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摘书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继承三千年 > 338 更加紧迫的事情(7/10)
    他上面的三个哥哥在各部门都发展的很好,他这个做小弟的,直接被剥夺了走上shi途的权利,一辈子只能做一个蝇营狗苟的商贾。

    一个人无聊的时候,他总会去想,如果他能够按照自己的意愿进入柿途发展,现在又会是什么样的情况?

    人就是这样,越是得不到的,越是曾经失去的,就会越珍惜,就会越渴望。

    “四舅,你说咱们家应该不会和唐家斗起来吧?”看到四舅越说越气愤,梁安民赶紧转移话题。

    “一个个的都是没胆鬼,再加上咱们家老太爷病情严重,他们肯定会妥协的。你做好这两天去汉州给人赔礼道歉的准备吧,我知道当三孙子的滋味儿不好受,可也只能由你出面,要是你不去,那就只能是我去了。我毕竟是当长辈的,我的脸面怎么也比你值钱一点儿,这回让你受委屈了。”申老四歉意地说道。

    “四舅,你不用这么说,我不觉得委屈。以前咱们家红红火火的时候,走到哪儿都被人捧着敬着,现在咱们家遇到麻烦了,也到了该我出力的时候了。不就是给人赔礼道歉吗?被人损几句,又不会少块肉,说不定被人骂几句,我以后还奋发图强了呢,没准这是好事。”梁安民自我开解。

    “现在这种情况,我们给人道歉,肯定要拿出一点诚意来,你说咱们家该付出多大的代价才算合适呀?”在赔偿上如何拿捏,梁安民还真的不清楚。

    “我也做不了主,这件事儿还得大家坐在一起商议一下。唐家都出面打压我们了,一般的赔偿肯定交代不过去,恐怕得要出点血才行。现在还不知道这个肖遥喜欢什么,但我估计,至少也得拿出价值上亿的赔偿才行。”一想到又要送出去上亿的补偿,申老四的心里就很不舒服。

    “延成这一次可真是把咱们家给害苦了!68亿的税金,2亿的赔偿,还要再送出去1亿,将近10个亿的损失,把他卖了都不值这么多钱。”这一次的损失太大了,梁安民有点接受不了。

    “也就是你能理解我。他们这些当管的,根本就不知道生意有多难做,把集团发展到现在的规模,他们根本就不知道我为此付出了多少心血。

    在他们心里,恐怕还认为集团发展到现在的规模,他们的作用才是最大的,我根本就是一个可有可无的人物。

    可他们也不想想,他们曾经的那些领导,又有哪一家能够在商业上发展的这么好?现在的商业竞争有多激烈,我每天都是如履薄冰,他们可倒好,随随便便就给我败光了10亿。”喝了点酒之后,申老四把心中的苦闷都说了出来。

    两个人刚刚喝了多半瓶酒,申老四的手机就急促的响了起来,申老四拿起手机来一看,是家里的座机号码。

    “老四,你赶紧回来,出大事了。”电话里传来的是老大的声音。

    “什么大事?”

    “一句话两句话的,电话里说不清楚,你赶紧回来吧。”老大的语气有点不耐烦。

    “那好,我现在就回去。”

    “四舅,什么事这么着急?”梁安民关心的问道。

    “你大舅打来的电话,说是有大事,咱们赶紧回去吧。”

    两个人扔下没喝完的少半瓶酒,匆匆忙忙地赶回家。

    两个人到家之后,都被叫进了书房。

    一进屋,申老四就问道“到底是出了什么事?急急忙忙把我叫回来。”

    “你这都多大年纪了,还这么毛毛躁躁的,坐下说话,大家正商议这件事呢。”

    “你电话里又不把事情说清楚,现在都什么时候了?突然接到这种电话,我心里能不着急吗?”申老四小声的嘟囔着。

    习惯性地训斥了老师四一句,申家老大继续说道“我刚刚接到了邱神医医疗小组打过来的电话,说是暂缓接收咱们家老爷子进入他的医疗小组诊治。”

    申老四原本以为是唐家又有了新的动作,没想到竟然是这么严重的事情,顿时变了脸色,“邱神医怎么能这么办事呢?不是都已经说好的事情了吗?费了这么大劲儿,好不容易定下来的事情,这怎么说变卦就变卦了呢!这做人还能不能讲点诚信了。”

    “大哥,你和邱神医通过电话了吗?他为什么突然就变卦了?这中间是不是有什么原因?”突然发生了这么大的变故,申老四觉得自己的肺都要气炸了。

    “已经通过电话了。邱神医说是费老的病情突然加重,必须马上转到他的医疗小组进行治疗,所以只能推迟咱爸转到医疗小组的时间。”申老大的语气虽然很平静,但只有他自己清楚心中的火气到底有多大。

    “这么说,是因为费家从中作梗?费家什么时候有这么大的影响力了?”申老四很不甘心。

    “邱神医电话中的语气很冷淡,我觉得这很可能只是他的一个托词,费家虽然一直在全力竞争这个名额,但我觉得这并不是主要原因。”申老大分析道。

    “那邱神医以前和你通电话的时候语气是什么样的?也是这么冷淡吗?”申老四觉得自己抓住了重点。

    “三天前通电话的时候,邱神医的语气还很热情,和这次通电话的态度截然不同。我想很可能是邱神医对咱们申家有了什么误解,所以才会态度大变。会不会是咱们家的某一个人得罪了邱神医或者是他身边的人?这件事情很重要,你们都好好想想。”申老大的目光从众人的身上扫过,眼神锐利如刀。

    “肯定不会是我,这几天我忙得焦头烂额,不可能有得罪邱神医的地方。”申老四第一个说道。

    其他人也纷纷否认。

    和唐家的矛盾比起来,这件事情更加的紧迫,申老大冷静分析,“咱们首先要查清楚邱神医为什么态度大变,只有知道原因之后,才能对症下药,想办法改变邱神医的决定。大家集思广益,发动一下身边的人脉,想一想有谁能和邱神医说上话?”