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摘书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这个明星来自地球 > 第740章 灿烂
    “最佳作曲奖……韩觉!”

    关溢没有马上开讲,而是闭着眼睛,用食指在太阳穴点了点,电视调频一样,仿佛在搜索对应的获奖感言。

    毕竟要背的东西实在太多了。

    而下面这一段,又是重中之重。

    “这个奖,我要感谢章老师,章依曼。”

    关溢才说了一句,台下的欢呼声和尖叫声就此起彼伏响了起来。

    “虽然我们在一起的时间已经不短了,但我还是像大家一样,称呼她为章老师。为什么呢?破折号,因为这个绰号是我起的。

    当然还因为,她身上始终有值得我学习的地方。

    我出道之初,被称为机器,往好了想,是从不出错,状态永远稳定。但其实也是说,我唱歌和演奏没有感情,永远像是旁观别人的事,很难引人共鸣。

    章老师有很多感情,充沛地几乎要满出来。遇到她以后,我才变得像个人。我开始唱自己的心声,开始弹奏有关自己的音乐,开始用音符表达我的情绪。可以说,直到认识她,我才真正开始接触音乐这个东西。

    作曲对我来说不是难事。只要她在我边上,我就永远不会灵感枯竭。希望看到她笑,希望看到她哭,希望看到她哭完之后笑,这样想着,脑海里就会蹦出一段又一段的旋律。

    她就是我的开关。”

    …………

    章依曼摘下耳机,嘴角洋溢着笑容,懒懒地伸了个懒腰。

    此时她正在一艘游艇的甲板上,身前放着鱼竿。

    阳光浮在海面上,波光粼粼。

    这么好的天气,根本不会出现韩觉所担心的暴风雨。

    章依曼低头看了看,躺椅的边上,是韩觉放置的救生衣和救生圈,以及一艘还没充气的橡皮船。

    章依曼回味着韩觉的最佳感言,不过瘾,上微特把最佳作曲奖的感言片段又重新看了一遍。

    ……她就是我的开关。

    章依曼还是有些害羞。虽然这些情话是通过关溢的嘴巴说出来的,但不妨碍她感到欣喜。她也能理解,因为她知道这些话要是韩觉当面对她讲,他肯定是不好意思讲的。

    “大叔!”章依曼朝船舱大喊。

    “干嘛?”韩觉的声音飘出来。

    “有没有新曲子想出来呀?”

    “新曲子啊?还没。”

    “那现在想好不好?”

    “很难啊。”

    “旅行嘛,就想我们一起旅行的曲子。”

    “旅行啊……”韩觉的声音短暂地沉寂了几秒,再响起的时候,就是一串歌声

    “你看过了许多美景,你看过了许多美女

    你迷失在地图上每一道短暂的光阴

    ……

    你熟记书本里每一句你最爱的真理

    却说不出你爱我的原因

    却说不出你欣赏我哪一种表情

    却说不出在什么场合我曾让你动心……”

    章依曼起初还跟着旋律晃晃悠悠,但听着听着,笑容慢慢消失,越听越不对劲,听到后面更是火冒三丈。

    “你唱的是什么呀!”章依曼怒吼一声,就跑进船舱去殴打韩觉。

    …………

    “获得最佳专辑制作人奖的是……韩觉!”

    “感谢科恩,我的老师。他以前跟我讲过,‘音乐制作人的工作,不是让歌手把歌词唱出来就可以了的,而是要他把歌词没写到的东西唱出来。很多时候歌词最重要的地方,在弦外之音。’这句话我牢记在心,以至于后来每当我找到一个‘弦外之音’的时候,作为作词者的我,立马就会拿起笔把这个窟窿补上,然后让作为制作人的我束手无策……”

    …………

    魔都夜晚十点半,艾都名下的一处录音棚。

    科恩仍在加班,赶一首歌的进度。

    “刚才那段不错,接下啦再试试悲伤的情绪减三分,然后增加一分解脱。”科恩皱着眉头对棚内的歌手提出要求。

    “……”

