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摘书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我,从洪荒苟到西游 > 第二百八十四章:冥河老祖的嫌疑
    轰隆隆——

    随着陈六合手上气力的不断增大,阵阵巨大的轰鸣声直接在甬道中传了出来。

    而陈六合看见这样的情况之后,则是开始更加卖力的拔石头了。

    毕竟除了轰鸣声之外,不远处的虚空眼瞅着也是越来越不稳定了。

    陈六合有预感待会绝对会有大事情发生,这石头他现在必须带走,要不然以后就没机会了。

    “你给我起”

    嘭——

    随着陈六合的一声怒吼,巨大的黑色石板直接被他从地下拔了出来。

    在石板在被扒出来的瞬间,整座山洞也都是开始晃动了起来。

    石板下面的深坑此刻更是喷薄出了无尽的灵气瞬间充满了整个甬道。

    叮

    “恭喜宿主完成任务,获得药王谷的控制权”

    “找死!”

    结果还没等系统那里把话说完,一声怒吼直接从虚空中传了出来。

    听到这个声音之后,陈六合下意识的将目光从系统上移了出来。

    这不抬头还不要紧,这一抬头只看见接引道人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从虚空中飞出来。

    “卧槽这么快?”

    而陈六合看见这样的场景后,则是一个扭头消失在了虚空之中。

    毕竟现在除了跑路之外,干什么都是多余的。

    一边跑路还一边在心里说到,就知道拔出了石壁准没好事,果然刚拔出来这接引道人就出现了。

    轰——

    在陈六合消失的瞬间,整座山洞发出了巨大的轰鸣声,地洞中喷涌而出的灵气,被接引道人身上散发的气息直接给冲散了开来。

    “要死了要死了”

    就在接引道人周身灵气暴乱的时候,一个稍显微弱的声音正在接引道人的身后疯狂的呐喊着。

    而这个声音的主人就是冥河老祖。

    其实刚才在虚空中横渡的时候,冥河老祖还在猜想这接引道人要把他带到那里去呢。

    毕竟他这里好不容易才从冥界逃到洪荒,还不想这么死了。

    结果还没等他这里想出个所以然,带着他横渡的接引道人直接就撕裂虚空将他带了出来。

    然后就发生了眼前的这一幕。

    好吧,前面说的事情都不是很重。

    要重要的现在眼前发生的这一幕。

    毕竟现在这接引道人要是再不停手的话,他可就真的死了。

    这一刻冥河老祖总算是知道自己和圣人之间的差距到底有多大了。

    就接引道人散发出来的这气息,别说是现在的他可,就是状态最佳时候的他都不一定能扛得住。

    “接引圣人还请您收了神通吧。”

    下一刻冥河老祖再也忍不住了,直接对着接引道人喊了出来。

    毕竟喊了的话他还有可能活,但是不说话的话绝对是死定了。

    就他现在的这缕残魂,受不了这么大的冲击啊。

    或许是冥河老祖这一声惨叫发挥了作用,或许是接引道人想明白了在这里发飙没什么意义。

    总之在冥河老祖这里说完话的时候,接引道人那里就停止了暴动。

    “你们以为抢了我的东西能跑出去吗?”

    看着面前混乱的虚空,接引道人这里直接语气冰冷的说道。

    说话间,一根根金色的丝线直接从他的脚下亮了起来,很快就布满了整座甬道。

    其实刚才陈六合没有发现甬道里的大阵,并不是因为陈六合的眼里不够。

    而是这座甬道里根本就没有大阵,或者说这个甬道本身就是一座大阵。

    这或许说的就是传说中的不识庐山真面目,只缘身在此山中。

    此时陈六合要是在场的话肯定九馕发现这个甬道的秘密了。

    而刚松了一口气的冥河老祖,在听到接引道人这句话的时候则是直接懵了。

    接引圣人被人给抢劫了?

