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摘书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赶在春风之前拥抱你 > 第73章 第七十三缕春风
    “结婚”两个字让江砺微微失神。

    江砺不是没想过要和闻希结婚,闻希不在身边的这三年,他做梦都想和她结婚,出任务的那段日子他时刻提醒自己万事小心,为的就是想和闻希朝朝暮暮。

    可是他一万个没想到结婚这件事会是由闻希提出来,而且也不该由她提出来。

    轻咳一声,江砺怜惜地替闻希捋了捋发丝,才缓缓道“希希,女孩子不用那么主动的,有些事留着我来做就好。”

    “可是……”闻希也知道自己心急了,但是有的遗憾她不想再经历第二次,她语气有些急促,“江砺我不想再在遇到事情的时候被你一厢情愿划出你的世界,你的职责是保家卫国守一片平安,我不拦着你,甚至因为你的家国情怀让我更喜欢你,但是我希望在你有什么危险的时候我能作为第一个被告知的人。”

    她没办法陪他在充满危险的第一线拼命,但至少可以有机会告诉他她在等着他回来。

    而要想作为第一个被告知江砺消息的人,闻希只能让自己的名字名正言顺地出现在他的配偶栏里。

    江砺心底软得一塌糊涂,看到闻希眼底略有些难过的神色,他轻轻将她从自己怀里拉开了些,低头亲了亲她晶亮晶亮的眼睛,“希希,我知道你的意思。”锅里的水已经开始沸腾,江砺却没有心思搭理,他略略弯了腰,让自己的视线和闻希平齐,柔声开口“我虽然没有办法事事以你为先,但是我也不想让你在人生大事上这么受委屈,你再给我一点时间,你想要的我都会一件一件给你。”

    “会等很久吗?”

    江砺轻摇了下头,一字一顿地承诺闻希“我答应你不会很久。”

    闻希闻言点了点头,没再固执着继续这个话题,她环住江砺的脖子在他唇上亲了下。

    江砺不久前才刚刚尝到了小姑娘的香甜,这会儿闻希又主动送上来,他哪里又舍得放过。

    不等闻希松开,他直接强势地揽着小姑娘的腰将两人的位置互调了下,把闻希困在他的身体和大理石灶台之间,加深了这个吻。

    吻带着热气,沸腾的水也带着热气。

    不知道过了多久,江砺才喘着粗气松开了怀里的人,他眸色沉沉地盯着闻希,闻希自己可能根本意识不到,她对他有多么致命的吸引力。

    不过到底是顾忌着闻希才经历这样的事,身上应该还不太舒服,江砺闭眼深吸了一口气,拍拍闻希的背,示意她“希希你去客厅坐会儿,面好了我叫你。”

    刚刚的一锅面已经煮得快融了。

    等闻希出了厨房,江砺将水龙头开到最大,往脸上浇了几捧冷水,才觉得身体里的躁意稍稍消减了些。他自嘲地笑了声,将原先锅里酡掉的面倒进垃圾桶,重新下了一锅。

    两个人一直到快十点才吃上晚饭。

    闻希其实是不太爱吃面的,大概是因为今天做了这么久的高强度运动,累得狠了,很快就把不小的一碗面吃得干干净净。

    江砺看得眉眼都染着笑,他看了眼闻希连面汤都不剩的碗,意味深长地开口“还要吗?多吃点到时候才有力气。”

    他说的到时候究竟指什么时候不言而喻,闻希红着脸嗔他一眼,“警察哥哥你今天一点都不正经。”

    江砺无所谓地摊手,笑道“对你不需要正经。”

    吃过饭,闻希觉得撑,江砺索性抱着她坐在阳台上吹风,闻希坐在他腿上,有一句没一句地和江砺聊着天。

    提到这两天拍摄短片的事,江砺捏了下闻希的鼻尖,“真没想到我们家希希还挺有镜头感,今天连毒舌得不行的傅斯寒都跟我夸你了。”

    “真的还行吗?”闻希身在其中倒是没什么感觉。

    “傅斯寒都让我劝你考虑改行当演员了。”江砺嗅了嗅闻希发间的香味,反问她,“你觉得这样的肯定算是行还是不行?”

