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摘书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婆家三十六丈厚 > 第六章 一条鲫鱼而已
    斯母前脚刚走,陆大伟和斯晓慧并没有恢复平静多久,脸上越冷不正代表心火越大么?但凡双方谁的声音大几个分贝,都会立马一点就着。

    这也快晚上八点了,陆大伟不饿是假的,本来中午单位的工作餐就不多,所以每晚到家肚子都是空空的。再跟老婆开一战,很容易前胸贴后背的。

    男人才不论要不要脸,打没打老婆,一副你错了我有理的欠揍脸。丈母娘离开以后,竟然能心安理得地坐到餐桌前狼吞虎咽吃起来。

    你也配?斯晓慧心里鄙夷地哼出了声。走到今天,陆大伟终于原形毕露了,和他那个混账爹一样,终于出手打老婆了。也没什么大惊小怪的,祖传的家暴基因呗!

    刚结婚那会儿,陆大伟夜里曾抱着斯晓慧,跟老婆讲他们家以前的事情。

    大意是他非常害怕父母吵架,记得小时候,父母每次开战,吃亏的都是他妈,他爸总是把他妈关起来往死里揍。

    陆大伟六岁那年的春节,一辈子忘不了的恐惧。村里各家各户都包饺子、过油、鞭炮噼里啪啦、到处欢声笑语,他们家的父母却战火连连。

    三个孩子被他们的爹关在门外,门里的母亲被父亲打得哀哭叫骂连连。孩子的惊恐、父亲的暴怒和母亲的嚎求连成一片。

    斯晓慧当时听得心惊肉跳,那会也寻思,将来万一吵架吵凶了,他不会也抽我吧?

    其实,斯晓慧在婚姻里先领教的是公公家暴行为的当年再现。

    是的,这种人生理想总是实现的很快。

    斯晓慧坐月子的十五天,育儿嫂取出了冰箱里的鲫鱼给她炖汤下奶。就因为一条鱼,引发了一发不可收拾的悲剧。

    在斯晓慧为自己的产妇经历下定义时,总会说一句,方圆几百里的直径里,从来没有哪个女人,比她坐过的月子更惨。

    她们娘俩从医院回家以后,婆婆有言在先,身体不好不伺候月子,斯晓慧的婆婆认为最应该来家里照顾斯晓慧的是她的亲妈。在医院待产的时候,那个一百八十斤的女子曾对亲家直言不讳,意思是你得到我家里来,谁让我儿子娶的是你家姑娘呢。

    不想照顾儿媳妇也可以,但至少你把房子让出来一个月,去女儿那里暂住一下也好,给人家母女一点自由的相处空间。

    陆大伟的亲妈没有任何表示,就算是斯晓慧本人,也不可能害自个的亲妈上刀山下油锅。

    陆大伟每天都要上班,不可能请一个月假在家伺候月子。于是在丈母娘的建议下,也是两口子的不得已而为之吧,花六千块雇了一个月嫂。

    得知儿媳妇坐个月子那么值钱,再加上生下女儿后,陆大伟回家第一时间就是回房间逗孩子,所有的行为都让他爹妈不满。

    不就生了个丫头片子么,竟然骑到我们头上去了。他们是要当太上皇皇太后的,怎么甘心自己的排位就此堕落呢。

    斯晓慧现在想起来,好像她坐月子的时候,婆婆的嘴一直撅的老高,估计是肚子里的气压不住导致的。而公公那双小眼,总是锐利又刻薄地盯着育儿嫂。

    就在孙女出生十五天的时候,他终于像伟大的福尔摩斯抓到了那个下贱人的小辫子。

    陆大伟的爷爷是资本家,资本家的儿子也从来认为劳动阶层是下等人。比如普通劳动人民的女儿嫁到他家,下贱的无产阶级在过去都不配给他提鞋的。

    尽管月嫂一直在解释,鲫鱼给您儿媳妇炖汤了。他却一直骂骂咧咧,还在客厅怒气冲冲拨了儿子电话,让他赶紧回来把什么狗屁月嫂辞退了。

    说到底,这气还是冲儿媳妇撒的。

    那一天斯晓慧终于忍不住了,开口说了一句话不就是一条鲫鱼么,等大伟回来再去超市买就是了。

    老头儿终于等到儿媳妇开口了,这下子闹的更欢了你是什么狗东西,轮到你来管我家的事。

    斯晓慧没有搭理他,走回自己的房间看女儿。老头儿看儿媳妇不正眼瞧他,气的浑身打哆嗦

    我让你这没有教养的下贱东西,在我家里撒野,今天我就替我儿子教训教训你。

    儿子管不住的老爹出马,他哐当一声出门去。这声音大的,刚出生十五天的小宝宝,小身体忽地抽了一下,斯晓慧赶紧把女儿抱在了怀里。不会是气得出门自杀了吧,看你怎么作,没脸没皮的老怪物,斯晓慧已经对公公鄙夷到了极点。

    月嫂看事情有点不妙,赶紧进了斯晓慧的房间,并锁好卧室的门。

    “妹妹,听我一句话,待会无论你公公做什么,你都不能够冲出去跟他理论。唉!我告诉你,要是早知道你们家这个情况,给我八万我也不来。”

    屋里先是一片寂静,后来又来了哐当一声,斯晓慧知道是公公杀回来了。接着,他在外面使劲摇斯晓慧房间的门把手,又用力拿砖头一样的硬东西在儿媳妇门上使劲砸。

    “今天老子就要替我儿子打死你,我让你欺负我们全家!”

    ……

    如今看来,陆大伟已经沦落到了妥妥的子承父业。当以前那些狼狈不堪的事情像过电影一样全部在大脑里集合,它们一声令下,斯晓慧的怒火就窜到了嗓子门口。

    就跟高速公路上连环追尾的车辆一样,一个男人打了老婆,还有吃有喝大摇大摆,这不明摆着让人从头到尾的恶心么?

    斯晓慧从没想过让他跪地求饶自己的错误,但这事今天必须说个过来过去。

    “打了老婆,还有脸吃我妈做的饭,你有什么资格白吃白住的,赶紧从我租的房子里滚出去,快点把离婚协议写出来,我要签字!”

    与狼共舞的日子,多一秒她都嫌弃自个无能。

    陆大伟把筷子甩了老远,狠狠撂了一句话

    好,这话是你说的,过后不要死乞白赖求我回来!

    “滚!赶紧滚,别在这儿恶心人。”

    既然要当妈宝男,就堂堂正正一点,某些人总是既当婊子,又立牌坊。

    斯晓慧特别瞧不起这种整天在外面装着一副慈父贤父人设,回到家里又什么都不做的废物男人。

    “在外面屁都不敢放,就知道在家里骂骂咧咧,你就不恶心了是吧?”陆大伟开启了他的又一波反攻。

    “骂你自己呢?!”斯晓慧反问一句,她放下手里的勺子,把防盗门大开,释意陆大伟赶紧滚。

    陆大伟瞪着眼睛,盯着斯晓慧走出了家门。

    “怎么,还想打人?我看你再动我一个手指头?!”斯晓慧哐当一声重新把门关上,女儿跑过来扑到她怀里。

    “妈妈,逗逗要跟妈妈永远在一起。”

    “逗逗,对不起,妈妈不是冲你,妈妈也要永远疼逗逗。”斯晓慧的眼泪又溢了出来。

    女人因为孩子,生活一地鸡毛,但又因为孩子,变得越挫越勇。

    斯晓慧苦涩地笑了一下,做母亲的人,生活总不会把她置之死地,总有一种爱,让她无所畏惧地活下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