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摘书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我有五个大佬爸爸 > 第692章 喝药
    这么好的孩子上哪儿找去,在软软和江锦城小的时候,她看这两个小孩儿站在一起跟金童玉女似的实在太好看了。

    于是就忍不住提了一嘴要不定格娃娃亲,他家那臭小子闻言当即就跟被猫踩着尾巴一样凶巴巴的。

    不仅她儿子,其他几人也没一个乐意的。

    这男人跟女人的想法果然不一样,几个爸爸是生怕自己捧在手心里的小软软被狼崽子叼走了,她和柳欣则是越看江锦城越顺眼,越满意。

    生怕江锦城这以后要是被其他人捡走了她们上哪儿再去找一个这么优秀的。

    白若烟和柳欣都一脸慈爱的看着两个小孩儿,把他们鸡皮疙瘩都看出来了。

    似乎也看出了两个孩子的不自在,白若烟和柳欣让软软好好休息就离开了。

    “哥,这是你做的。”

    看着碗里的粥,软软拿着勺子搅合了下。

    “嗯,纪渊叔叔在忙,你现在感觉怎么样了。”

    “已经好多了,哥,我想去看看爸爸他们。”

    软软有一搭没一搭的吃着江锦城喂到嘴边的粥,心里迫切的想要看见自己的爸爸。

    “嗯,把粥吃完了我带你去。”

    门口,几只毛团子挤进来,站在床边眼巴巴的看着软软,守着她将东西吃完了,小白白过去用头在她脸上蹭了蹭,嘴里低声呜呜叫着。

    “我没事,只是生病了,很快就能好起来的。”

    软软揉着小白白毛茸茸的耳朵安慰他们。

    身上捂出了汗,软软去换了一身衣服就给江锦城带着去看其他人了。

    苏延和秦博卿受伤,这两个现在是家里的重点关注对象。

    他们身上都缠着绷带,好在看着没什么精神,现在却是醒着的。

    看见软软来了,苏延一个激动之下差点儿牵扯伤口,被纪渊给一阵麻软了乖乖趴在床上。

    “看见我闺女激动一下都不行啊,有理由怀疑你在嫉妒报复我。”

    即使身体不能动了,苏延嘴上也不饶人,吵吵闹闹的说着纪渊。

    纪渊笑眯眯的看着他,手里一根金针在灯光下泛着冷光。

    “想不想尝当哑巴的滋味?”

    苏延立刻闭嘴了,只一双猫眼委屈巴巴的看着软软。

    “软软,爸爸身上可疼了,快来给爸爸吹吹,吹吹就不疼了。”

    一个大人向自己的闺女撒娇,换成其他人来多少有几分别扭,可家里苏延和南宫洵做出来特别自然。

    软软眼里泛着心疼,还真过去坐在苏延床边,撅着嘴巴给他伤口上吹了起来。

    “爸爸忍忍哦,你要乖乖的听师父的话伤口才能好得更快的。”

    苏延的伤是在背上,缠着的绷带都沁出了血色。

    苏延抓着软软的小手,猫似的在自己脸上蹭了蹭。

    “没事,有软软在,爸爸就不疼了。”

    只要他宝贝闺女还在,这点疼算什么。

    “该喝药了。”

    苏延原本还一脸不在意不疼的表情,立马变得黑漆漆的,精致的五官都邹在一起了。

    江锦城“…………”

    这个表情好熟悉,不是软软喝药时候的样子吗?

    纪渊端来一碗光是闻着味儿都特别苦的中药,苏延摊在床上跟咸鱼一样生无可恋,只嘴上依旧不服输,特别倔强的哇哇大叫。

    “纪渊你说你是不是看我不顺眼,不然为什么这药会这么苦,我喝一口都要吐了。”

    纪渊表情不变,依旧是那温和的模样。

    “想什么呢,中药不都是苦的?”

    软软看着那药,小屁股顿时往边上挪了挪。

    噫~~~

    这药味道比她的那个还要重,她小眼神顿时同情的看了自己爸爸一眼。

    “爸爸,我去给你拿糖。”

    说着就站起来要离开。

    爸爸你别怪我不和你同甘共苦啊,我自己待会儿可能都要苦呢。

    软软想到自己待会儿也要吃药,一张好看的小脸又皱巴起来了,小小年纪就唉声叹气的。

    苏延伸着尔康手,两眼泪汪汪。

    闺女你别走啊!看着你喝药我好歹心里能甜点。

    纪渊已经将药凑到他面前了,那张倾国倾城的脸明明笑的那么好看,可是为什么他就是觉得像是张牙舞爪的恶魔呢。

    软软拿着糖回来的时候,苏延已经把药喝完了,但是也感觉他整个人都灵魂出窍了。

    赶紧剥了一颗香橙味的糖塞他嘴里,他人这才慢慢活了过来。

    “爸爸你辛苦了。”

    软软特别慎重的拍了拍他的肩膀。

    苏延咔吧咔吧啃了嘴里的糖,也觉得自己老受罪了。

    接着又去看了秦博卿,秦博卿的上是在肩膀上,软软扒拉着门伸进去一个毛茸茸的小脑袋,就看见秦爸爸正坐在床上看书呢。

    “秦爸爸。”

    小女孩儿迈着小步子哒哒哒走过去,秦博卿将手里的书合好放下,伸手揉了揉小家伙的脑袋。

    “还难受吗?”

    软软歪着头在他手掌上蹭了蹭“比之前好多了,爸爸你是不是很疼啊。”

    “不疼。”

    秦博卿声音依旧比较清淡,只是此刻透着些不易察觉的虚弱。

    他嘴唇有些苍白,在床上眼镜是被摘下来的,那天生带笑的狐狸眼瞧着莫名让他高冷的性格柔和了起来。

    秦博卿戴眼镜也不是因为近视,主要是为了遮住那双带笑的眼睛,他不喜欢麻烦,摘下眼镜很多人总觉得他好接近,老是靠近他。

    还在上学的时候就发现他只要带上眼镜,加上本身就比较清冷的性格,大家都不敢轻易接近他,省了很多麻烦。

    从那以后,他就天天戴上眼镜了。

    和苏延差不多的药,那位吃得要死要活的,到了秦博卿这里,他只是皱了皱眉头就全喝了。

    软软等他一喝完就立马塞了一颗糖到他嘴里。

    “这样就不苦了。”

    仰着小脸,软软眉眼弯弯,煞是好看。

    秦博卿手指挠了挠她下巴,下巴的肉肉软乎乎的,从软软小时候到现在,他依旧最喜欢挠自己闺女小下巴。

    软软这一起来活动了会儿,身体就要利索多了,只是依旧逃不了要吃药的苦命。

    和桌子上的中药大眼瞪小眼半晌,软软内心的纠结都要拧成麻花了,柔软可爱的手肘头都给她搅吧搅吧缠在一起了。

    江锦城就在一边盯着她也不催促。

    “早死早超生!”

    捏着鼻子,软软端着药,一副英勇就义的模样闭着眼睛仰头一口喝了下去。

    “苦苦苦苦苦……”

    刚喝完就跳脚的接连说了好几个苦字,小巧精致的五官邹在一起,老可怜了。

    江锦城特别迅速的将手里早就准备好的蜜饯扔她嘴里。

    软软眼泪汪汪的咔咔咀嚼了起来。

    “哥你真好。”

    吃着蜜饯不忘夸奖旁边的少年一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