    三十秒后。

    “不错,接下来想象一下你有一个烦人的小孩,明天终于到他上小学的年纪了。”

    “……”

    再三十秒后。

    “……不错,先休息一下吧。”

    歌手被助理伺候着出去呼吸新鲜空气。

    科恩坐下来烦闷地吃着披萨。

    录音师走过来,也抓起一角。他了解科恩,别看科恩刚才一直在说“不错不错”,其实一段能用的都没有。“不错”在录音棚只是沟通用语,没有任何含义,算是业内的约定俗成。

    会残忍地直言不讳指出歌手这里不行,那里不行的现役制作人,就录音师所知,大概就只有韩觉。

    “太费劲了!我也不要求他跟韩觉章依曼一样有天赋有悟性又努力了,我就一个要求,他妈的把嗓子养养好,这不是歌手的基础吗?”科恩简直要气坏了。

    录音师只是陪着苦笑。

    他们这些幕后人员,能接触到一个歌手最真实的声音。如果遇到韩觉章依曼那种歌手,一起工作简直是一种享受。

    “最佳专辑制作人出来!”助手神情兴奋地走了进来。

    “谁?”科恩停下咀嚼。作为志在以外国人的身份获得这个奖的他,每年金曲他就只关心这个奖。

    “韩觉!”助手说。

    “哈哈哈——”科恩整个脸绽开了笑容,刚才工作的烦闷一扫而空。

    当重新开始工作之后,再面对歌手的种种不足,科恩整个人都慈祥了。

    “比刚才好了一点,哈哈哈,我们再试试唱到最后一句的时候……”

    …………

    “年度歌曲……是我恨喜欢的一位歌手,恭喜韩觉!”

    “感谢我的听众。原本只是用来自说自话的歌曲,却一不小心收获了那么多的知音,感谢你们,因为有你们的存在,让我在这个世界上少了些孤独的感觉……”

    …………

    韩觉粉丝后援会团建场所。

    “噢!!!”

    “又一个!!”

    “已经七个奖了!”

    元老粉丝们包了一个酒吧,开着金曲奖的颁奖直播,大家一起聊天叙旧,只有当有韩觉提名的奖项出现时,大家才跟看点球一样紧张,然后为韩觉的得奖而庆祝欢呼。

    胡斐和会长她们更是喝了不少酒,情绪很高,因为韩觉昨晚上了两档综艺,接下来半个月她们的生活又有盼头了。

    尽管以她们的想法,是希望韩觉能好好养病的,但心里还是希望能多看看韩觉。能够像昨天那样时不时地出现一下,就够她们心满意足、十分惊喜了。

    酒吧后来又来了一些魔都当地的老粉丝,大家像老朋友一样说说笑笑。

    胡斐突然看到一个年轻的。

    她脸上的笑容慢慢沉了下来。

    “怎么了。”姜芸注意到了胡斐的脸色。

    胡斐只是朝着一个地方指了指。

    那个方向,有一个大学生模样的女生,安安静静地坐着,桌前摆一杯啤酒,只是直直地盯着投影大银幕。

    “这是谁?”姜芸以为是其他不相干的人混了进来。

    “许谨。”胡斐说。

    “谁?”姜芸还是不知道。

    “老韩最早打的那个粉丝,”胡斐低沉的声音穿过热闹的笑声,和音响的掌声,准确地到达姜芸的耳朵里。

    姜芸脸色顿时变得难看起来“她来干什么?!”她没忘记,就是从那个事情为开端,韩觉后来才一落千丈、墙倒众人推。

    暴脾气的姜芸正准备过去,刺她两句。会长突然拦住了她们,说许谨是她邀请来玩的。

    “老韩已经说过,以前的事情不关许谨的事,毕竟当初打是真的打了,他后来也一直很难过。”会长看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