    闻希没想到傅斯寒这么看得起她,如此一来她也算是有了点信心,她垂眸想了想,问江砺“警察哥哥你下周日有空吗?”

    “怎么了?有事?”

    “下个周日是我和卡萨帕联名展的最后一天,我们会举办一场小型秀,你来看好吗?”办秀这个想法是闻希当初决定要找模特的时候就有了的。

    “你要去走秀?”江砺一眼就看穿了闻希没有说出来的话。

    如今连短片都拍了,闻希也没必要为了走秀再去寻找新的模特,索性决定有始有终把这件事做完。

    闻希抬手摸了下阳台上放着的多肉植物,语气轻松“这可能会是我第一次也是最后一次走秀,虽然不知道能不能走好,但还是想邀请你去看。”

    江砺半垂着头,若有所思。

    见他不开口,闻希侧头靠在他肩膀上,软着声音撒娇“你没有事情的话就来看吧。”

    被闻希的声音拉回现实,江砺摸了下闻希的脑袋,笑着应下“好,有空我一定去。”

    闻希这才笑起来,“那我到时候一定会好好表现。”

    闻希和卡萨帕的联名展一共开放了五天。因着程峰的宣传,来看展的人次并不少,而且除了时尚圈的人,还有不少的圈外人

    是以最后一天来看秀的人坐满了秀场。

    闻希在后台单独的化妆间里做准备,她看着前面工作人员给她发回来的热热闹闹的现场照片,觉得自己的努力欣慰地扬了扬唇。

    昨晚睡前,闻希叮嘱过江砺,他来了的话可以直接来后台找她,只是这会儿秀都快开始了,江砺的身影还没有出现。

    闻希等着给她化妆的化妆师出了化妆室,还是没忍住给江砺打了个电话。

    电话响了很久,久到闻希以为不会有人接,她正准备挂了再打一次,江砺的声音就从听筒里传出来。

    他的声音有点空旷,听着像是在外面。

    闻希忍不住先开口“警察哥哥你来了吗?还有十多分钟走秀就要开始了。”

    卡萨帕不在,闻希作为这次联名展的设计师之一,会先在走秀开始之前上台简单讲一讲自己的设计理念,然后再回到后台换上婚纱,作为压轴的那个出场。

    如果江砺能赶上,看完整场秀自然是最好的,但如果他真要赶不及,闻希希望他至少不要错过自己出场。

    “希希,对不起。”江砺的声音带着歉意。

    听到对不起的一瞬间,闻希心底已经有了猜想,但她还是下意识问了句“怎么了?”

    “临时出了案子,我得去趟现场,秀场那边……”说到这儿江砺顿了顿,“秀场那边我可能赶不过去了。”

    闻希眼底有失望一闪而过。

    但也只是一瞬,她知道江砺有很多的身不由己,她既然想和他在一起,就应该有当警嫂的自觉,不能让自己拖了江砺的后腿。

    闻希对着镜子扯了个笑容,尽量用轻松的语气,“那你要注意安全,别查起案子来就不知道休息。”

    “好。”江砺应该真的是很忙,没有再和闻希多说,很快挂了电话。

    闻希看着已经自己跳回主屏幕的手机,长长地呼了口气,调整好心情起身跟着正好来叫她的工作人员往秀台的方向走。

    这一场秀的反响很好。

    当闻希穿着婚纱压轴出场的时候,全场响起了热烈的掌声,她站在台上,闪亮的聚光灯打在她身上,让她宛如一只落入凡间的精灵。

    她朝着台下笑了笑,正准备反身往回走的时候,穿着一袭裸色长裙的主持人忽然通过麦克风叫住了她。

    那主持人只是站在台边,没有要上台的意思,“请闻希小姐和在场的各位观众留步,今晚我们还给大家准备了一份彩蛋。”

