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摘书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继承三千年 > 810 接受审查
    郑斌是为了保护方向才受的伤,肖遥对他的印象也非常好,再加上肖遥有救治他的能力,便说道“郑斌现在在哪个医院?你带我去看看他,我应该能让他脱离危险。”

    “真的吗?你又不是医生,你能有什么办法?”方向一脸的惊喜之色,但又不敢相信。

    “虽然我不是医生,但我药啊,平安符的神奇功效,你又不是没有体验过,我有点能够救命的灵丹妙药,又有什么好奇怪的。”肖遥很随意的说道。

    方向脱口而出,“你牛皮!”

    郑斌和方向的另外两名身受重伤的战友都在军区医院接受治疗,在方向的带领下,肖遥亲自开车赶往医院。

    因为方向还没有脱离生命危险,这几天一直都在重症监护室中护理。这种情况下,肖遥要想给他服下回春丹,首先要进入icu才行。

    方向征得值班护士的同意之后,和肖遥换好防护服,一起走icu。

    进入icu给病人服用回春丹,这已经不是肖遥第1次办了,上一次在梅奥诊所,他就已经经历过一次类似的事情了。

    有了上一次的经验,这一次更是驾轻就熟,不管是监控设备还是方向,都没有发现他的动作,他就已经把回春丹给郑斌服下了。

    回春丹的效果自然是立竿见影的,两个人还没从icu中出去,郑斌就有了清醒的迹象。

    “医生医生,你们快看,郑斌的眼珠在动!”方向第1个发现了异常,兴奋的大喊出来。

    “你声音不要那么大!”护士小声的斥责了一声,这才开始查看方向的情况。

    郑斌的伤势太重,一粒回春丹虽然不足以让他的病情彻底痊愈,但让他清醒过来,脱离危险还是完全没有问题的。

    郑斌的病情有了明显的好转,而且很快清醒,自然免不了要有一番鸡飞狗跳。

    等到两个小时之后,肖遥和方向从病房中离开,郑斌已经能够意识清醒的说话了。

    在这个过程当中,肖遥也看望了一下方向的另外两名重伤的战友,发现他们确实没有生命危险,也就放心了。

    方向这次是请假出来的,部队还有很多事情,因此并没有和肖遥一起返回酒店,从医院出来之后便返回了军队。

    他刚刚回到宿舍,便被人给请到了小会议室。

    小会议室里坐着三个人,其中一位是他的直属领导,另外两个是陌生人,看上去有三十多岁的样子。

    “报告队长,方向前来报道!”

    “坐下吧,我来给你介绍一下,这两位是军部下派的调查员,陈中笑和李少笑,他们有一些问题要向你正面询问,等会儿你只要如实回答就好。事关机密,我就不在这里旁听了。”

    方向的这位领导做完介绍之后,便直接离开了。

    两位调查员坐在方向的对面,神情非常严肃。

    那位李少笑首先说道“方向同志,我们有一些问题要向你求证,希望你如实回答,能做到吗?”

    “能做到,二位长请问吧?”

    方向心中很疑惑,不知道这两位调查员想要从他这里调查什么事情。

    “你们上一次执行任务,作战报告中的某些环节很不符合常理,而这些不符合常理的地方似乎都和你有关,作为当事人,我们希望你能给一个合理的解释。”

    听到这里,方向的心中一震,这一刻,他心中很为难,不知道该怎么解释。

    虽然两位调查员还没有开始询问具体的问题,但他心里已经明了,他们吊茶的事情,肯定和肖遥送给他的那块平安符有关。

    他的猜测没错,那位李少笑紧接着问道“贺晓峰烈士是被手雷给炸死的,当时你们两个人在一起,而且手雷距离你更近一些,为什么贺晓峰烈士牺牲了,而你却安然无事,你能解释一下吗?”

    第1个问题就这么犀利,方向张了张嘴,最终还是一个字都没有说出来。

    他该怎么说呢?难道他还能说我身上有一块平安符,这块平安符能够保护我的安全,这不是扯淡吗?

