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摘书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逢春 > 第206章 拙夏园
    冯桃往椅子上一坐,顺手从果盘中拿起一个桃子啃着“我出门时从暗香居前路过,听到里面有动静就好奇往里看了看,发现二姐坐在院中正用剪刀剪绣布……”

    小姑娘说着摇摇头“看表情挺吓人的。大姐,你说她是对亲事不满意吗?”

    年少有为、品貌出众的庶吉士,哪里不满意呢?

    冯桃是真想不通。

    文武百官,宗室勋贵,无论是平时人情往来还是谈婚论嫁,都各有圈子。

    如她这种文官家的女孩儿,与其他文官府上结亲或是嫁给前途无量的天子门生才是大多数。

    当然,尚书府非寻常文官人家可比,儿女婚嫁上选择大很多,可也不该那么嫌弃吧。

    “她是还惦着吴王妃的位子吧?”冯桃忍不住说了句大实话。

    十五岁的少女,有些方面还很懵懂,有些方面已经有了惊人的敏锐。

    冯橙弯唇,泄露几分讥笑“她惦记也没用了。”

    祖父釜底抽薪绝了冯梅的王妃梦,即便冯梅宁愿委身做妾跟着吴王,也要看吴王敢不敢要。

    与太子侍妾是有品级的不同,王爷的妾室那就是妾。

    纳礼部尚书的孙女为妾,吴王与太子相争的遮羞布就彻底撕破了。

    但凡吴王不傻,就不会干这种事。

    “明日三妹真不与我去?”

    “不去,大姐你好好玩,等你回来咱们再去千云山。”

    见冯桃不愿,冯橙也不强求“行吧,你在家里好好待着,离暗香居远着些。”

    冯桃乖巧应了。

    翌日一早,牛老夫人就带着冯橙出发了。

    祖孙二人各坐了一辆马车,牛老夫人的马车在前,冯橙的马车在后。

    虽要小住几日,丫鬟婆子这些都没带着。

    要去的是皇家园林,为了皇家安全,受邀之人到了后自有安排好的内侍宫婢服侍。

    冯橙掀起车窗帘,漫不经心往外看。

    这条路上马车明显多起来,其中一辆瞧着有几分眼熟,冯橙扫了一眼,便认出是韩烟凝的车子。

    礼部尚书府与韩府同在康安坊,冯橙与韩首辅的孙女韩烟凝从小认识。

    这并没有使二人成为朋友。

    冯橙扫向那辆马车的时候,恰好那边车窗帘掀起,露出一张圆脸。

    看到冯橙,韩烟凝眉头一皱,就要摔帘子。

    冯橙先一步摔了车窗帘。

    那瞬间,韩烟凝眼睛都瞪圆了,愣了好一会儿才想起把帘子摔了,靠着车壁脸色发沉。

    冯橙可真不要脸,还敢给她脸子看!

    而同样靠着车壁的冯橙抿了一口蜜水,就舒坦多了。

    果然甩脸子这种事,谁先干谁爽。

    至于会不会因为二人关系不好影响两府关系,当然不可能。

    两个府上关系如何,说到底取决于当家人在朝中的立场。

    冯橙喝完一杯蜜水,困意袭来,很快就抱着枕头睡着了。

    马车出了城,跟随着许多或是华丽或是精巧的马车前行。

    不知过了多久,车子终于停下了。

    睡得正香的冯橙被叫醒,揉了揉眼睛下了马车。

    车子已经在拙夏园中。

    这一片空地就是安置各府马车的地方,再往里是供贵人们避暑放松的园林,要步行入内。

    统一装束的宫女领着各府夫人、姑娘前往住处,安顿好后便要去拜见苏贵妃。

    牛老夫人私下叮嘱冯橙“你们小姑娘聚一起,难免要献才艺博贵妃娘娘开心。这一次你虽只是来玩,也不可丢了尚书府脸面。”

    冯橙乖巧应了“祖母放心吧。”

    牛老夫人狐疑看了冯橙一眼。

    这丫头好久没这么顺从过了,反而让人莫名不踏实。

    不过大丫头琴棋书画自幼请人精心教导过,虽不及二丫头出色,也能拿出手。

    这般一想,牛老夫人放了心。

    “也不必太拔尖。”牛老夫人看着眉目精致的孙女,又叮嘱一句。

    既然与吴王妃之位无缘,那就没必要太出风头。

    二孙女嫁得不好已是木已成舟,大孙女若借着这次小聚的机会入了哪位夫人的眼,说不定还能得一桩不错的姻缘。

    作为夫人中的一员,牛老夫人深谙那些贵夫人的心理见到自家女儿大放异彩得意不已,若是看儿媳妇的角度,那就不希望未来儿媳妇掐尖了。

    温婉端庄,进度有度,才是那些夫人乐意从儿媳妇身上看到的品质。

    冯橙微笑“祖母放心吧,琴棋书画孙女拔不了尖。”

    牛老夫人静了一瞬,一时竟忘了说话。

    苏贵妃住在畅心堂,是拙夏园中景致最好的几处之一。

    牛老夫人带着冯橙前去的时候,遇见了韩首辅的儿媳吕氏带着女儿韩烟凝。

    “原来老夫人住在我们隔壁。”吕氏温婉笑着,“有些日子没见着您了,没想到能在这里遇见。”

    那温柔得体的笑容,落在牛老夫人眼中全是嘲讽。

    这种宴会,一般都是母亲带着女儿来,吕氏这是暗讽她两个儿媳都拿不出手。

    可偏偏事实就是这样。

    这让牛老夫人心中很恼,面上却只能装着完全听不出讽刺。

    二人端着笑闲聊着往前走,落在后面的冯橙与韩烟凝走到了一起。

    “冯橙。”

    韩烟凝的突然靠近,令冯橙暗暗皱眉。

    她不动声色看着眼里闪着恶意的少女,没有吭声。

    “你还好意思来这里啊——”

    话未说完,韩烟凝就眼睁睁看着冯橙走了过去。

    一瞬的错愕后,韩烟凝噎个半死,忍不住扬声喊“冯橙!”

    她这一喊,牛老夫人与吕氏齐齐回头,两名带路的宫婢亦看过来。

    韩烟凝大为尴尬,忙道“好久没见冯大姑娘,我想与她说说话,她走太快了。”

    这个解释还算合理。

    牛老夫人看着孙女的目光带了几分不赞同“走那么急做什么。”

    吕氏微笑“冯大姑娘是想陪着老夫人吧。”

    状似体贴的话,还是让人觉得冯大姑娘有些失礼。

    牛老夫人抬了抬眉毛,暗恼孙女不争气。

    冯橙微笑着看着吕氏“不是啊,因为韩大姑娘骂我,我不想听。”

    吕氏嘴角笑意一僵。

    两名宫婢看着韩烟凝的眼神变得古怪。

    把一切看在眼里的牛老夫人心情十分复杂。

    明明孙女这么说不像话,可突然神清气爽是怎么回事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