    闻希疑惑地皱眉,这场秀的流程是她亲自安排的,她并没有准备过什么所谓的彩蛋。

    她盯着那个笑容得体的主持人,不知道她要干什么。

    闻希的疑惑并没有持续太久,很快就有一束聚光灯落在红毯的尽头,她看到原本应该在案发现场的男人,这会儿竟然西装革履地站在聚光灯下,手里捧着一束鲜艳的玫瑰,温柔地对她笑着。

    即便隔了这么远,闻希依旧可以肯定江砺深邃的眸子里都是她。

    闻希站在原地忘了反应。

    江砺一步一步地往前,聚光灯随着他的移动缓缓移动,台下所有人都安静下来,看着台上耀眼的男女。

    走到闻希面前的时候,江砺低头在她额头上落下一个吻,低声“希希,我来了。”

    江砺不光来了,而且看完了整场秀,看到了他心爱的姑娘光彩夺目的模样。

    一瞬间,闻希心跳如擂。

    江砺的出现太过突然,而且是以这么惊喜的出场方式,她愣愣地接过江砺递过来的玫瑰,眼睁睁地看着他在自己面前单膝跪下。

    “希希。”江砺叫她。

    闻希低低地应了声,垂眸看着江砺。

    江砺抬手牵着闻希纤细柔软的手,放在唇边亲了一口,“希希,我知道这一天让你等得有些久了,但是我说过我想把我能给你的最好的东西都给你。”

    “很抱歉曾经因为我的自以为是让你伤心过,也很抱歉因为我的职业不得万事以你为先,或许这个世界上有很多比我更好更配得上你的人,但是希希,我依旧很想自私地把你留在我身边。”

    “我守万家灯火,但更想守住我们的那一盏灯火,所以希希,请你嫁给我好吗?”

    “希希姐,你嫁给我哥吧。”见闻希迟迟没开口,台下的姑娘忍不住了。

    闻希闻声看去,眼底有些惊喜,刚刚大声喊话的那个姑娘,正是三年未见的江南,在她旁边站着的,有江砺的父母,有林烛赵一恺,有闻羽程峰,还有江砺队里的那一帮同事。

    没想到所有的人都来了。

    重新将目光落在江砺身上,闻希又哭又笑地点点头,弯腰抱住还半跪在地上的江砺。

    她贴在他的耳边,用只有两个人听得见的声音说“警察哥哥,我答应你陪你一起守着我们的那盏灯火。”

    (正文完)

    作者有话要说春风到此正文就结束啦,感谢大家又陪我写完一本文,鞠躬感谢。

    春风是我四本文里写得最难的一本,但也是目前为止写得最满意的一本,我这个人真的有很重的军旅情结,实在是太太太喜欢警察、军人这样的职业了,所以这本文算是满足了自己的一个心愿。

    选择在这里正文完,是因为个人觉得这个节点算是警察哥哥和希希一段人生旅途的结束以及另一段旅途的,我舍不得希希和砺哥,所以接下来还会继续写一些甜甜甜的高糖番外。

    ——————————————————

    另外,可以拜托各位看文的小天使戳进我的专栏给春风系列接档文《欠我一个晚安吻》点个预收吗?(预收真的很重要),爱你们呀~

    文案:

    江寒二十六岁回国,所有人都以为这个凭着多篇高影响因子论文及出色的外科操作闻名医学界的天才会为了祖国医学事业奋斗终身。

    却不想回国第二天江医生就踏进了婚姻的坟墓。

    结婚半年,对于只能在各大医学论坛的转播上才能看见的丈夫,周墨纯主动提了离婚,可是她却发现江医生似乎不太讲信用。

    当初领证时说好想离婚随时办手续——

    可是当周墨纯把离婚协议书摆在江寒面前的时候,江寒只是淡淡看了一眼,睁眼说瞎话“我昨天手术做到半夜,手疼签不了字。”

    再后来,医生护士们发现向来冷着脸的江医生总是跟在科室新来的实习生周墨纯身后笑得如沐春风。

    甚至某天,据一位路过江寒办公室的小护士透露,江医生把那位新来的实习生摁在怀里,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