    就算他如实说出来,恐怕也没人信啊。

    况且他也不打算把这个秘密说出来,一旦他把这个秘密说出来,而且被证实之后,那不就等于把肖遥给出卖了吗?

    这块平安符的效果怎么样,他可是亲身体会过的。这样一件能够救人性命的宝贝,那绝对是无价之宝,他要是真的把这个消息传了出去,很可能会给肖遥带来巨大的麻烦。

    肖遥是因为信任他,才把如此珍贵的平安符送给他一块儿,他怎么能够辜负这份信任呢?

    “方向同志,请你如实回答这个问题!”李少笑不但提高了问话的声调,而且脸上的神情变得更加严肃了。

    半晌之后,方向这才说道“我也不知道该怎么解释,可能是我的运气好吧。”

    方向最终还是选择了隐瞒这件事情,免得给肖遥带来麻烦。

    “方向,你这是在撒谎!请你如实回答这个问题,你不要忘了你军人的身份?”李少笑用更加严厉的语气问道。

    “我不这么解释,那我应该怎么解释?难道还能是因为我受到了漫天神佛的保佑,所以才能在手雷爆炸的那一刻毫发无伤?如果你认可这个理由,那这就是我的回答。”方向心中紧张,说话的语气难免冲了一点。

    “那我再问你第2个问题,报告中说,你至少有三次被子弹打中了,可为什么你的身上却没有枪伤?

    刚才方向撒谎的时候还有点心虚,可他说出理由之后,反而变得更加镇定了。人往往都是这样,谎言第1次讲出来,心里可能会有些负担,但当第2次讲出来,那就理所当然了。

    “我不知道是什么原因,如果硬要找出一个理由的话,那我还是刚才的回答,也许是我的运气好,受到了漫天神佛的保佑,所以才能安然无恙。”第2次说出这个理由,虽然方向的语气很平静,但他的心中却充满了负罪感。

    他是一名军人,如实向上级领导反映问题,这是他必须要做到的一件事。

    如果不是事情涉及到了他的死党肖遥,无论如何他都不会选择撒谎,必然会如实说明。

    李少笑接下来又接连询问了几个问题,方向的回答一直都没变,还是刚才的那句话。

    李少笑有过多年的调查经验,虽然他心中猜不出问题的答案,但以他的经验来判断,很容易就能得出方向是在撒谎的结论。

    从始至终方向都用这句话来敷衍他,李少笑在问出最后一个问题之后,终于忍无可忍,他拍案大怒道“方向同志,请你严肃一点,我们这是在调查取证,你所说的每一句话我们都会如实上报,请你不要忘了你是一名军人!”

    任凭这位李少笑发火训斥,方向都坐在那里一言不发。

    方向选择用沉默来抗议,李少笑最终还是选择了妥协。直到这个时候,始终一言未发的那位陈中笑,第1次开口说道“方向同志,我能够看得出来,你心中是有答案的,但我不知道你到底有什么顾虑,始终都不愿意把这个原因说出来。我们可以再给你一点时间,你回去之后好好考虑一下,我希望明天你能给我们一个没有敷衍的答案。”

    李少笑想要说什么,但被陈中笑给制止了。

    方向走出会议室的时候,他的心情和他的脚步一样沉重,他现在非常为难,不知道明天该怎么回答。

    他不想暴露肖遥的秘密,但面对上级部门的审查,如果他不能给出一个合理的解释,恐怕很难应付过去。

    回到宿舍之后,方向想了很长时间,终于还是拨通了肖遥的电话,“肖遥……我不知道该怎么跟你说……”

    虽然方向已经下定决心要和肖遥谈一谈这件事情,但他却又不知道该怎么开口。

    “我说方向,你什么时候变的婆婆妈妈的?有什么事情你就直接说好了,至于这么为难吗?”

