出了茬子。陆大伟父母死活不往外掏钱了,说是这钱早晚会被人家骗走。

    难不成房本上写上他们的名字才放心?那一刻斯晓慧不着急了,反正她要筹的那十五万万已经到位。倒是陆大伟,急得在爹妈的出租屋里打转转,最后不得不打了一张欠条,这样才终于到银行交差。

    听斯晓慧说完这段“挨打”的陈年往事,斯母这一顿早饭又吃不下去了。她深深叹了一口气,然后眼睛望向斯晓慧,那一刻,斯晓慧在亲妈眼里看到了一些深邃的慈祥,她知道老妈又要刷母爱卡了,她做好准备,洗耳恭听。

    “闺女啊,猫捉老鼠还可能被老鼠挠几下子,抓破脸。对不对,陆大伟可能就是那老鼠,咱可不能做那老鼠,被猫全家吃了。”

    斯晓慧听老妈这么一说,似乎很有道理。

    “还是我妈厉害,一下子就把我点透了,想想我当年拿出十五万来买房,反倒被他赏了那么一掌,这事我一辈子也忘不了。”

    “这么多年,老鼠们也狡猾了,不思进取,还总结了一套斗争经验,我也不能被吓得破了猫胆啊,是不是?这会不知道陆大伟又钻到亲爹妈怀抱里,打算怎么清算我娘俩呢?”

    说到这里,斯晓慧体内忽然聚力了一股股真气,从那一刻开始,她就要学那慕容复,以彼之道还施彼身。

    女人太贤惠太容易被男人挫骨扬灰了,为何要自寻死路呢?如果做女流氓容易降服这个不知妻美的世界,那她宁可一辈子把自己钉在女流氓的十字架上。

    想到这些,再望望母亲那双望穿秋水的老眼,脸上那些纵横交错的沟沟坎坎。斯晓慧下意识地拍了拍亲妈松树皮一样的手

    “放心吧,这次我就要好好治一治他们。当我是病猫呢,我只是老虎不下山而已。”

    看着老四雄赳赳气昂昂的杀气,斯母半信半疑地问了一句

    “你,不离婚了吗?”

    “妈,我这一早晨绞尽脑汁想了很多,我觉得我真是一败涂地,我姐是高级知识分子,她的高风亮节我可没有。我们娘俩可不能像垃圾一样被打发了。”

    “你要是有这个骨气,等你找到工作,妈接着给你带逗逗,你们一家三口好好过日子。你待会就给陆大伟发个微信,服个软,就说我包饺子,晚上让他过来改善生活。”

    “妈啊,就你这情商,我怕是永远要在麻地里挣扎一辈子。我就告诉你一个真理,女人不贤惠才能得永生。你让我姐说说,她是不是对林渣那一家子太好了,才让他们欺负成这个样子?”

    在斯晓慧眼里,姐夫这个称呼林兆雷已经配不上了。斯晓梅点点头,对妹妹痛定思痛的结论表示赞同。

    斯晓慧又加了一句

    “别给林兆雷解决北京户口,不然我跟你断绝姐妹关系。”

    说完,斯晓慧瞄了一眼客厅里玩的得意忘形的逗逗,贴在老妈耳边嘱咐了几句,便蹑手蹑脚出门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