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摘书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清穿之我是康熙嫡长子 > 第十一章 开启夏日清凉
    “尔芸,准备水,我要洗澡,今天在外边跑了一天,一身的汗。”荣赫歪头嗅嗅自己“前些日子只擦了擦,我都快臭了。”

    “好的,少爷,您先歇歇,奴婢去烧水,虽然现在天开始热了,但还是不要贪凉的好。”说罢转头对尔元道“尔元,帮少爷准备欢喜的衣物。”

    尔芸不说都没注意,已经进入夏天了,这古代没有空调电扇,只能硬挨,有钱的还可以摆个冰盆,不知道府里有没有冰盆,或者说这个院里会不会有冰盆。

    古代的冰都是自己冬天存的,或是买的。看来要想有冰用还是得靠自己。这冰怎么制来着荣赫双手一拍,想起硝石可以制冰,而且很早就有了这个制冰方法,只是硝石是做炸药和要用的,朝廷是进行管控的,而且获得的代价稍高。目前荣赫要想获得恐怕有难度,不过好在有空间,空间北边就有类似的矿,只要让木奈稍稍加工就可以用了。

    有了冰就可以在屋里坐一个水利空调了。到时候这小小的院子就是天堂。这窗子的密封性也不行,还是得用上玻璃。玻璃的工艺清朝就有,发展的还算比较成熟,就是买现成的费用着实不低。那要是在外边建个玻璃厂就太博人眼球,而且和大家族争利,目前还没有这个实力。只能先在空间制作,把自己需要的先做出来。

    今天先将开采硝石和制作玻璃的章程捋出来。明天让木奈他们开采硝石和学习制造玻璃工艺。

    “少爷,抬到东间吗?”

    “嗯,放屏风后边就行。”荣赫将写好的制作流程直接传到木奈手上,让他们先看看,讨论一下怎么弄起来。然后慢慢穿过屏风,将手伸进浴桶划划水,试试水温。“水温刚好,你们先出去吧。我自己就可以了。”

    “是,少爷”尔芸顺带将浅蓝色的帐子放下,退出厅内。

    脱了衣服,迈入半人高的浴桶。果真电视剧都是骗人的,水面可以清楚的看见桶内事物,那些躲在浴桶内躲避追杀的桥段应该是脑残想出来的,即便水中放入花瓣也躲不过去吧。

    将头枕在桶沿,将身体全部浸入水中。闭着眼睛享受难得的独处时间。

    能用的人太少,还是要多培养些人才好。木奈一家子除去老弱幼儿,仅有9人可用,能到外边长驻帮忙的也就3人左右。看来有机会要收一些孤儿教养。空间是绝对不能让其他人知道,为了安全,看来需要好好研究一下玉道人的药和符了。在脑海里搜寻关于控制人的办法,有一个禁言散,可以让服用的人说不出你要禁言的内容,如果突破禁制说出来就会立刻暴毙。嗯,这个可以试试。还有这个忠心符,喝下符纸的人,会对制符的人百分百忠心。也不错。这里有个傀儡术,可以将人做成傀儡,控制傀儡人为自己做事。有点残忍,嗯?将死之人也可以做成傀儡,保留生命,但意识全无。这倒是新奇,有机会还是可以试试的。

    啊,终于将禁言散和忠心符弄出来了,累死了。荣赫趴在床上美美的想明天果树就可以栽种了。再把空调解决好,布置院落的任务就彻底完成了。那是否可以开启我病娇少爷的悠闲生活了呢。嗯,想想就美、舒服。

    清晨

    “少爷,少爷”尔元快步迈进门,绕过影墙拉开床帐。突然的光亮使的荣赫赶忙抬手遮挡,等眼睛适应了才佯装凶恶的瞪着床前的尔元,“你最好有让少爷放过你的理由,不然”尔元缩缩脖子,一双大眼睛怯怯的望着荣赫,见荣赫眼睛里的戏谑就知道少爷没生气,隨又欢喜起来“少爷,你又作弄奴婢。再这样奴婢就不告诉你刚刚小厮来通报的事情了。”

    “还能是什么时期。少爷的花花草草们到了吧。”荣赫躺平身体,伸伸僵住的懒筋。

    “少爷怎么知道!少爷好厉害,刚刚小厮的确通报说府外运来好多果树和花草。刘总管问是否要给搬进来。说是有好多刘总管都没见过呢。少爷都认识吗?”尔元满眼星星的崇拜荣赫。

    “你去亲眼看看不就知道了?让他们直接运进来就行,你和尔芸监督着,按之前计划的栽好,还记得吧。”

    “好的,少爷。”尔元欢快的跳出门去围观‘新事物’了。

    荣赫趁人们都忙着栽树种花,将木奈准备好的硝石偷运出来,悄悄的藏在书房柜子里。目前书房就是摆设,尔元和尔芸很少去书房,应该不会注意有没有多出什么东西来。

    “这是在干什么?”一个十四五岁的少年站在门口的走廊边上,小小的人就板着张脸。少年微微皱眉,似对嘈杂的环境有些不喜。

    仆人们放下手中的事,远远的行礼。尔元行完礼赶忙回屋通报,尔芸则迎过去解释。“回大阿哥,主子新运来一批花草,奴婢们先忙着将其都栽好,省的看护不到糟蹋了。”

    “嗯,你家主子呢。”

    “主子在屋里。”

    大阿哥荣琏得到自己想要的答案,就大步走向屋子。

    荣赫打帘走出屋子,看着走来的少年笑着让人“外边乱糟糟的还没收拾好,让大哥见笑了。我们里边坐吧。”

    少年上下打量着荣赫,眼里笑意加深。“二弟,身体可是打好了,我一直担心你的身体。”

    “身子还好,让大哥挂心了”荣赫不知来人何意继续客套着。

    “你这都来了一阵子了,怎么还没收拾好。是不是有奴才不听使唤?要是有你只管发作了,还没得让个奴才欺了主的。”荣琏言辞语气满是关怀,眸子里释放着善意。稍显生疏但努力的拉近关系。这是荣赫入府后,见到府里的第一个是主子的。说真的,荣赫很意外。照前几日的待遇,府里的主子们应该是不怎么喜欢这个‘嫡子’的。看来府人也是可以建交的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