    “今天上级部门来了两位调查员……”

    方向把刚才接受审查的过程简单说了一遍。

    肖遥没想到平安符的秘密这么快就暴露了,对于一般人来说,这绝对是一件非常严重的事情,但对于他来说,却不是一件多大的事情,就算暴露了也没什么关系,他有应对一切困难的能力。

    虽然他没有当过兵,但他也能想象的到,上级部门的审查会有多么严格,方向应该不可能就这么稀里糊涂的应付过去。

    “你就如实回答好了,有关平安符的消息,虽然知道的人极少,但这也不是绝对的秘密,你们部队的最高层就有一些人知道。”

    方向没想到肖遥竟然会给出这样一个答案,他疑惑的问道“平安符的秘密竟然还会有人知道,这么重大的事情泄露出去,难道你就不怕给自己带来天大的麻烦吗?”

    肖遥解释道“既然我敢把平安符送给你,就已经猜到了会有这么一天,如果我没有应对这件事情的能力,又怎么敢这么做呢?你就放心吧,对我来说,这不是一件多大的事情,如果你们上级部门有人因为这件事情过来找我,那就让他们来好了,你不用担心,我能应付。”

    “你能怎么应付?你的平安符,效果太过神奇,这种能够救命的宝物,有关部门肯定想要掌握在手里,难道你还能和国家意志相抗衡吗?”尽管肖遥已经表明了自己的态度,但方向还是很担心。

    看来不给方向吃一颗定心丸,他恐怕很难相信肖遥确实有应对的能力,肖遥不得不选择向方向透露一下自己的人脉,“王占峰你应该知道是谁吧?他是我的师兄,他手中也有我赠送的一块平安符。闵正良和林劲松对于平安符也有所了解,他们从来没有想过要从我的手中巧取豪夺,因为他们都很清楚这是不可能的事情。”

    “卧槽!厉害呀肖遥!你什么时候有这么牛逼的人脉了?我可是你铁哥们儿,是不是说以后我也能在军队里横着走了?”

    方向受到的震动太大,难怪他有这么大的反应。

    他是正儿八经的军校毕业生,又在秘密基地接受了两年特训,方向的军闲提升的很快,现在已经是一名上尉了。

    作为一名基层干布,方向对于王占峰、闵正良、林劲松的名字还是听说过的。

    毕竟是一个系统的,而且这几位大佬的位置又太过关键,就算他没有特别关注过,但这几个人的名字和职位,他还是知道的。

    “我可没那么大的能量能够让你横着走,但至少不会让你被人欺负。如果你受到什么不公平的待遇,直接告诉我一声,咱不横行霸道,但也绝对不会吃亏。”

    “你牛!能够不吃亏就已经很厉害了!像我这种一点背景都没有,而且还不会溜须拍马的人,想要出头可不容易。我也不会奢望什么走捷径,只要能够公平对待,我就已经很知足了。”

    对于方向来说,这绝对是一个值得庆祝的好消息。

    知道肖遥竟然还有这么硬的关系,他心中的那些顾虑顿时烟消云散了。

    第2天上午10点,方向再一次走进了小会议室。

    对他进行审查的,还是昨天的那位陈中笑和李少笑。

    等方向在对面坐下,昨天直到最后才开口说话的那位陈中笑开口问道“方向同志,你考虑好了吗?以你在战斗当中英勇无畏的表现,我相信你是一位经得起考验的铁血战士,我希望听到你的真实答案,而不是敷衍。”

    “我考虑好了。昨天我确实有一些顾虑,因为我觉得就算我把实情说出来,你们恐怕也不会相信,所以当时我觉得还是什么都不说的好。”

    方向虽然脾气耿直,但他并不傻,首先解释了一下昨天没有实话实说的原因。不管这两个人信不信吧,总归这是一个理由。

    方向竟然这么快就想通了,陈中笑很满意,“我想你接下来要说的话一定很震惊,我们洗耳恭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