    这话要是说出去估计都没人信。

    刚才冥河老祖还以为是有什么擅闯接引道人的地盘,才引得接引道人这么生气呢。

    结果他万万没想到对方这么猛,竟然连圣人都敢抢。

    要知道洪荒中的圣人可一共就那么几个啊。

    虽然他冥河老祖一直在冥界,但是接引道人的大名他还是知道的,对方竟然敢抢到这位的脑袋上来。

    想到这里,冥河老祖急忙的地下了头颅,生怕自己被这件事情牵连到。

    毕竟他才是一个不知道活了几个元的老小孩,还没活够呢,真要被这件事情牵连的话他死不瞑目啊。

    然而,接引道人那里并没有理会冥河老祖的动作。

    因为接引道人感觉这件事情和冥河老祖不会有什么关系。

    毕竟对方的能力摆在这里呢。

    说好听点是冥河老祖没有做这事情的胆子。

    要是说不好听点,就是对方的实力太差了,就算真的有这个胆子也办不出这样的事情来。

    而且刚才和自己对视的那个人,接引道人一直有种熟悉的感觉。

    这个感觉就像是这件事情在哪里发生过一样。

    想到这里,接引道人眯起了眼睛,并且开始慢慢的操控起了脚下的这些金线。

    轰隆隆——

    就在接引道人准备参照脚下的金线开始搜寻的时候,又是一阵轰鸣声在甬道中响了起来。

    “师兄发生什么事情了?”

    轰鸣声过后,准提道人的身影也是在甬道中浮现了出来。

    当然和他一同浮现的,还有准提手中正在认真吃着萝卜的袋鼠。

    看到眼前的这个情况,袋鼠这里直接蒙圈了。

    心说这是怎么了。

    自己不是在吃萝卜吗,怎么会出现在这个地方了,而且这大老黑是怎么带自己来这里的。

    这一刻小袋鼠的脑袋上画满了问好。

    “大老黑这里是哪里”

    “哦对了,差点把你给忘了。”

    嘭——

    结果不等袋鼠那里把话说完呢,准提道人这里直接就是一个手刀,瞬间将袋鼠给打晕了过去。

    毕竟朋友是朋友,接引师兄是接引师兄。

    这两者之间谁更重要,准提道人还是分得清的。

    而接引道人看到这样的情景之后也没多说什么,只是淡淡的说了一句“石壁刚才被人偷走了。”

    “什么?”

    在听到石壁被偷人走后,准提道人这里当场就炸了。

    石壁是什么,那可洪荒初开时候的至宝,更是他师兄接引道人恢复的关键。

    他和师兄接引道人在这个破地方呆了这么多年,就是在等这块石壁大成。

    结果现在师兄和自己说石壁被人偷走了?

    这不是断了他师兄恢复的道路吗,断道之仇不共戴天啊。

    嘭——

    下一刻甬道内的灵气再次的暴乱了起来,毕竟准提道人再怎么说也是歌声人,这暴乱的程度不比刚才接引道人愤怒时候来的小。

    “要死了要死了”

    而冥河老祖看见这样的情况后,直接哭了出来。

    现在要是有后悔药的话,他绝对现在就吃下去。

    吃下去之后他再也不会想着从冥界逃出来了。

    毕竟什么机缘不机缘的,什么地位不地位的,都没有小命重要。

    安心的活着不好吗,自己在冥河里称王做祖的不好吗,干什么非要来这里受罪。

    “准提圣人您老也收了神通吧。”

    下一刻冥河老祖不得不朝着准提道人的方向开始喊话。

    毕竟他现在只是一缕残魂,可禁不起这样的折腾啊。

    对方要是在这么折腾下去的话,他绝对死定了。

    他还年轻,还不想死

    而准提那里则是想没有听到一样,依旧气息狂暴,毕竟那块石壁的可不是什么简单的东西。

    “行了准提。”

    就在冥河老祖这里真的要魂飞魄散的时候,接引道人朝着准提摆了摆手。

    “可是师兄”

    而准提道人在听到接引道人这句话的时候明显还想再说点什么。

    “我说行了。”

    “是”

    在接引道人的眼神之下,准提这里直接蔫了下去。

    而冥河老祖看见这样的场景则是松了口气。

    心说幸好对方停了,要不然自己现在都死定了。

    想到这里,冥河老祖下意识的将目光看向了准提道人。

    准提道人“你瞅啥?”

