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摘书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继承三千年 > 659 发现赝品
    但现在是末法时期,整个世界只有他一个修炼者,而灵犀寻宝牌的使用对于境界有一定的要求,除了他自己之外,其他人就算得到灵犀寻宝牌也用不了。

    也就是说,他有一块灵犀寻宝牌也就够了,多炼制两块儿纯属浪费。与其练成之后束之高阁,还不如把剩余的材料另做其他用途。

    肖遥仔细思考了一下,最终还是决定暂时先炼制一块灵犀寻宝牌,剩余的材料暂时先搁置,不做其他用途。虽然通灵宝犀的犀角用途很广,但除了灵犀寻宝牌之外,其他的用途,炼制丹药也好,炼制法宝也好,他都不是很需要。

    原本用剩余的材料炼制一件攻击法宝也是一个不错的选择,但现在整个世界只有他一个修炼者,根本就没有和其他人争斗的机会,攻击法宝没有用武之地,白白浪费了如此珍贵的灵材。

    这么珍贵的灵材,绝对不能有一丝一毫的浪费,既然暂时没有其他更好的用途,那还不如暂时保留。以后有了其他的需求,随时都可以拿出来用。

    炼制灵犀寻宝牌不是一朝一夕的事情,盘午的记忆中只有详细的炼制方法,但他并没有炼制的经验。

    这样一来,他就不能保证第1次炼制百分百成功。为了确保百分百的成功率,他必须先使用其他材料模拟炼制,做到万无一失才行。

    肖遥估计,至少也得需要半个月以上的时间,他才能够真正使用通灵宝犀的犀角来正式炼制灵犀寻宝牌。

    魔都会所的这场拍卖会一共分为两场,第2场拍卖会在次日下午举行。

    得到了一根通灵宝犀的犀角,肖遥已经很满足了,对于第2场拍卖会已经不敢抱有更多的期望,但他还是按时参加。

    第2场拍卖会上拿出来的拍品,明显比第1场拍卖会要贵重一些,可惜这些东西都不是他所需要的。

    遇到价格合适或者他个人很喜欢的古董艺术品,肖遥同样会参与竞拍。

    但接连二十几件拍品都没有他所喜欢的,难免让他有点意兴阑珊。

    对于后面的拍卖,肖遥已经失去了兴趣。一个人的运气毕竟是有限度的,在他得到一件珍贵的修炼材料之后,继续得到第二件的可能性已经微乎其微。

    虽然可能性很小,但他还是习惯性的用神识扫描每一件拍品。下午的拍卖会快要结束的时候,他仍然没有发现第2件修炼物品,但却很意外的发现了一件赝品。

    虽然正规的拍卖会上难免也会有赝品出现,但一般都是那种足以以假乱真的高仿赝品。而他发现的这件赝品虽然也是高仿,他还难以做到以假乱真,只要是水平足够高的书画鉴定专家,并不难辨别。

    这一件赝品古画到底是如何混进来的,肖遥并不关心,这种事情在各大拍卖会上都难免会出现,事情和他无关,他也不想多管闲事。

    这是一幅文徵明的山水画,虽然尺幅不是很大,但如果是真迹的话,市场价格必然也要在六千万左右。经过十几轮叫价之后,现在的价格已经突破了五千万。

    “5500万!”于宗文突然举牌喊道。

    肖遥微微皱了皱眉,但他并没有说什么。

    于宗文虽然参与了竞拍,但他未必就是最后的获胜者,肖遥没有必要在这个时候就制止他。

    经过六轮叫价之后,场上仍然还在举牌的,就只剩下于宗文和另外一个人。

    这个时候,肖遥就必须要提醒他了,要不然的话,以于宗文酷爱收藏精品书画的性子,这一件赝品很可能就会落在他的手中。

    于宗文并没有坐在肖遥的身边,他们两个人中间还隔了展天岭和郑孝武两个人。

    肖遥只能对身边的展天岭说道“这一幅文徵明的山水画是赝品,你让郑孝武转告给于宗文,让他不要继续叫价了。”

    展天岭微微一愣,但他并没有把心中的疑问说出来,而是赶紧把这句话传给郑孝武,让他转告给于宗文。

    于宗文听到郑孝武的转诉之后,同样愣了一下儿。如果是来自于其他人的提醒,他恐怕会半信半疑,但这句话是肖遥说的,那他就深信不疑了。

    他心里很好奇肖遥到底是如何做到这一点的,他对于肖遥在鉴定上的水准,当然没有一点怀疑,但远远看一眼就能确定这幅画是赝品,这就有点神奇了。

    作为肖遥的朋友,他很清楚此前肖遥并没有参加这些拍品的预展。也就是说,这是肖遥第1次见到这幅画。

    第1排的座位虽然距离拍卖台比较近,但怎么也得有两三米的距离。这么远的距离,就算眼神很好,也就只能看个大概,欣赏一下这幅作品都有点勉强,就更不要说鉴定真伪了。

    于宗文已经相信这幅文徵明的山水画是一幅赝品,但他却并没有退出竞拍,反而突然一次性加价1000万,直接就叫6700万。

    这个价格已经略微高出市场价,这么高的价格直接让另一位竞争者打了退堂鼓,退出了竞争,不再继续叫价。

    拍卖师落槌之后,这幅文徵明的山水画赝品,就这么落到了于宗文的手中。

    拍卖师刚刚宣布这件文徵明的山水画归属,于宗文就突然站起来大声说道“我对这幅画的真伪有些疑问,我请求重新鉴定。”

    听到于宗文的这个要求,拍卖师顿时愣住了。

    尽管他是拍卖行经验最为丰富的一位拍卖师,但这样的突发状况,他以前从来都没有经历过。

    于宗文继续不紧不慢地说道“我记得郝总曾经承诺过我们第1批会员,如果对拍品的真伪有疑问的话,可以申请复查,哪怕是在拍卖会进行当中,也可以提出这个要求。如果事实证明确实是赝品,郝总答应给出和真品价值相同的赔偿。如果你无法做主,现在可以向领导申请一下。”

    肖遥听到于宗文提起赔偿条件,顿时知道了他为什么要这么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