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摘书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仙途灵植师 > 番外
    运奴船旁,在结丹雷劫出现时就停止打斗的两拔人各有心思。

    眼见大势已去,那些外界修士再无心停留,转身就逃命。

    早就盯住他们的上玄宗弟子们岂肯放过,除去几个负隅顽抗的,其余人等尽数被捉。

    而通天塔的法阵也在金丹妖尊们的一阵乱轰中化成残渣。

    所有人欢声雷动,感叹自己在生死边缘走过几次来回,总算是活了下来。

    下一次再要破界,又要千年过去。

    劫下运奴船,救回被捉的数百修士,再加上引雷击杀元婴老魔,这次上玄宗出力最多,所有善后事宜都到上玄宗的凌云峰商量。

    那些被抓的修士中,有愿意离开的就地放行,不愿意的也可去上玄宗休息。

    难得见到擎苍大陆几大门派的掌门长老,有心思活络的当即就投了门派,离开的竟是少数。

    驾着巨大的运奴船,押着一众俘虏,浩浩荡荡的队伍返回上玄宗。

    在凌云峰的兆和殿中,修易真人和云中真人,广源真人以及赤冥尊者聚在一起低语几句,都齐齐看向正扶着卓青凌走出大殿的女修,无人说话。

    内丹一去,一般情况人是活不下来的,可这女修割破自己的手腕,凝血成珠,在卓青凌尚有生机时第一时间服下,虽然归为凡人,性命算是保住了。

    修易眼眸微垂:以活人之血伺主,这不是正道之途。

    “卓兄,苏紫小友!”一个身背长剑的中年修士大步走到苏紫跟卓青凌身边。

    苏紫勉强一笑,抬手行礼道:“昙飞真人!”

    卓青凌也抬手行礼:“道友,就此别过!”

    “你们真的要离开上玄宗?若不嫌弃,去我星罗剑宗可好?”昙飞真人眉头紧锁,语气严肃。

    “唉!你是多虑了!我离派不是因为他人,只为我父女分别近百年,难得有相聚之日,想归隐村野,安度晚年。”卓青凌微微一笑,他知道这位昔日同阶是出自好心。

    昙飞眸光闪动,也不再劝说,他望向苏紫道:“小友,你我印记已留,若是有难事,可不能忘记知会我一声。”

    苏紫刚才还紧绷的脸上漾起笑容:“那就有劳真人了!”

    昙飞还想说什么,却是笑着摇头道:“也是我多想,如今你也是金丹修士,还会妖术,论修为不在我之下。唉!想不到啊!以前还是一个天赋不凡的炼气九层修士,不过十几年过去,就成了金丹修士,造化弄人啊!”

    听他感叹,苏紫只是笑着,看了卓青凌一眼。

    如今自己金丹已成,父母俱在,就是卓青凌的寿元,她都会想办法延续下去,这也是她执意要带卓青凌走的原因。

    现在跟上玄宗的人相处不过两日,她就感觉格格不入的憋闷,此时才明白亲爹为何要自己另投门派的原因。

    走下山路,卓青凌站住脚,回头望向云烟袅袅,气象万千的凌云诸峰。

    虽然苏紫勉强救活他的命,但他对还能延续不抱希望,此一去,只怕再难返回。

    也不知道思过崖后的那人,这些年过得可好?

    思绪间,忽然一双手从后扶住自己的胳膊。

    卓青凌这才查觉有人靠近身边,回头一看,一个泪眼婆娑的俏丽妇人,正望着自己。

    “师妹!你怎么出来了?”

    卓青凌又惊又喜,虽然跟青音结缘并不纯粹感情,但共同生活二十年,养育下孩子,早已经视为亲人。

    知道必回门派,在自己未结丹之前,被门派漠视才能保全性命,思过崖也是保命符。

    结丹后他跟掌门提过放师妹自由,得到的是一句“门规如此,不可破戒”。

    “出来了!师兄,我们一家又可以在一起生活了!”

