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摘书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女配纵情局 > 第一章 月风长亭夜城外
    琛国帝都,十里长亭,月黑风高,杀人之时。

    距离官道不过几十丈的树林之中,似乎好像浮动着些许火光。

    如若此时此刻有人能够路过此处,便能够瞧见此地正有几个身着黑色劲装之人,卖力的挥舞着铁锹,似是埋着一个人。

    那个人就好似萝卜一般,下半身尽数被埋进了湿润的春之土中,只露出了一个惶恐不安的脑袋,而那个脑袋的嘴巴里,还被用布条裹了几圈儿。

    而就在这个萝卜哦不,这个被埋在土里的人的正前方,有一抹人影,端坐于酸枝雕花椅之上。

    此人脚踏贴银双绣缀珠纳底鞋,外着绯云滚霞广袖赤红氅,里为镶边刺纹烟罗千叠裙,腰缀琳琅九连透雕香银囊,发挽青丝高顶垂额堕马髻,戴有缠枝金玉错银莲牌钗,两弯拢云似雾葱茏远山眉,一双风流潋滟顾盼剪水瞳,好一个身段妖娆体格风流俏佳人。

    “借着我享了这么多年的福儿,怎么着也没想到自己有今天吧?”,沈姒蛮说着说着,还将自己的胳膊肘支在了椅子的把手上,借助着这个支撑点,往旁边这么一斜,微微低垂着眉眼,盯着眼前这个只露出了脑袋的人,语气之中尽是一种心怀不善的阴阳怪气。

    那被埋在土中的人似乎好像有千言万语想要说出口,却因为那几圈布条的禁锢,只能一个劲的哼哼,发出的声响根本没法拼凑成完整字句,面对如此景象,沈姒蛮似乎大发善心,也想给他一个求饶的机会,因此便一挥手,示意旁边的打手们将他嘴上的布条给拆了下来,那小子便赶忙如同求爹爹告奶奶一般哭嚎道“二小姐!这件事情真的和我没有关系!这么多年母亲从沈府上拿回来的东西,我们身为小辈又怎敢过问?再加上我年少不懵懂又做不得家,哪里会关心母亲到底是用什么办法贴补家用……”。

    听着那个家伙迄今为止,还在尽可能地为自己辩解,想要谋求一条活路,沈姒蛮就好像是有些不耐烦一般,又挥了挥手,示意那些打手再将他的嘴又给捆了起来,接着便起身甩了甩衣袖,抖了抖裙摆,似乎好像要将沾染上自己裙摆的那些枯枝烂叶,全部清除而去,就像清除这些,曾经对待那沈府二小姐有亏心之举的人一般。

    好一个娇蛮跋扈的反派模样。

    只见她在那人使命儿的哼哼唧唧之中一个转身,又微微侧头看向了对方,那人现在面容已然憋得通红,似乎想要费尽心力,从这土地之中将自己的四肢给挪出来。

    然而当时埋他的时候,沈姒蛮可是精心计算了那个高度,土壤正好埋在这人的肩膀之上,脖子之下,不至于让他因为这些土壤的压迫而窒息身亡,但是也绝对让他不可能凭借一己之力,有从里面爬出来的可能。

    旁边打手持着火把的火光,辉映沈姒蛮的脸上,而她的瞳孔之中,似乎好像也有一种难以熄灭的业火,在其中烧灼跳动,只见她收回了自己刚刚轻蔑的神色,然后一边伸了个懒腰离开此处,一边嘴中还颇有一些感慨的呢喃着“这世间世出之事,无非因果二字,你母亲埋下的因,便也只能由你来结果了”。

    说罢,便离开了此处小树林,然后在夜色茫茫之中,踏上了一辆马车,驶向了琛国帝都。

    马车之中,瘫坐其中的沈姒蛮随手从自己的腰间,抽出了一张写满了名单的纸条,接着只见她将这纸条上面的名字给果断的撕掉了一个,然后颇有些意味深长的感慨道“沈姒蛮啊沈姒蛮,你这黑化路上的人,我给你除的差不多了,你可得保佑我有个好结局啊”。

    只是还没等她在这马车之中再多想些其它之时,就见这马好像是受到了些许惊吓一般猛然停住,因为实在太过突然,所以沈姒蛮便在马车之中非常尴尬的打了一个滚,然后滚了出来。

    不管她内心到底是什么样的一个人,但是表面上沈姒蛮可是镇北将军沈战之女,虽然是个没娘的二小姐,但是在这在沈府外面,无论如何也要保证自己的颜面。

    刹那之间,沈姒蛮便以迅雷不及掩耳的速度立马起身,半蹲在这马车的踏台之上,猛然抬眼向前望去。

    前方,是一阵浩浩荡荡的车队。

    理论上来说,现如今已然入夜,琛国帝都也早已宵禁,若不是沈姒蛮借助着自己沈府二小姐的身份,威逼利诱的买通了守城的侍卫,她也不能够在这大半夜之中偷偷进出。

    而眼前这个车队,一看就不简单。

    前后大概有二十多名带刀侍卫,中间一辆八宝镶珠茏阁暗纹马车,前垂锦绣贴花鹿皮门帘,车轮嵌有九锻九制金钢钉轮固,吊角之处挂着四盏风火琉璃油蜡探夜灯,左右还各有两个手持流苏灯笼的侍女步行于旁,这规格,沈姒蛮想着,估计只有皇室宗亲能够配得上了。

    “二小姐,前方是摄政王九千岁的车队,咱们最好避避风头”,只听车夫话音刚落,沈姒蛮便脸色一变,紧接着二话不说掀开了门帘,回到了马车之内,口中还嚷嚷着“还愣着干嘛?赶紧跑啊!”。

    只是哪怕他们这马车未点风灯,但是在这入夜的官道之上,也早已经被那摄政王九千岁的人,远远的瞧见了影子,因此还没有等这个车夫小心翼翼地调转码头,就只见那车队之中剥离出来了几名侍卫,拦住了他们的去路。

    “奉九千岁之令,请马车之上的贵人,前往一叙”,那两名侍卫虽然话说的客气,但是语气却半点不容人质疑,沈姒蛮躲在马车之中听了他们的言语,只暗恨的锤了一下自己的大腿,后悔自己刚才为什么不跑快一点,或者是先让人前去侦查一番,要不然的话,也不至于这么直接的就撞上这个阎王爷。

    琛国皇室当朝的摄政王九千岁容燃,虽然容貌风神俊秀,让帝都之中闺中少女芳心暗许,可是对于沈姒蛮来说,这摄政王可是彻头彻尾的一个大反派,她现如今想要洗白自己安稳的存活下来还成一个问题,却不想又和这个家伙,剪不断理还乱的扯上了关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