    冥河老祖“???”

    听到准提道人这句话的时候,冥河老祖这里直接懵圈了。

    心说自己瞅啥?

    自己啥也没瞅啊,自己就是随便看看,怎么这还能和自己挑上刺啊。

    “看你那鬼鬼祟祟的样子,说这次的石壁丢失是不是和你有关系。”

    看见冥河老祖这低头,准提道人的火气瞬间就上来了。

    刚才被师兄接引道人叫停的火气,这一刻准提道人全都转移到了冥河老祖的身上。

    “我没有!”

    本来想着什么都不说来息事宁人的冥河老祖,在听到准提道人这句话的时候瞬间就站不住了。

    毕竟有些时候饭可以乱吃,但是换不能乱说。

    吃错了东西撑死是闹个肚子修养两天,但是话要是说错了那可就真的死定了。

    像是这句话,他现在要是不辩解的话绝对就死定了,毕竟这两位圣人的态度他刚才可都是看见了。

    “你还敢狡辩,我问你你没来之前,这里一切都是正常的,为什么你来了东西就丢了。”

    听到冥河老祖敢反驳自己,准提道人这里的火气就更大了。

    今天不管是为了自己的师兄接引道人,还是为了自己的朋友袋鼠,他都要打死这个冥河老祖。

    毕竟要不是因为对方出现,现在根本就不会出现这个事情。

    “我没有真的冤枉啊。”

    而冥河老祖在听完准提道人这句话的时候则是直接哭了出来。

    毕竟这些事情确实赶得有些凑巧了,这要是换作往常连他都不会相信自己的话。

    可是这次不一样啊,这次的事实就是这样子,他发誓自己真的什么都不知道。

    “接引圣人您是知道的,我自始至终都没有离开过您啊。”

    想到这里冥河老祖不得不鼓足勇气将目光看向了自己身边的接引道人。

    毕竟此时在场的这些人中也就只有接引道人能救他了。

    “”

    而接引在听到冥河老祖这句话的时候则是没有任何的反应,看那个样子似乎是根本就不关心这冥河老祖的死活。

    “这件事情真的和我没关系啊。”

    看着接引道人这里一点动作都没有,冥河老祖都哭出来了。

    心说自己这是什么命啊,刚一跑出来就遇见了这么多的磨难,这地方简直比地狱还像地狱呢。

    想到这里,冥河老祖直接瘫软在了地上。

    至于防抗这件事情,他已经不去想了,毕竟以他的实力反抗和不反抗都是一个死。

    而且这样跪在地上死的话,还能死的舒服点。

    就是可怜他冥河老祖一世的英明。

    算了毁灭吧,他累了

    “行了,准提别闹了,这里还有正事呢。”

    就在冥河老祖准备直面死亡的时候,接引道人哪里挥了挥手示意准提停下了。

    通过刚才冥河老祖的那一套反应,接引道人也看出来了,这次的事情是真的和这怂货没什么关系。

    既然没关系,也就不需要试探了。

    再说自己的石壁现在也没有走远呢。

    想到这里,接引道人脚下的金线再次绽放出了光芒,随后朝着虚空挺了进去。

    而准提道人看见自己的师兄都这样说了,也就放下了举起来的巴掌。

    毕竟现在他就是真的把这夯货给打死了也没用,而且看师兄这个样子似乎是已经有了对策。

    而且他准提虽然有些莽撞,但是眼神还是正常的,地上的那些金线其实他早就发现了。

    “放心这些人走不远。”

    话毕,虚空一阵晃动,接引道人直接消失在了甬道之中。

    “师兄你等等我”

    看着接引道人消失了,准提也是连忙的离开了这里,当然他走之前还没忘带上自己的朋友袋鼠。

    冥河老祖“???”

    看着接引圣人和准提圣人接连消失,冥河老祖这里直接傻眼了。

    心说这是怎么回事,自己还在这里呢啊,连袋鼠都带走了,都不带自己这是不是有点太过分了啊。

    ”圣人我还在这里呢“

    下一刻血河老祖的喊叫声直接在空旷的甬道中回响了起来。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