    青音已经知道卓青凌修为尽失,已经成了凡人。

    此时扶着他的手臂也带上灵力,让卓青凌感觉轻松一点。

    她被禁数十载,早没有还提升修为的打算,现在卓青凌不再是高高在上的金丹修士,而是朝不保夕的凡人,她反而生出同生共死的情愫来。

    一家人说说笑笑走出上玄宗山门,几个执事弟子规规矩矩上前行礼。

    卓青凌知道自己一出此门,就不在算门派中人,对这些弟子的行礼也一一回礼。

    苏紫看着几个弟子惊得手足无措,微微一笑,也不解释,抬手放出飞行法器云梭。

    青音扶着卓青凌上了法器,苏紫这才一催灵力,带着三人直飞妖界。

    薛东一死,他的乾坤袋就留下,里面记录有各种元婴修士所用法诀玉简,正是擎苍大陆谋划百年的目标。

    还有活捉下来的玉煌峰弟子,以及清虚门的金丹和十余弟子都是各门派需要瓜分的对象。

    不是为了他们这些筑基修士,而是需要挖出他们所修功法和炼器制符之术,这些都是擎苍大陆所缺乏的。

    薛东的元婴是莫白捉到的,他也是金丹修士,自然有学习元婴功法的资格。

    所以现在他没有跟苏紫离开,就是要留在上玄宗跟其他金丹修士一起研习功法,待以后再传授给苏紫。

    再说苏紫现在也无心去想修炼功法的事,她只想陪伴卓青凌身边,一直到老。

    擎苍大陆百废待兴,沿途荒凉的城镇比比皆是,虽然那些东胜境的人只捉修士,但给其他普通人带来的混乱,死在抢夺、逃亡路上的伤亡也是巨大的。

    还有那些从妖界出来,未开灵智的妖兽横行,在失去修士庇护的地方,更是十室九空。

    车马很慢,日子很悠闲。

    苏紫三人一路游山玩水,停停走走,一日三餐都不会少,还取出酒水三人对饮,猎一些野兽烤肉,熬一些灵谷做粥,比抱石峰下还要逍遥自在。

    休息时,卓青凌也会指点苏紫的修炼,他修为虽失,但眼界体悟尚在,又在焚香谷集训十余年。

    如今她五颗气团已经聚成一丹,所修功法也能跟常人一样,有卓青凌毫无藏私的引导,苏紫这个刚刚晋升的金丹受益良多,境界也是快速稳定下来。

    时间过去半年,卓青凌的身体明显开始衰竭,生啖儿女,他也不愿意再服苏紫的血珠。

    眼看就要到秋泓山庄,苏紫也不勉强,只是加紧赶路,一日便见到群山谷地中的那片屋舍。

    出身戒律深严的上玄宗,卓青凌和青音并没有来过妖界,看着欢天喜地出来迎接他们的是一群人类,其中还夹杂着几个尖耳长尾的半妖,甚至跑在最前面的是一只吱吱叫着、喊着“主子”的大老鼠,这荒唐的场面让夫妻俩看傻了眼。

    寒烟城一战,秋泓山庄跟妖物们也结下交情,一城一庄来来往往甚是密切。

    经常有几只化形妖物住在山庄替人类干活,就为讨一口人类有滋有味的吃食,这也是黄三带坏的习惯。

    有郎九斤她们一群妖物在,那些化形大妖也不再扎眼。

    在采泉使君的药房里,苏紫跟他细细商量着给卓青凌配制丹药的事。

    “你说是你的血救活失丹人的命?”采泉捻着胡须,蹙眉深思。

    “那个元婴修士口口声声说我是灵物,又驱使元婴吞服我的血肉,当时情急,我就想到用血救人。”苏紫又将薛东的话重新说过。

    “灵物?”

    采泉在屋里来回踱步,猛的想到什么,站住脚上下打量苏紫道:“你说过曾经以灵药塑体,应该就是这个原因。灵草的药力已经浸染全身,血为精之母,你的血也就能补益精气。”

    说完,他一拍脑袋:“你付用腾云丹可以提升修为,而我只有修为跌落,这也太不公平。”

    苏紫笑道:“你可以同服数枚补灵丹,在药力提升修为时,补足灵力。”这是她的经验。

    采泉跟看白痴一般瞪着她,良久才道:“那样的话,我只怕当场就得爆体而亡。”

    苏紫:“……。”

    她忘了采泉不是她这样的草木之体,对一个肉体凡胎的人类来说,突然剧涨的灵力对身体的伤害,比外物更快。

    话题重新说回配制丹药上。

    采泉潜心研制的丹药可以让孱弱夭折的半妖存活下来,想来曾经灵气润体的卓青凌服用也能延寿。

    采泉修士取出一个瓷瓶:“这里有你给的木珠子,那你还凝些血珠入药吧!”

    有蟾宫尊者跟去庆元城替颜衡解毒施救,苏紫当初给采泉修士的“木珠子”就没了用武之地,现在正好一并用上。

    五年时间慢慢过去,在秋泓山庄远处的一座三进庭院里,卓青凌身穿细丝织成的薄衫,半靠在凉椅上,摇着挂有红玉珠子的蒲扇,如同一个富家翁般,指点着几个小娃练习火球术,时不时被这些顽童逗笑。

    除了教习秋泓山庄收入的小弟子,闲暇时,他还要琢磨莫白专门送回来的元婴修士功法玉简,每天过得忙碌而充实。

    没有人修炼过元婴期的法诀,只能各凭本事领悟。

    也有几个金丹修士聚在一起修炼,经常切磋讨论,其中就有莫白和洛阳。

    在不远处的纱窗下,青音落笔如飞,一张张五行灵符转瞬间就汇制而成,抬眼看到几个凡人婢女端着消暑的茶汤进来。

    “夫人,姑娘说她去十方城几日,让老爷记得服药。”领头的婢女伶牙俐齿。

    她也不明白,为何夫人姑娘都是能飞天遁地的修士,却让她们依了世俗称呼。

    “知道了!你记得把这话说给老爷听,免得又埋怨我唠叨。”青音语中哀怨,眼角眉梢却带着笑。

    师兄虽然失了修为,可苏紫在这妖界中寻得灵药,常年服用,身体不见衰弱,反而越发硬朗起来,还习起拳脚功夫。

    苏紫此去十方城,定是寻药去了!可能是昙飞真人他们又找到珍稀灵草灵药。

    正寻思间,一个头系青绸,身穿合体劲装,背着一把木刀的小娃跑进院来。

    在他的后面,跟着几头高大威猛,四足踏雪的妖狼,那些都是他一母同胞的兄弟姐妹。

    他们才一出现,就吓得几个婢女躲进屋里不敢出门。

    “小狼牙,今天时间还没有到,你怎么独自跑来了?”青音叹气一声,只能将朱笔搁下。

    这是郎九斤的孩子,身为半妖,没有灵根,修不成法术,倒有一幅好身板,每天都会到这处院子来闲逛一圈。

    “我娘又打我了!我要找太长老告状!”小狼牙气哼哼,双手叉腰,挺着小肚子一鼓一鼓的。

    青音知道他是来找苏紫,见他这可爱的小模样,忍不住扭住他毛绒绒的耳朵笑弯了眉眼。

    在这无拘无束的妖界中,她感觉天地无比宽敞,心情也是欢畅,以前的一百多年几乎是白活了。

    苏紫修为已经是金丹,现在又有元婴功法,属于她的时间还太长太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